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英語島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馬永欣

台灣離日本近、治安好,常見獨自旅行的人。三年多前,Solo Singer Hotel門口也出現了一位日本客人,她是一個眉清目秀、一般身高、獨自旅行的女子,奧田晃子(Teruko Okuda),身後拖著簡便的小行李箱,算是常見的旅人類型。

但晃子有一點和其他旅人不太一樣,她春夏秋冬一季一次出現在台灣,不是為了工作,而是真心喜歡來台灣旅行。

來台灣必逛書店

我問她:「來台灣這麼多次,想去的地方不是都去過了嗎?到底在台灣還可以看到什麼?」

晃子毫不思索地回答:「來台灣一定要去逛書店,我喜歡台灣的誠品書店,他們的選書很多;我也非常喜歡台灣的獨立書店,裡面有很多大書店沒有賣的書,價錢又很親切。我每次會買三四本中文書回去日本,兩三個月把它們看完,看完以後再來台灣買書,就這樣循環著。」

「通常我會買的書是與我專業--占星學相關的書籍,以及真正能帶我進入台灣在地資訊的書,比方說小日子、秋刀魚都是我每次來台灣一定會買的雜誌。」

日本女孩:台灣不是半調子的日本

我故意很不經意地問了一個問題:「台灣人非常喜歡日本文化,認為日本文化是精確、精緻、極致的代表,我們經常自嘆不足、向日本學習。你不會覺得台灣很多地方都只是半調子的日本嗎?」

「我一點都不這樣認為。」

她慧黠一笑,眼神像是在說:我懂你的意思,但是事情不是你詮釋的這樣。

「日本人的確追求極致,但是這不代表文化優勢,我喜歡日本,但每個文化都有他的優缺點。太仔細太乾淨太多的規定,換來的是越來越少真誠的交流。我們的生活中充斥了非常多的清潔消毒化學物品,生活變得越來越不自然。工作越來越忙錄,人與人之間也沒有互動的機會。去年電通員工因為過勞而自殺的新聞引起社會輿論,但是過沒多久,大家又恢復了必須要無止盡加班的工作文化。」

就是愛台灣!3年來台15次,日本女生嘆:日本人太仔細乾淨,真誠交流越來越少
忠孝東路夏日景色|Flickr: Sen Lin

這樣的信任沒在日本看過

「你可能不知道,我第一次來到Solo Singer Hotel的時候,正好遇到你們的員工訓練,你們要到茶人周渝老師家學習,當時我正坐在店裡喝茶跟(店貓)來福玩,你們把店裡的門鎖交給我,告訴我可以慢慢坐,只要離開的時候把大門鎖好就好,然後你們就出發了!這只是一個小動作,卻讓我感到十分震撼。這件事情在日本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這樣的信任,我只有在台灣看過。」

晃子繼續用輕柔緩慢的中文說著:「雖然我跟家人旅行有時候會住在高級的五星級飯店,我自己也曾經服務於世界知名的東京麗池卡登飯店,但是當我自己旅行的時候,我還是喜歡老老的、小小的空間,因為這是很親切很真實的環境,讓人感到完全的放鬆。」

台灣是一個傾聽之地

「我的專業是按摩、占星。這幾個工作有一個很重要的共同專業:傾聽學。沒錯,傾聽也是一種『學』。傾聽最重要的精神是『聽的態度』,聽的時候完全不可以放自己的想法,聽對方的聲音,也要聽對方的身體,觀察對方說話態度跟動作。

「說話跟音樂一樣,有人講到深處時會大聲,有的人會小聲,每一個人都不一樣。聽者可以反問自己會怎麼處理一樣的問題,但傾聽時不給建議、不提供想法,就這麼一直聽、一直聽、一直聽。神奇的是,被聆聽的人,往往在講述的過程中,就會自己發現問題還有解決的方法。」

晃子認為台灣是一個傾聽之地,在這裡,人們能夠將喜怒哀樂自由地表現出來,社會不會給予太多限制,這一點跟日本很不一樣,所以很吸引日本人。

「有些日本人英文比較不好,到西方世界不容易融入當地的文化,台灣包容傾聽的特質,對於這樣的日本人,還有對中文世界有興趣的日本人,都是最具有吸引力的地方。」

日本旅人眼中的台灣風景

「3年多前,我第一次來台灣,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天,走在8月的忠孝東路上,極其濕悶的天氣讓我汗流不止,在那個當下,我覺得我找到了自己這輩子最喜歡的地方。」

晃子告訴我的最後一句話讓我印象很深刻。他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而是用一個畫面,帶出一種獨特的意境。

每個人都需要經常透過別人對自己的描述來加深自我認識,台灣的觀光產業也不例外。我們對社會進步的定義就是更新的建築、更少的灰塵、更高的效率、更多的精準。這個3年來台灣觀光旅遊15次的日本人,卻用一把完全不同的尺衡量台灣,讓我們有機會透過她的雙眼,看到台灣不一樣的風景。

奧田晃子9月會到Solo Singer Hotel 用中文分享占星對人生的幫助,若有興趣進一步了解請email至:nihao@thesolosinger.com 或 奧田晃子的網頁:kiraristar.net

本文獲「英語島」授權轉載,原文:日本旅人說台灣:親切、包容、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