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個朋友,她不到30歲,就在天母開了一家小咖啡廳,但營運不到半年就到處找人頂讓。

我笑她不會經營,她白我了一眼,叫我上一堆頂讓網站看看,我不信邪地上去看才發現,整個北部地區,尤其是天母區的咖啡店頂讓是最多的,再來就是早餐店和小說漫畫出租店。

我看了前三大排名頂讓店,心裡有種不祥預感,心想這三類都是年輕人創業最愛的行業,怎麼反而成為大家逃離創業市場的互相踩踏元凶?

後來,那位朋友咖啡店頂讓不掉,只好退租把設備賤賣認賠殺出,讓她負債好幾十萬。不幸的是,她找了快半年的工作,沒有一家公司通知她面試。

最後,她終於找到一位家事派遣公司的工作,到處幫各大豪宅打掃。

更不幸的是,她辛辛苦苦到某家豪宅打掃了公設和健身房半年後,發現自己的薪水愈來少,過沒多久派遣公司突然倒閉,她連薪水都領不到。

她向豪宅物業公司爭取薪水,物業公司說他們也是受害者,錢早就付給派遣公司,她猛打派遣公司電話,電話早已是空號,她實在求助無門,最後只好去便利商店打工賺時薪來度日。

有一天,她哭著打電話來說,她不甘心自己被當成公園裡免費提供的狗屎清潔袋,派她去把屎把尿打掃半天,公司沒有任何交待和說法,就把她當沾了狗屎的垃圾丟到社會角落,因此,她決定對那家派遣公司提出控告。

我當然贊成她的決定,只是聽到她把自己形容成免費的狗屎清潔袋,除了心酸,實在也無法為她做什麼。

這幾年,台灣的就業結構天翻地覆地變臉,因為產業外移,加上勞工成本增加,逼得企業和公家機關,大量僱用派遣人力,使得正職人數逐年快速下降,派遣人數大幅上升 。

無奈,這麼明顯地結構改變,腦殘政府沒有想到,沒有配套措施,也沒有訂立派遣公司的成立門檻,更沒有立法保障派遣勞工,才會讓一堆不肖派遣公司坑殺派遣勞工。

我有一個朋友爆料說,他的親戚一家五口都是派遣公司的老闆。也就是說,親戚夫妻各開一家公司,大兒子和二個妹妹高中畢業後,也各開一家,他們都是一人公司,每個人只靠一支電話,就可以仲介十幾個派遣工,平時沒事講完電話錢輕鬆賺,一旦出事公司宣佈倒閉,電話變成空號,那些可憐的派遣工,就瞬間從人類變成公園裡免費的狗屎清潔袋,沾了狗屎就被丟到垃圾筒。

我問他的親戚良心上不會覺得怪怪卡卡的嗎?

他回答說,好像有點卡卡的,但一想到有這麼多「四小朋友」加持,似乎又可以抵消業障,所以也就漸漸習慣,而且,這麼做的又不只他們一家,根據他們保守估計,至少好幾千人在賺這種錢。

我心想這也是,腦殘政府擺明要讓派遣工被坑殺,這些派遣蟑螂公司怎麼可能大發慈悲放生呢?

前幾天和幾個好友聊天,他們異口同聲地嘆氣說,家裡小孩大學畢業好幾年了,不去找個正職工作,反而都退回到大學高中時期的程度,去找原來打工過的速食店或便利商,當個兼職時薪工,這樣下去一輩子沒有職場力的累積和福利保障,老了也是一場空。

其實,這種「YO-YO」現象,好幾年前就已經是全球各國都有的就業警訊。

所謂的「YO-YO」現象,就是指年輕人已經畢業成熟,該投入成人的就業市場,也就是從YOUTH到ADULT,但不少年輕人卻選擇停留在YOUTH到YOUTH的階段,不想往前跨入社會。

台灣這幾年來,這種YO-YO現象也開始愈來愈明顯。

然而,我更擔心的是,我的許多親友的孩子們,不僅是停留在YO-YO階段,甚至連速食店或便利商店都不去打工,整天窩在家裡玩遊戲或吃喝玩樂,我稱他們為「YOUTH-CHILD」,簡稱YC族。

但話說回來,這種YC族應該不算多,因為,他們要能成為YC族,最起碼八字要很好,有富爸爸和長輩可以啃,而且可以啃很久都不會斷糧,這是要上輩子造橋鋪路,做了很多善事,這輩子很有福報的年輕人,才能擁有的頭銜,不是一般年輕人可以擔當的。

因此,我比較擔心的,是那個人數愈來愈多,願意吃苦打拼,卻被市場逼成「YO-YO」族的年輕人。

過去,長輩們常罵那些好手好腳,卻好吃懶做的年輕人,注定一生是窮人。

然而,現在的世界卻是,就算你肯努力工作,甚至拼了命做,仍不見得就能脫離貧窮,反而有可能愈努力愈拼愈忙卻愈窮。

老實說,這真的不能全怪有骨氣的年輕人不夠努力,只能怪他們生錯時代。

為什麼這個世界會變成這種「窮忙族的無間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