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豪快瘋了!

5分鐘前,她底下的業務大將伶雅,一個人扛下台北分公司超過50%的業務經理,提辭呈! 怎麼回事?有人挖角?好好的在公司待了8年,平常看她嘻嘻哈哈,好像也沒聽到什麼不滿,怎麼,這次提辭呈是玩真的嗎?

世豪這家公司專門賣企業用的郵件伺服器,主要在公司行號內,提供大量頻寬,供企業客戶商業傳輸資料使用。這個以人數計算授權金的行業,競爭者並不多,由於需要高端技術,大量開發程式,才能符合企業客戶速度快、防病毒、擋廣告的基本要求,因此進入的技術門檻高。但世豪的專業,征服了幾個銀行用戶之後,立刻拉開和競爭對手的差距,資深且優秀的團隊,讓世豪西進中國,現在,在台北、上海廈門、四川成都、福建廈門都設有分公司。

台北分公司這五年,業績開始下滑。面對這業績一路走低的局面,世豪一直想把台北帶起來,但是,總覺得力不從心。這五年來,陸續在廈門、成都設點,花了他不少精神,事實上,台北分公司雖然業績年年沒達標,但是人事穩定,一手帶起來的伶雅也都把幾個大客戶顧得很好,因此,雖然嘴巴一直在檢討台北業績,但說真的,以整個大局面來看,倒也沒什麼大問題。

這段期間,伶雅對公司提過不少經營方面的意見。她建議公司要把後端的服務支援團隊直接跟業務人員搭配,一起服務顧客。意思是,一旦系統有問題,某客戶就可以指定某IT人員直接解決狀況,以維持使用的穩定性,並展現公司的服務彈性。但是被世豪拒絕。「說得容易!」世豪睜大眼,音量拉高的對伶雅說:「你知道這樣一來我要增加多少IT的人力嗎? 還有,IT人員因此要不要值24小時的班? 如果有人請假呢?那不是反而造成客訴?」伶雅被無奈地說服,這件事情就算不了了之。

伶雅另外也希望公司的業務分配可以重新調整,因為覺得承擔台北分公司一半的業績壓力太大,且長期加班,她說:「其他業務team的主管卻可以正常上下班,我也沒看你在罵他們。怎麼我業績量最大,卻老是被檢討?」伶雅因此希望自己的團隊成員維持在3人左右即可,不想再增加人力。「總經理,我吃不下的業績,你就分給其他人吧,我沒有那個命去賺那個錢!」「你以為我喜歡罵你!」世豪再度睜大眼,音量拉高,鼻孔放大:「我把你帶起來,你也跟我那麼久,我account分給你,要你服務這些客戶,絕對是有原因的,這點,你不用再跟我爭!」伶雅再度被說服,到口的話吞了下去,這件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伶雅也曾經希望重新調整獎金計算方法。因為公司所有業務都是領高底薪,主管沒有抽成,只有每個月4000元主管津貼:「我多做,並沒有多賺。我少做,也沒有少拿。總經理,我覺得這樣對於業務人員的獎勵不夠有力。我建議應該要低底薪,高抽成,這樣業務人員才有活力!」

「你講什麼鬼話!」世豪睜開眼,兩手高舉過頭,臉頰泛紅,激動的說:「沒有高底薪,你以為我這群跟在身邊的人,是怎麼乖乖跟著我奮鬥的! 人員穩定很重要,你聽到沒有!反正,你就是得接受公司有些人比較閒,有些人比較忙的事實!」世豪話鋒一轉:「你是不是講話都這麼直接?難怪到現在都沒有男朋友!」伶雅挑了眉,咬了下嘴唇,再度的,無奈地離開總經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