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光閃動,浪漫的某一夜。

她看到那副戒指,感動不已。她說「YES」,還感激的謝謝他──

「還好我生命中遇到你,」她說:「將我從那個『家』解救出來,不然,我將化為泥水了。」

她說的並沒有誇張。

從小,她父親是一個心理不穩定的炸彈。酗酒、家暴,樣樣來。

她母親也不遑多讓,雖然每次離家出走總是有原因,每次的火爆動作都是有理由,但,有時候看起來,母親比父親更「狠」。

身為女兒的她,無法自主,今天家裡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每一天,每一天,都在極端的恐懼中成長。每晚都認為,家裡隨時可能發生「命案」,變成隔天頭條新聞。

日子一天天過去,跟著母親跑律師、跑法院、離家出走…什麼都做過,這樣的成長經驗,讓她愈長大,卻愈渺小。

在別的家,若只有她一個孩子,可以霸佔了父母所有的「愛」。

而她家,正只有她一個孩子,反而必須「承襲」來自父母所有的「憤怒」。

她愈來愈對自己人生灰心。

愈來愈沒自信。愈來愈扁,快要……變成一灘泥水。

直到,遇見了他,她真的看到了一盞燈,一個「希望」。

和他結了婚,離開那個原生的家,希望不再只是希望,他,變成一座實際的燈塔。

「砰!」她氣呼呼的回到家,把大門啪上。

他知道,她又在憤怒了。

他如同一座燈塔,準備溫暖了她。

「妳,還好嗎?」

一雙敞開的耳朵,準備傾聽。

沒想到──

「你別再問了好不好?」她不爽的說。

結婚了幾個月了,他也知道,她似乎不太喜歡解釋她的憤怒。

「好吧,那…加油!」他說:「無論發生什麼事,妳一定做得很好!一定辦得到!妳若想找人說說話,我願意當妳的垃圾筒哦!」

她轉過頭。不可置信的瞪著他。

「加油?加什麼油?我哪有發生什麼事?」她大吼:「是你吧?你自己發生什麼事吧?你管好你自己就好,連上一個班都上不好,連一個老闆都搞不定!沒看過像你這種『遜咖』…。」

俗話說,好心還要被雷親,他的好意竟然變成「反作用力」,像雷一樣劈回到身上。

他表情痛苦。

「我好意關心妳,」他難過的說:「妳為什麼要對我這樣?」

「你自己知道!你有多糟糕!」她說。

他看著她,眼睛睜得好大。

眼睛裡,寫滿「傷心」二字。

「妳這麼『憤怒』,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他傷心的說:「我只是想關心妳,鼓勵妳,妳不必這樣攻擊我啊!」

她看著他如此傷心,才似乎開始感到滿意。

「為什麼妳要這樣?」

這個問題,她不會為他解答。

直到後來,他才慢慢猜到,原來,那段時間,她工作不力,被老闆講了幾句,從小缺乏自信的她,立刻崩潰,差點就變成一灘泥水!

