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中,最難消弭的,就是不時四起的流言蜚語,講的人也許只是幸災樂禍般的輕輕一提,但聽的人卻不見得會聽過就忘。

古人很早就領教流言的無遠弗屆,在《戰國策》中,就記載了「三人成虎」的故事。戰國時,魏國大臣龐蔥陪太子去趙國作人質,龐蔥深知魏王是一個容易聽信耳語的人,臨行前特別對魏王說:「如果有人說現在大街上出現一隻老虎正在吃人,您相信嗎?」魏王說:「我不相信。」龐蔥又問:「如果第二個人也這麼說,您相信嗎?」魏王說:「我不相信。」龐蔥再問:「如果第三個人也這麼說呢?」魏王說:「這樣我就會相信了。」

龐蔥正色道:「大街上原本就不可能出現老虎,但因為謠傳的人太多,讓大王不得不信以為真;而我這次去趙國,一定有許多人趁機說我的壞話,請大王千萬要明察。」魏王答應了。然而,龐蔥的提醒並沒有奏效,因為等太子跟龐蔥回國,魏王一樣疏遠龐蔥,不再重用他。

這提醒我們一件事,所謂「謠言止於智者」並不容易奏效,再怎麼小心防範,都抵不過有心人見縫插針、造謠生事,遭到中傷的人的固然防不勝防,有時連放謠言的人,都不能控制流言傳布的威力,以至於一發不可收拾,歷代不乏有人因此身敗名裂,甚至留下千古臭名。

讓你身敗名裂的罪魁禍首,就是最親近的人


武大郎確有其人:身高180公分的進士,卻被好友造謠是賣燒餅的侏儒

謠言與抹黑,毀人好幾輩子》武大郎確有其人:身高180公分的清官,為何變成賣燒餅的侏儒
圖片來源:電影《喜氣洋洋小金蓮》

四大奇書中的《金瓶梅》,五短身材的武大郎,因為潘金蓮與西門慶的勾搭,成為戴綠帽的最佳代言人,但實際上是否是如此呢?根據出土的武植墓銘文顯示,武大郎、潘金蓮、西門慶確實真有其人,只不過跟小說敘述的完全不一樣。

武大郎原名武植,是清河縣武家那村人,出身貧寒,卻聰穎過人,中年考中進士,出任山東陽谷縣令,是當地愛民如子的好官。而且武大郎非但不矮,從他的大腿骨推測,他身高至少180公分,就算以現代的標準來看也是個高大帥哥;潘金蓮是千金小姐,住在距武家不遠的黃金莊,她欣賞武植的積極進取,經常接濟他,兩人因此日久生情,後來還私訂終身,婚後的兩人和睦恩愛,家庭美滿,育有四個子女。

兩人既是神仙眷侶的代表,那為何被醜化呢?根據武家後人表示,武植早年貧苦,接受過好友黃堂的資助,武植中舉做官之後,兩人逐漸失去連繫,有一天,黃堂家中失火了,突然想起飛黃騰達的同窗好友,於是投奔武植,希望謀個一官半職,哪知道武植招待了他3個月,對官職一事卻隻字未提,黃堂覺得武植很不夠意思,一怒之下不辭而別,沿途為了發泄心中怨氣,四處編造武大郎與潘金蓮的謠言,張貼傳單。當地有個惡少叫西門慶,聽了覺得有趣,便讓黃堂把自己編進故事裡,現身說法,添油加醋,這一下,黃堂編造的故事更是傳得沸沸揚揚。

等黃堂回到家裏,發現房屋已經煥然一新,問妻子原由,才知道是武植派人來重修房舍,黃堂聽了後悔無比,但所編造的故事已經一發不可收拾,後來施耐庵將之寫進小説《水滸傳》中,笑笑生又據之寫出《金瓶梅》,從此流傳天下,武大郎、潘金蓮不僅名聲盡毀,清河縣的武家與潘家,也因此幾百年來從不通婚。

儘管武家後人所述內容在史學界仍有爭議,不過武、潘兩人因此飽受流言蜚語是事實,而這也讓我們有所警覺,對我們傷害最大的人,反而是最親近的人,因為他們熟知你的一切,了解你的經歷與缺點,好的時候可以相安無事,不好的時候便可落井下石,而且,因為親近與熟悉,所造成的傷害也往往比料想中大,武、潘兩人的身敗名裂,便是最佳例證。

與你無關的人,也可能讓你留下千古臭名


周瑜被塑造心胸狹窄的形象,其實是羅貫中在惡搞

謠言與抹黑,毀人好幾輩子》武大郎確有其人:身高180公分的清官,為何變成賣燒餅的侏儒
圖片來源:電影《赤壁》

三國時代的周瑜,也是因流言中傷的經典案例。《三國演義》中的周瑜,風流倜儻卻心胸狹窄,最後被諸葛亮氣死,但真正的史料卻並非如此。正史中的周瑜年少有為,但卻豁然大度,當他奉命與老將程普一起出征時,程普倚老賣老,無禮至極,但周瑜卻一笑置之,不以為意;戰後程普吹噓勝仗都是自己的功勞時,周瑜也謙遜的說多虧程普大力鼎助;而赤壁之戰能以寡擊眾,也多虧周瑜當總指揮,施展奇謀巧計,但為什麼正史裡的形象跟小說完全不一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