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與協力廠商討論可能的外包商家時,因為沒設定具體條件,所以對方也感到困擾,表示:「這樣看來,好像我認識的人都可以接耶!」

我回他:「也不是誰都可以接啦!業主的意思是,看能不能找人品好一點的人來做。你知道嘛,我們之前……」

協力廠商代表的臉上閃過一絲神秘的微笑:「如果是這個標準的話,那我就知道要找誰了。」「因為善良的人不多了嗎?」「嘿嘿。」

這個「嘿嘿」道出了職場的現實與無奈。大家都知道該找善良的人合作,但「最低價標」往往無法找出善良的人,「資格標」篩出的又通常是有關係而不見得有本事的人,那到底該怎麼找出善良的人呢?

在當代的慣用語意中,良的意思就是「善」,又是「好」,因此良的本意就被「善」與「好」給吃掉了。此外,我們在「德育」或其他評分上,又再區別出「優」與「良」這種成績等級,也就讓「良」的價值定位再次降級。其實「良」也是種德行,卻因為文意的混用,而讓多數人忽略其之重要性。

不過你也聽過「溫良恭儉讓」這樣的說法,代表良的確是種重要德行。而「良」作為德行時的意思是「依循內在道德動機而產生具體行動」。這定義看來很模糊,卻不難掌握。

我們在社會生活中所展現的許多「好」的行為,是因為擔心別人的目光,所以採取某種社會所允許的行動模式。你做的是「好事」沒錯,但這不代表你會是個「好人」。

真正的「好人」,其行為往往會來自其內在的道德動機,因此其行為會圍繞這動機來展開、整合。旁人可以觀察他的行為,並從行為的一貫行來推斷其動機的本真性質,進而評價他是個「善良的人」。

是以某甲只讓座一次,我們大概不會就因此認定他是個善良的人。我們會是看到某甲搭車讓座,接著幫忙注意放學孩童小孩過馬路時是否有來車,排隊購買晚餐時會讓出走道給行人,接著把店家給的餐具從袋中取出退回。這每個行為都是小小的善,但你知道這些行為組合在一起後,能夠體現出其人格的善良。

如果不是從內在動機出發,那在沒人看到的時候,或是「以為沒人看到的時候」,其行動就會出現明顯的差異性。在當代社會生活裡,人與人的接觸時間變少,我們需要信任許多「看不見的人」,因此單純基於「會被別人看到」而做好事的人,就會成為合作時的威脅。

於此可以回到本文破題的故事。其實我們的案子非常小,所以許多個人工作室都可以承接,但先前包給個體戶或自由接案者後,經常發生找不到人、做不出來,或是成品水準不穩定的狀況。主要原因呢?就是基於尊重,所以沒有特別去「看著」。

但沒人看著時,辦事態度會有差異的人,實在不少,這種「沒人看著,氣就會亂」的問題在小企業或個人工作室特別容易惡化。但金額不大,大企業難有興趣,這也是為何業主考量許久,最後只提個「人品好一點」的合作條件。

「人品好」三字雖然明白,但仔細一想,如果不是經過長時間的合作,哪有辦法確認對方的品格呢?真能通過這種「審查標準」的人,確實不多。你不妨想想,排除深交已久的同學、舊友,在職場認識的人之中,有多少能讓你出言保證其「人品好」?

說不定工作幾年下來,這種人還生不出幾個,搞不好一開始想,反倒越來越懷疑起身邊的人了。

這或許是因為當代勞動過度分工,大家只要遵守固定的SOP、業界常模就能生存,較少展示其他面向,我們也就難以判斷合作者的完整人格。就算吃飯喝咖啡,也是「應酬」成份大於「交誼」,少了多元接觸,也就越難看清人的真面目。

剛出社會時,我常納悶於長官把工作外包給比較貴的廠商,為何不怕被更高層質疑是「圖利」;但長官總是淡淡的說:「這家做到出包,我會扛。其他家我不敢扛,也扛不起來。」「那老闆是好人,給好人一點機會。」

到了現在這年紀,才慢慢能理解要說出「他是好人」這話有多難。「善良」二字看來直接又簡單,好像不用費什麼力,但或許就是因為這「看來」,反而讓當代社會人離這越來越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