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壞的中國人在台灣

我原來一直以為,最壞的中國人在中國,但多次來到台灣,並在美國遠距離觀察之後,才發現最壞的中國人在台灣!我在電視上說了這話之後,有朋友問道,難道還有比毛澤東更壞的中國人嗎?我說,毛澤東之類是殺人惡魔,不在「人」的討論範疇。而且,我說的「中國人」不限定居住地,而是指「自我認定」是中國人的人。

我所指的最壞的一類人,主要是指文人,而且主要不是指意識形態、思想觀點上的敵人,而是指人品。思想觀點不同屬正常,更何況思想觀點誰都可能往不同的方向改變。但人品、德行方面的邪門,幾乎是無可救藥的。

無論政治傾向如何,在正常人那裡,一些最基本的價值觀是共識的,比如不能撒謊、欺騙、不擇手段地損人利己等。

而邪門的一類人,頭腦裡是沒有這些基本上概念的。比如陳文茜,在台灣總統大選這麼嚴肅、重大的問題上,她就膽敢編造「奇美小護士」的謊言,膽敢在眾目睽睽之下,臉不變、心不跳地欺騙整個世界!而且,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事後,她竟然很自得地在中國炫耀她這一「壯舉」。同樣,她刻意地弄一個絕不讓台灣人民公投成功的「鳥籠公投法」,事後也是洋洋自得地對中國媒體說:「我表面上給你這個東西,但後面都是假的。」竟全然不知恥地招搖自己欺騙和踐踏台灣人民尊嚴的惡行。連共產黨、國民黨都不敢公開這麼無恥吧?

坦率地說,在經歷了共產殘酷、文革惡鬥的中國文人中,我都不知道有誰敢這麼理直氣壯地撒謊,尤其是就公共事務。當然很多人撒過謊,甚至彌天大謊,但撒謊者都是強調他們說的是真話,而絕不敢理直氣壯地為自己的謊言而得意,尤其是公開地、在公共媒體上得意地直言:看我的謊撒得多妙!陳文茜居然連撒謊是惡行都不知道!如果知道,可以無恥到如此地步,難道不是最惡質的一類人嗎?

再比如躲在陰暗角落、用人間最刻毒語言罵台灣人的郭冠英(范蘭欽)。即使針對某一個他個人的仇敵,那都過分到下三流的小地痞程度,而對一個種族,那就是不可原諒的邪惡!全世界哪裡都有歧視,但如此惡毒、囂張地歧視、侮辱一個民族的,大概只有希特勒能跟他比。看郭冠英那些毒蠍子般的文字,我一絲一毫都不懷疑,他要是有希特勒那種權力,會把台灣人全都送進毒氣室。郭冠英的下作,遠超過我所知道的任何中國文人。如果他也可以被算在人的範疇,難道不是最陰毒的一類嗎?

在中國,有無數無恥的、給獨裁政權護航的文化人,但在21世紀,你找不出任何一個文人,像李敖那樣,讚揚共產主義,推崇毛澤東,歌頌鄧小平,給六四屠殺辯護,甚至說要讓共產黨再活一千年。這個以反國民黨專制而起家(今天卻瘋狂反民主台灣、反自由美國)、這個當下還裝模作樣給胡適做雕像的風頭狂,真相信他自己的瘋言瘋語嗎?他是一個為贏得更多民族主義憤青粉絲而不擇手段的典型。這個在台灣立法院展覽他身體的醜陋、去中國給獨裁者招搖靈魂醜陋的文痞,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也找不到第二個。李敖高喊了一輩子他是「第一」,沒錯,「文壇邪門之冠」非他莫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