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國際新聞關心的讀者,最近可能很難忽略「一帶一路」這四個字,習近平上臺後,為增加中國的世界能見度,就以「一帶一路」為最新戰略,企圖取代美國,成為主導新一波全球化的大旗手。

但若仔細觀察,應該可以發現,一向跟中國友好的新加坡,在「一帶一路」上,似乎不大熱衷。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五月中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領袖高峰論壇中,罕見地缺席,與東協其他國家群聚北京雁棲湖國際會議中心的熱絡景象,形成明顯對比。

原因,很可能是為了一條運河。

新加坡的興起,跟它的地理位置有相當大的關係。攤開地圖,可以發現新加坡就位於麻六甲海峽的重要樞紐上,所有進出中國船隻,只要往西的方向走,航向印度、非洲、中東甚至歐洲,都必須經過麻六甲海峽,位居海峽要津的新加坡,就因為東西貿易的暢旺,而興盛起來。

特別是中東要運往亞洲或美國的原油,都必須經過新加坡,這也使得沒有生產一滴油的新加坡,不僅成為亞太前五大煉油中心,更是世界前三大石油貿易國、亞洲石油產品定價中心及亞洲最大的原油轉口港。

不過,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可能會把這個優勢瓦解。

原來,在一帶一路的終極藍圖中,有一個計畫是希望在泰國延伸至中南半島的狹長領土中,建造一條長達102公里的「克拉運河」,貫通泰國灣及印度洋,若計畫成真,以後船支就不必往南繞經麻六甲海峽,直接由印度洋通過克拉運河,就可以到中國南海,如此,航程將縮短約 1200 公里,可節省 2 至 5 天的航運時間,新加坡的經濟命脈,也將可能因此被斬斷。

新加坡為何對「一帶一路」冷感?因為一旦這條新運河通了,星國末日恐將來臨!
紅線為克拉運河完成後的航道,藍線為傳統遶經麻六甲海峽航道。前者比後者節省約2-5天航程

為此,一向與中國交好的新加坡,在「一帶一路」上,顯得意興闌珊,連總理李顯龍都曾公開承認,與中國關係,遇到了一些問題及阻礙。甚至在五月中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領袖高峰論壇中,故意缺席。

2015年5月,中國與泰國,已經就興建克拉運河,在廣州簽定備忘錄,雙方共同出資興建,長度約102公里、雙向航道,寬度達 400 公尺,平均水深達 25 公尺的新運河。為免觸及周邊國家敏感神經,中國駐泰國大使館表示,這項協議是民間行為,不涉及政府,只是在進行可行性研究。因為一旦克拉運河建成,不只新加坡受影響,掌控麻六甲海峽的馬來西亞及印尼,都會因此受波及,讓中國不得不小心行事。

新加坡為何對「一帶一路」冷感?因為一旦這條新運河通了,星國末日恐將來臨!
克拉運河預計穿越泰國所屬的克拉地峽(翻攝自東網)

也因為諸多困難,目前運河興建仍在「只聞樓梯響」的階段,但如果一旦這條運河成真,相信一定會加重東協諸國之間的矛盾,對中國的區域戰略安排也會有一定的影響,就不知高唱「新南向政策」的小英政府,有沒有看到這個變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