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所得比台灣高1.4倍,大學生起薪比台灣高兩倍,幾乎每年都調薪5%....這樣的韓國,每3人中就有一人相當於在台灣領22K,90%的人根本存不了錢。韓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高起薪、高所得都無法挽救的貧窮世代!?

頂尖大學生畢業起薪7萬台幣、一般大學生畢業起薪5萬台幣、基本工資3.7萬台幣,這樣的韓國,為什麼會被年輕世代稱為「憤怒韓國」?

因為,在韓國,經濟成長的果實往往由財團獨享,甚至被財團掠奪。

1990年到2014年,韓國的國民所得當中,家庭所得占比下降8%,企業所得占比則上升8%。換句話說,企業賺了比較多的錢──包括應該要分配給員工的薪資與分紅,也被企業「賺走了」。

當加薪、調薪都無助於脫貧……

在韓國,自2008年開始,時薪幾乎每年都調薪5%,2016年開始,韓國的基本工資高達3.7萬台幣。但90%的人都無法存錢,30%的人生活在貧窮線下,這告訴我們什麼?

這告訴我們,在韓國,「薪資」就是你全部的所得,與財產。

換句話說,韓國花了20年,驗證湯瑪斯‧皮凱提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提到的──即便經濟成長傲視亞洲,即便政府年年調漲時薪、基本薪資,但只要家庭或個人受困於支出而無法累積資本,無法擺脫靠薪資、收入度日,則階級世襲便永遠持續。富者越富,貧者恆貧,便會是韓國可見的未來。

當「把財團的未來當作是國家的未來」…

在韓國,財團只提供4%的工作機會,卻取走60%的獲利。勞工與中產階級幾乎完全無法分享經濟成長的果實。問題的癥結在韓國從總統到部分國民都「把財團的未來當作是韓國的未來」。

也因為如此,李明博政府減少政府所得,為財團減稅;一度以「重新分配」、「經濟民主化」為口號的朴槿惠政府,提出應該大幅提高個人所得稅,財團則不在討論範圍內。韓國政府年年調薪,但從不解決勞工惡劣的勞動條件問題。種種獨厚財團的做法,究其根本其實就是害怕「財團垮,韓國跟著垮」。

為何變得不平等?

經濟性貧富差距可以分為 「所得」的差距和 「資產」的差距。以往有關貧富差距的討論把這兩者的差異忽略,甚至混淆了;大部分民眾關心的是資產的差距,也就是財富累積上的差距。

理論上在資本主義社會中,資本可以創造利潤,這些利潤又成為新的資本,也就是家底越雄厚的人,立足點本就比家境小康的人有利。所以資產上的貧富差距就會成為所得上貧富差距惡化的主要原因。而且,在大多數國家中,資產貧富差距比所得貧富差距更嚴重,所以資產貧富差距導致所得貧富差距拉大是很普遍的現象。韓國的狀況則不一樣。韓國也如同其他國家,資產貧富差距比所得貧富差距嚴重;但目前在韓國,資產貧富差距並不是造成所得貧富差距的主因。

在韓國,因為差距過大而使大多數國民承受痛苦的,不是既有的資產,而是「收入金額」的差距,也就是「所得差距」造成的。造成所得差距的根本原因,則是雇傭關係不平等;有關韓國貧富差距的討論都忽略了這一點。

社會大眾聽到「不平等」這個詞彙,通常會直接聯想到 「貧富差距」。把貧富差距想成豪門和窮人的距離,實際上就是依據「擁有多少財產」的差異而斷定的。 但是,多數人的生活品質是由「收入金額」決定的,而不是由既有財產決定的。因為資產的差距造成收入的差距時,資產的差距才有了意義,也就是所謂「財產創造所得」,而財產多寡影響收入多寡,且造成極大差距時,貧富差距就會變成關注話題。而韓國的收入差距並不是資產差距造成的,而是薪資差距造成的;因此,要研究韓國貧富差距形成的原因,並找出因應措施,就需要把關注焦點放在國民薪資所得的差距上。

在韓國社會中,勞工薪資所得佔所有國民所得的90%以上;但是家庭資產價值平均起來,則不到薪資所得價值的1%。甚至在前10%的高所得階級中,資產淨值較高的家庭資產所創造的利潤也佔不到5%。將家庭資產透過利息、租金、分紅等方法所收到的獲益並不足以造成所得上的貧富差距,造成所得貧富差距的原因是勞動所得,也就是勞工薪資。

當然,約1%或0.1%的高所得階級中,有人以家庭資產創造了超高收入,但他們是極少數的特例,多數的家庭所擁有的資產,大部分是無法創造新利潤的自有住宅,因此,即便擁有房產,對提昇家庭所得也沒什麼幫助。所以,在韓國,資產上的差距不是造成所得差距的主因。對絕大多數韓國人來說,薪資收入的巨大落差造成了貧富差距,導致社會上中產階級減少,低所得階級和低收入勞工則逐漸增加。

如果說薪資收入的落差就是造成所得貧富差距的原因,那麼就要想一想:為什麼會出現薪資差距?只有這樣才能找出怎樣修正貧富差距的答案。薪資差距擴大的理由是雇傭關係不平等,以及企業勢力之間的不均衡。在企業中,正職員工和約聘人員、大企業和中小企業之間的薪資差距日益擴大,這就是讓所得差距逐漸擴大,進而影響貧富差距惡化的絕對原因。

在韓國,約聘人員的薪資不及正職員工的一半。雖然,勞動法中明確規定,受雇2年後可以轉為正職員工,實際情況卻是10名約聘人員當中能順利轉任正職的,只有2名。

所以,接受約聘不是轉為正職的捷徑,而是無法逃脫的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