「上班族,已死!」

34歲的翔太是朋友的兒子,與家裡拉鋸大戰8年之後,去年自上班族脫隊,回家接手父母的公司。他慶幸自己想通了,無論金錢的回報或精神的滿足,當老闆都比當上班族的CP值來得高,而且高到爆表!他斬釘截鐵的說,在台灣當上班族,沒有希望,沒有未來,而他是徹頭徹尾的心已死。

相信:只要努力,就會有回報

從小,翔太立志當工程師,直到自成功大學理工類組研究所畢業,順利進入醫療照護的產業擔任工程師,宿願以償,而這個新興產業也有如旭日東升,讓翔太眼前一片光明、無限美好。

踏入職場之初,就像許多熱血的社會新鮮人一樣,翔太天真的以為,組織視員工為人才資產,只要努力認真就給機會,會自雲端放下一把梯子,自己則是童話《傑克的豌豆》裡的傑克,一路往上攀爬,要多高有多高,最終一定能夠進入巨人的城堡,抱走下金蛋的母雞,坐高位,領高薪,從此和家人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所以,翔太對組織忠誠,對工作熱忱,每天工作12小時,不疲累,不抱怨,而他也的確像剛上牌桌的新手一樣,手氣好到令人艷羨,前兩年公司利潤豐碩,回報給翔太的是每年加薪5千元,職場有正義,好人有好報,翔太得意洋洋地跟父母拍胸脯打包票:

「給我10年,我就可以在這家全球知名大品牌當上高階主管,年薪數百萬元!」

總經理被鬥走,工作沒有保障

可是很快的,美好的世界彷彿海市蜃樓般的在眼前幻滅,接著是漫天襲來的沙漠風暴,先是市場殺成一片紅海,價格直直落,公司的利潤大不如前,年度調薪降至1千元出頭,讓他對自己超時的工作出現質疑,對職場的信念開始崩塌,對於企業裡常見的「惡」也逐漸失去免疫力…

由於他任職的公司在台灣歷史只有15年,組織採行扁平化,爬升的階梯不多,競爭白熱化,主管之間的相互傾軋嚴重,跨部門的整合困難。念理工的翔太一向信仰實力主義,認為自己是來做事的,可是時間卻花在做人,偏偏溝通協調不是他擅長的本領,份外感到壓力。

「這樣的組織氣氛,讓我再也無法簡單的工作,單純的享受,看不到工作的意義。」

派系鬥爭越演越烈,直到有一天,他看到最敬愛的總經理不幸敗北,抱著一只紙箱黯然離去,翔太呆立在一旁,久久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在公司草創初期,總經理便是其中一員,胼手胝足,開疆闢土,翔太在他的身上體驗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真義,不論是人格或能力都讓他佩服至極,卻在50歲時,像用過的衛生紙般地被丟棄。

經過這一次震撼教育,翔太才驚覺到「工作有保障」是騙人的話,也不再相信有企業會照顧員工一輩子。企業都只要用新鮮的肝,中年以後不再新鮮的肝就不留情的割捨,讓翔太找不出理由為公司無怨無悔的付出。

升主管,加薪只夠每天買1個便當

可是,萬萬沒想到,壓垮翔太的最後一根稻草,卻是他獲得拔擢,一開始翔太還高興了一下,一得知薪水僅僅上調3千元,他整個臉倏地垮了下來,因為緊接著而來的責任將加重數倍,每天工作逾15小時是跑不掉,而這樣的承擔與付出,每天的薪水只多了1百元,買一個便當剛剛好!這個數目,往他的胸口重重一擊,即使男兒有淚不輕彈,眼淚還是忍不住滑過臉龐。

從小到大認真讀書,不論是父母或老師沒有一天不在他耳邊提醒,只要考上好學校,拿到好文憑,就可以進到好公司,拿好薪水,可是前面的三個好都做到了,為什麼沒有得到第四個好:「好薪水」?懸梁苦讀20年、工作經歷8年,還有未來每天超時的工作,結果盼來的是這麼一點錢…

「直到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一點價值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