還好,一回到家,他在。

他在,她可以將這件事「轉」到他身上。

她只要將同一個問題「反彈」回來,拿來攻擊他,她的問題,就變成了他的問題。

看到他痛苦,看到他難過,看到他傷心,她,就化解了。她也得以好好的活到今天,不至於變成一灘泥水。

她要的,說穿了,就是他臉上那個「痛苦」的反應。這種痛苦,滋潤了她。

結婚以後,他的命運,就是當她的「出氣筒」。

結婚後,原本是一個月幾次。後來變成一週幾次。後來,變成天天都有。

某天,她關在房裡講電話,講完之後,她氣呼呼的打開房門衝出來。

「你真的是無可救藥的『媽寶』。」她大罵:「小事情,也要請示你媽,到了30歲,還這樣黏著你媽?你要不要連內褲穿什麼顏色,也要去問問你媽?」

他目瞪口呆,看著暴怒的她。

這些話像利劍,刺進他的心。

他的表情,一定表明了他有多痛苦,接受她無情言語侮辱,然後理解領悟──

「哦……我知道,」他說:「一定是『你媽』又發生什麼事了。」

對嘛,她突然開始攻擊「他媽」,肯定是因為「她媽」說了什麼,讓她信心又崩塌了。

「哪有?我媽好好的,她一個人過得很好,」她說:「不像你和你爸媽,像長不大的小學生,一定要黏在一起!」

後來才知道,實情是,那天晚上,她媽又向她要錢了。為了要錢,肯定又和她講了什麼,令她信心崩潰的話。

她信心崩了,差點化為一灘泥水,這時候,得必須看到他的痛苦,她才緩解。

沒想到──

沒想到,這一個晚上,她罵完,竟然還罵得不夠。

「來,你給我過來!」她叫他:「這些盤子給我收收好,馬上!」

「好。」他應著。

「好?」她說:「屁股還黏在電腦前?你的老婆不是我,是電腦!」

這句話,令他想反駁一下。

「那我要說,妳的老公也不是我,」他說:「而是妳的手機。」

這下可糟,踩到她的紅線。

「我玩手機,和朋友聊天,不行啊?不行啊?」她說:「不像你,一個朋友也沒有,告訴你,你只會關在自己的世界裡,孤芳自賞……。」

又一句侮辱至極的穿心話,他馬上猜出來,今晚還有另一件事,應該是關於她朋友的。

「又被朋友排擠?吵架?」他關心。

「要你管?」她大吼:「你沒有朋友,根本不知道怎麼交朋友,難怪,沒人想和你一起工作,沒人想和你打球,沒人想當你的女朋友,沒人想和你一起住!」

她對他罵了一堆。他的表情馬上又痛苦起來了。

「怎樣?我罵到你的骨頭裡去了嗎?」她有點得意的說。

他聽了,面部表情更扭曲了。

「這些可是事實!」她繼續:「你就是一個沒朋友的可憐蟲!」

第一次,他竟然流下淚了。一個男人,竟然被罵哭了。她心中暗自竊喜。

「承認了吧?你就是這樣孤僻的人,做一個人最基本的,你都做不好,人生還想做什麼?」她繼續:「你實在失敗透了!」

奇怪的是,只隔了一天。

隔天,她一回家,對他態度完全改觀。

有說有笑,快快樂樂的。

每一句話都和和氣氣。

他心想:難道,是她自己發現自己不對,改變了自己嗎?

「我明天和朋友有約。」她愉快的說:「她們又回來找我了!」

原來,是她自己有好消息。她自己的朋友危機化解了。

她終於有了信心。有了信心,她就不會拿他出氣。

不過,這信心大概只能「保鮮」24小時,24小時之後,一定又會有其他事情。

因為,她的人生,已經愈來愈糟了。

同時,也因為他愈來愈能「抗罵」,讓她罵成這樣,她竟然感覺不到他「受傷」,所以,她更增強了火力,一定要看到他這個「出氣筒」臉上的痛苦,她才得到自信。

隔天,他們兩人逛商店。

果然,她再次不知為何,氣呼呼的。走在前面,一語不發。

他在後面緊緊跟著。

兩人的手,不知道多久沒牽在一起了。

他試著牽她的手──

「走開啦,」她甩開:「你對我這麼差,還要在那邊假裝親熱,幹嘛?」

這次又是什麼事?他心想。

他大概可以猜得到,應該就是,她的朋友夫妻又在臉書上「曬恩愛」,又摟又抱又親親,然後拿來向她炫耀,讓她的信心,又再次崩潰了。

這次崩潰得相當嚴重。

她甩開他的手。

侮辱了他,讓他表情痛苦。

都還不夠。

於是,她把他當空氣,還將封鎖他的電話和LINE。他仍試著和她講上幾句話,她卻說──

「你跟我如果沒話講,不用硬講!」她說:「你自己知道,我們已經沒有未來……。」

這一次,他被罵得莫名其妙。

這座燈塔,終於也有點想罷工了。

這一次,他終於對她說出他心中的話──

「是因為『妳自己』沒有未來,所以我們之間也要一起變得沒有未來?」他說:「這些年來,我當妳的出氣筒,難道妳不表達感謝?」

「出氣筒?矮油!」她諷刺的大聲說:「誰是誰的出氣筒啊,你自己心情不好,別在那邊亂怪罪!」

他又沉默了。

表情再次痛苦不堪。

她看到了他的痛苦,得到了她要的,於是,不小心露出了一抹微笑。

他終於徹底領悟,她的人生,真的已經設定成以「讓他痛苦」為最大目的。

她一生都會是這樣子的。

終於徹底領悟,他就知道,該怎麼做。

該怎麼做呢?

簡單。

就在某一個,精挑細選的夜晚。

他,和她坦白了──

「我真的好害怕,妳有一天會離開我。」他告訴她:「我無法想像,當妳有一天,喜歡上其他男人,離開了這個家,我該怎麼一個人生活?」

叮咚!

