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那個剛放學,日夜交替,光影魔幻的一刻,我走向J,然後,J給了我一生的幸福,而我,卻給了J,一生的遺憾……

「宙斯拿出判斷命運的天平,一邊放上阿奇里斯(Achilles)的命運,另一邊放上赫克特(Hector)的命運,結果赫克特的那一邊沉下去了,一直沉進冥土裡,於是支持他的阿波羅也離開了,因為阿波羅知道,命運決定一切,赫克特將歸幽冥。」

「老師,宙斯是眾神之王,難道連他也要屈服於命運?」雖然對神話老師的口才深深折服,但當特洛伊第一勇士,被稱為「特洛伊的城牆」的赫克特,就要命定戰死,我不禁發出「不平之鳴」。

「是的,奧林匹斯諸神也要聽從於命運。」

「『命運』?『命運』是比其他神祗位階更高的神嗎?」

「位階不見得更高,但卻掌握人的生死、禍福、成敗,就連眾神也不能更改。」教希臘神話的外籍老師幽幽的說:「她們是命運三女神(The Fates),常以老婦人形象出現。她們每天忙於紡織人與神的命運絲線,絲線的長度代表一個人的壽命長短,第三個命運女神負責剪斷生命線。在羅馬神話裡,第三命運女神的對應神祗是Morta,形成現在mortal(死亡)這個字的字根。」

大四時我讀到Be interwoven with(糾纏)這個片語,想到命運女神的絲線,很像中國月下老人的紅線,一旦糾纏,就是千絲萬縷,就是一生。而我生命紅線的線頭,竟然在高一的寒假就已埋下。

35年前,那個剛放學,日夜交替,光影魔幻的一刻,救國團裡人聲喧嘩,所有台中市的高中制服都在這裡集合,空氣中混雜著男生的汗臭味、與女生淡淡的髮香。

為了完成室友的戀愛計畫,我必須不辱使命在最後一刻,完成救國團的寒假營隊報名,然而報名表早被拿光。絕望中環顧這一群搶走我報名表的高中生,有一位白衣藍裙的女生,手上拿一大疊,超礙眼。我穿越人群,奮力擠過去,發現她清秀的鼻頭,有一顆紅色痘痘,那是J。

J「分」了我三張報名表,然後我們交付彼此命運的線頭,沒想到我最後抓到的,是一生的幸福,而J抓住的,是我給她的,終生的遺憾。

寒假準時來到,室友大衛拿我搶到的報名表,去了健行隊,但我卻不能成行,因為我打架,掌骨斷了。

大衛回來後和J成了一對。我們的朋友們慢慢聚在一起,最後成了人數近二十人的死黨。

每年寒暑假,我們都會挑一天,一起通宵達旦,然後快黎明時,放起Bee Gees為電影《兩小無猜》唱的主題曲「In the Morning」。那一刻真的是我們生命的早晨,我們還有一整天可過呢!

