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網路上有不少關於《弟子規》的討論,一些意見人士的觀點,大多有幾項觀點:

一、《弟子規》不是經典,而是清朝「地方官拿給沒有文化的農民」讀的材料,用意是讓子民順服二、弟子規不該強背,父母老師更不該妄想熟背《弟子規》,就會發生「學琴的孩子不會變壞」的效果。

細看弟子規的內文,其中確實有類似「非聖書、屏勿視、蔽聰明、壞心志」這類教化或甚至馴化的字眼;或者像「喪三年、常悲咽、居處變、酒肉絕、喪盡禮、祭盡誠、事死者、如事生」這類與時代脫節的描述。

但更多的是,提醒孩子甚或家長,那些生活態度,比較能積極、正向、舒服地應對人生。例如:「朝起早、夜眠遲、老易至、惜此時、晨必盥、兼漱口、便溺回、輒淨手」,這段與現代醫學倡導的個人衛生一致。

又例如,「勿諂富、勿驕貧、勿厭故、勿喜新。人不閒、勿事攪、人不安、勿話擾」,這雖然是個陳義較高的標準,但不失為在浮塵俗世間,讓身心獲得比較好安頓的方法或原則。另外,像「心有疑、隨札記、就人問、求確義」,也是在求學問或追求進步人生時,正向積極的態度。

如果一味因弟子規的根源,與極權統治相關,就否定其存在價值,未免顯得矯枉過正了些。

在傳播理論中,有一個著名的研究,以美國公共電視的芝麻街為個案,探討在不同父母陪伴下傳播的效用。結果發現,同樣觀看芝麻街,父母的社經地位不同,效果竟然差異極大。換句話說,施教者的態度及方法,似乎才是決定孩子吸收的關鍵。

對比弟子規的例子,如果家長要孩子不求所以,照單全收,或者非要一字不漏默背不可,也許無可避免會吸納封建及極權的遺毒。但換一個角度想,如果在教授弟子規時,能跟孩子講清楚文本的時代背景及內容的限制,留給他們自我判斷的空間,弟子規應該還算是個不錯的生活哲學教材。天下沒有至理名言,更沒有100%無誤的內容,不是嗎?我是一個兩個孩子的家長,我贊成巧讀《弟子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