甫開放數年的緬甸,是個遍地黃金的國度,當中究竟有哪些機會屬於台灣人?緬甸當地的工商代表又怎麼看待緬甸自身發展,與台灣可能扮演的角色呢?

《商業周刊》於緬甸仰光專訪緬甸工商協會秘書長何明光,他同時也是緬甸龍頭家電品牌「NIBBAN」的第二代,負責該企業的營運。他曾造訪台灣,熟悉台灣與亞洲的商業發展軌跡,以下是他的專訪紀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您認為在東協國家內,緬甸相對其他國家的競爭力及優勢是什麼?

何明光答(以下簡稱答):首先是地理位置,我們的國家就在中國跟印度中間,這兩個人口大國經濟都在成長,這是個很關鍵的優勢。

同時我們也有低廉的勞動力,因為這原因,很多勞力密集產業現在都把生產基地移動到緬甸,包括中國。很多韓國工廠、甚至日本也開始把製造業移動到緬甸,不只汽車產業(指Nissan日產)也包括電子產業,三星也正考慮把工廠遷來。

問:看起來,緬甸的兩大優勢,一是地理位置,其次則是勞動力?

答:對,而且我們有很寬廣的土地,我們是東南亞第二大的國家,僅次於印尼,而且我們有很多適合耕種的土地,所以農業也是發展潛力很大的一個產業,同時我們有很豐富的自然資源,像是天然氣。(註:緬甸是世界第十大天然氣儲藏國)

問:日本現在與緬甸不論在公部門或私部門都有很多合作?

答:緬甸正計畫設立生產力中心,跟日本的生產力中心合作,改善緬甸勞工的生產力。這個計畫會由我們商會跟政府還有日本生產力中心一起,日本會協助我們訓練生產力的種子教師,同時挑選示範企業,改進生產力。

問:緬甸的生產力低落,跟過去鎖國有關嗎? 因為鎖國,可能讓緬甸跟西方的管理與生產方式隔絕?

答:是,畢竟過去五十年是某種程度的鎖國,在社會主義的政府之下,我們跟外界沒有競爭和比較,現在因為政治改變,我們對世界越來越開放,也成為全球化的一份子。

問:因為政黨輪替,過去一到兩年,外資觀望,投資腳步慢了下來,但現在政治看來穩定,您認為從現在開始,會是緬甸下一波經濟成長爆發期嗎?

答:是的,我期待如此。我們的新政府非常歡迎外資,兩個月前,我們也到日本拜訪,邀請日本企業來緬甸投資基礎建設,我們的國家目前還需要很多基礎建設,例如電力、道路和橋梁,包括建築,不管住宅或商用建築,還有很多發展空間。

另一部分是工業區,我們需要規畫許多新的工業區,讓製造業進駐。我相信未來一到兩年,緬甸會是亞洲一顆崛起的新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