只是沒想到我們的友誼就像句歌詞Building castles in the shifting sand,在流動的沙上堆築城堡,那城堡最後都坍塌成時間的流沙。

大衛退伍後,和J在彰化市開了翻譯社,我在附近的補習班當輔導老師。一晚參加大衛的生日,晚上眾男子都有點亢奮。

「佩佩要來。」空氣中不斷飄散著秘密暗語,像《等待果陀》中的果陀即將降臨一般。誰是佩佩?我竟然也開始等待了。

「我介紹佩佩給你好嗎?」幾次聚會後,J忍不住發問。

「她看不上我啦!她那麼漂亮,一定有男朋友。」

「她太乖太善良了,同公司兩年了,沒看她交過男朋友。」

「我不帥,家裡破產,她看不上我啦!」O型巨蟹座深藏的自卑,出來講話了。

「不一定喔,我提到你,她不排斥。我好早就想介紹你們認識,覺得你們兩個超合。」J一臉慎謹:「待會兒,佩佩如果上你的車,就代表你就可以追她了。」

聚會完,佩佩和J像閱兵般,娉娉嫋嫋走過眾男子的進口車,然後停在我14年的喜美二手車旁,開門,雙手置膝,坐定。

啟動,踩油門,我握緊方向盤,往前駛,往前駛,曾經的自卑被一路碾碎。

那一年我帶佩佩看了修女也瘋狂,這部電影的主題曲大受歡迎,在琥碧戈柏的歌聲中:I will follow Him/ Follow Him where ever he may go/ And near Him I always will be/ For nothing can keep me away/ He is my destiny(命運),佩佩真的成了我同命的妻。我像「變形金剛」中那台原本破舊的大黃蜂,因為信心油箱加滿,自此金剛變型。但J的destiny呢?

J和大衛交往十多年後,分手了。傷心逾恆的J從此消失,連Google大神都找不到她,只知道她考上公務員,卻一直不結婚。

我常度忖,我們的相遇,是命中註定嗎?

35年前,我走向J,然後,我運氣好,她帶給我一生的幸福(happiness);而J運氣不好,我卻帶給她一生的不幸(mishap)?那不可逆的命運,就發生(Happen)在石光電火的一瞬。救國團裡佈滿亂麻般的命運線頭,我卻選擇走向J,都是運氣(hap)。

英文發生(Happen)、可能(perhaps)、與幸福(happy)這三個字,都來自運氣(hap)。而這運氣,真的如老師當年所說的:「連諸神也改變不了?」

2011年根據菲利普·K·迪克(Philip K. Dick)的短篇小說改編的美國電影《命運規劃局》(The Adjustment Bureau),似乎有不同的想法。

電影裡,主角麥特·戴蒙參選聯邦參議員,在選前一刻,因少年時荒唐的行徑被舉發,輸掉選舉。在發表敗選感言前,大衛與芭蕾舞者愛蜜莉·布朗邂逅,認定她就是一生所愛,此時卻突然跑出了一羣戴著禮帽,自稱「命運規劃局」的幹員,阻撓他們的姻緣。但大衛不甘心命運被擺布,誓言要憑著自由意志,贏回真愛。

命運規劃局雖屬「上天」的單位,但麥特戴蒙仍不服規劃。最後,命運規劃局高層Boss受到感動,為男女主角重新規畫了新的命運,讓兩人終成眷屬。

菲利普·K·迪克想對「絕對宿命」、「自由度零」的西方神話說的是:「命運由天,但運命由人。」

或許,冥冥之中,真的有一個握著我們命運線頭的規劃局,或許治絲益棼,或許運命由人。但我現在真的好想找到J,取出我當年遞給他的線頭,告訴她:「所有的發生(Happen),都與幸福(Happiness)同字根,不要輕易將命運交給粗心的『規劃局』,我們要爭取讓那個Boss決定,讓屬於我們的幸福,再發生一次!」

關於「命運」的字根與衍生字:

destiny n. 命運 (來自法文destiner「預定」之義)
destine v. 命中注定 (be destined to + V)
destination adj. 目的地
fate n. 宿命 (多指不可避免,不幸的命運)
fatal adj. 致命的;嚴重的
mortal adj. 死亡的 (第三個命運女神負責剪斷生命線,羅馬對應神祗為Morta)
immortal adj. 不死的 (im 不)
doom n. 最终厄運 (be doomed to + V 命定厄運)
lot n. 偶然運氣 (源自條頓語hleut,意謂投石詢問財產分配)
draw lots 抽籤 (draw 抽 )
lottery n. 樂透彩券(字源lot)
fortune n. 運氣;好運;財富 (源自拉丁語fortuna機會,命運)
fortunate adj. 好運的
misfortune n. 壞運 (mis 壞)
unfortunate adj. 壞運的 (un 不)
fortune-teller n. 算命師
infortune  n. (占星術中所說的)凶星(尤指土星與火星) (in 不好)
fortuitous  adj. 偶然的, 意外的
fortuitousness  n. 偶然性, 幸運
mishap n. 不幸;災難 (mis 壞)
perhaps adv. 可能 (per = by 通過+ hap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