「我尤其害怕的是,某一個晚上,妳突然決定離開,連同妳所有的衣服、物品,所有的所有,全部一起打包出去,連離婚協議書也簽好,放在桌上,封鎖了我的電話和LINE,讓我再也找不到妳,」他幽幽的說:「這樣,我真的會無法活下去,我會痛苦到,無法再張開眼睛!」

叮咚!叮咚!叮咚!

這些話,她全都「收到」了。

她的心裡,果然開始自動組成一套「劇本」,不到一個月,這齣戲果然開始演了。

這天,可能是她媽媽,可能是她朋友,可能是任何一個人,又打擊了她的自信。

她就毫不猶豫的啟動了這個,能讓他徹底傷心到再也無法張開眼睛的終極劇本──

「其實,我心中已經有了另一個男人,」她說:「對我超好,比你好了幾百倍!」

這句看似脫口而出的話,她不完全是脫口而出的。她的潛意識知道,這句話就像核子彈,可以將他的心,真正的「轟垮」。

「什麼?」他面露驚訝和傷心。

正是,她所要的驚訝和傷心。

她開始打包行李。

一樣一樣熟悉的東西,被裝到行李箱裡。

他痛苦的看著她──

正是,她所要的痛苦。

「我要搬出去住,」她說:「我會讓你永遠都找不到我,你看我敢不敢!」

她真的就在一個晚上內,打包了她所有的家當,連離婚協議書,也簽好放在桌上。

然後,午夜三點,「砰」一聲,關上大門。

沒有道別。

沒有道謝。

這些年,當她「出氣筒」的日子。

就這樣,結束了。

門關上。

他,笑了。

一切進行得太順利了,一切照著劇本在演,他輕輕鬆鬆的就脫離了這一段差勁的婚姻,連搬家公司都不必請,所有的她的東西,已經在一個短短的晚上內,全部自動不見了!

當然,她的手機號碼,仍留在他的手機裡,不過,也沒差,反正,依照那個「劇本」,她應該早已封鎖他的電話了。

她走出去了。

她成功的走出去了。

不過,她也很快的發覺,外面的男人,真的不靠譜。

還沒來得及等到她開始發怒,對方已經先離她而去。沒找到下一個出氣筒,自己先被羞辱了。世上有什麼事,比失戀更大的傷心和羞辱呢──

她覺得又羞、又氣。

自信心跌到谷底。

於是,才離家不到幾個月,她就想回家了。

她想念他──她的「出氣筒」。

她想回家,於是,趕快打電話給他。

趕快打電話給她,得先解除封鎖。

解除封鎖後,「嘟…嘟…。」

電話響了一聲,就掛斷。

一向都是她封鎖他,所以她也不知道,當自己的電話也被對方封鎖時,其實是這個聲音。

她一直打電話。

一直自動掛斷。

打了100通以後,她知道,她好像已經沒時間了。

那股又羞又氣又沒自信,正在她身體上面作用著──

她昏了過去。

此後,再也沒有醒來過。

要到幾乎一個月後,房東沒收到房租,前來敲門,沒得回應,只得強行進入。

「啊!!!」房東尖叫。

她呢?

她不見了。

客廳電話旁邊,地上有一灘,已經乾掉的一團,不知是肉還是泥的爛血水。

任何人看到這團血肉,都可以感受到,這個人的生前,應該是從心裡到外面,徹徹底底的「受傷」了,才會化為這樣徹底的泥水。

不認識她的人都問,為何一個人,會變成這麼慘?

但,認識她的人卻不會這樣想。

她們只會一嘆,她「早該」變這樣,神奇的是,為什麼之前還能「人模人樣」?

這篇故事告訴我們,「出氣筒」本人,往往後知後覺。

那些老愛把你當出氣筒的惡人,往往讓你看不出來,你就是他們的「出氣筒」。

因為,他會讓你覺得,他生氣,是因為你的錯。

他會讓你覺得,頂多,只是他脾氣壞了點。

他絕不會讓你知道,其實「另有其事」。

我們一生一直都在想辦法讓某些人高興,但,一直都做不到他所要求的程度。

為什麼?

因為,你一直都只是一個,出氣筒。

這個角度來看,單單你還在他身邊,繼續讓他念、讓他罵,已經就是對他最大的「恩惠」!

所以,今天回去,你應該理直氣壯的要他對你補說一句,一直沒說出口的「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