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為何會失敗?因為高職都改名高中了

一位在公立高職教書的朋友親口告訴我,X X高職如果不改名為X X高中,將來在十二年國教下,學校根本收不到國中畢業生。

為什麼?因為家長覺得讀高職就是矮人一截,可能連學生們也這麼認為。真是可悲,教改了老半天,最後只改出一個「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結果。於是我們看到高職紛紛改名高中,專科紛紛「升格」為技術學院與科技大學,不僅造就考7分就能上大學的「奇蹟」、百分百升大學的錄取率,成了全世界擁有最高大學生比率的國家,也帶來只剩22K起薪的荒謬社會。

當各界都在討論教改為什麼會失敗、十二年國教有沒有希望的時候,探討的都是如何減少學生壓力、如何讓升學更公平,但我要嚴正和教改專家、官員們說,不恢復台灣最引以為傲的技職體系教育,任何教改都是說假的!

獨立媒體《技職教育3.0》一篇〈技職教育失能等於自廢武功〉報導,點出了荒謬的現象:2014年缺工人數為23.8萬人,創下歷史新高,其中製造業缺工人數近十萬人,「許多批判矛頭都指向失能的技職教育。」

教育部統計,103年高職生升學比率已達86.6%,台灣科技大學校長廖慶榮諷刺地稱此現象為「另類的世界第一」。而以就業率來看,1990年高職就業率為87%,到了2015年卻只有19%。

車王汽車老闆李國裕以曾收過的汽車員工為例,一名北科大車輛工程系畢業的學生居然連輪胎都沒換過,追問後得知,該名學生高中畢業後接著讀科技大學,但一路升學過程都以考試為主,根本沒真的碰過車子。 (註:目前北科大車輛系為了改善此狀況,已將校外實習改成必修學分。)

明明台灣15至24歲青年失業率高達13%(註:全球青年失業率占整體失業率比率兩倍多,約為13%;台灣整體失業率是4%,青年失業率占整體失業率三倍,高於世界均值。),為什麼還會缺工近十萬人?來說一個真實故事,各位就曉得問題所在了。

有亞洲規模最大之稱的遊艇精品廠——緯航企業的董事長,有次到高職演講,順便招募員工,他對所有技職生說:「畢業後來我公司起薪25K、四年學成後保證35K以上。」結果他回公司後,連個學生都沒等到。董事長後來才知道原因:這些學生剛進高職第一個月,就全班都到補習班報到,準備拚三年後的升學考!

說到這,如果還沒打消你「唯有讀書高」的想法,我再舉兩個博士的例子給你參考:

45歲的政大東亞所博士徐文路,七年來由於一直卡不到正式的教職缺,成了流浪博士。每週二他從台南搭四個半小時客運到台北輔大教書,結束後再搭計程車趕到台藝大上課,星期三繼續到交大和新竹教育大學教課,星期四還有台中逢甲大學的課。他每週要在五所大學兼課21個學分,鐘點費雖然加起來有五萬六千元,但每年只有九個月有收入,因為寒暑假沒上課,也沒有年終獎金。扣掉車資跟住宿費後,每個月實領三萬一千元。

同樣讀博士,另一位29歲的政大法學博士生林柏翰,由於擔心未來畢業後也成了流浪博士,他決定選擇做起修車行黑手。剛開始,當然也有同學嘲笑他,書讀這麼高,幹嘛去做粗工!現在呢?他的月收入竟然高達十萬元。

很訝異黑手竟然有這麼高的收入嗎?真的不令人意外。根據《遠見》雜誌的調查, 2015年建築、土木工程業,求供比為6.04,表示每六份工作,只能搶到一個工人。就算加薪搶工,可能還是得苦等兩個月才能找到工班。工頭忿忿地說:「就算一天給三千元薪水,也是等嘸人!」

德國經驗,重視技職體系

在德國,有60%的學生不選擇就讀大學,反而從小就進入技職體系。德國成熟的師徒制度,培育出許多世界頂尖的工藝人才,現在更是領導歐盟的工業強國。

為什麼德國做得到,台灣卻不能?在德國,擁有職業的工人與大學教授的社會地位一樣高,每個孩子從小就思考自己未來要做什麼、想做什麼。

《借鏡德國:一個台灣人的日耳曼觀察筆記》作者劉威良提到,德國的實用高中與基礎中學學生,不以上大學為目標,而會去職場實習一兩個星期,從工作場域開始自我探索。有的人喜歡玩摩托車,就去賣摩托車的店家實習;喜歡動手修理的,也可以去腳踏車店學習裝修;想走醫療行業的,也可以到醫院實習。通常非普通高中的一般中學畢業生,大多有過實習經驗,就會比較自己的性向,知道以後該申請什麼樣的職業訓練,也比一般普通高中生更清楚自己的性向與志趣。另外,一般德國普通高中畢業生,還不知性向者,通常也不會馬上去讀大學,他們多會去做志工或到海外學語言等,也可能去找職訓,學得一技之長。「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才是教改失敗的根本!

書籍簡介__向高牆說不



書名:向高牆說不
作者:黃益中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4月27日

翻轉教育,真正要翻轉的是學習的本質。過去上命下從的服從關係,轉成平等互動的夥伴關係,破除師長本位,回歸學生本位,才是再次啟動教育改革的意義。

黃益中第一本著作《思辨:熱血教師的十堂公民課》,為我們奠定批判性思考的邏輯根基、喚醒人們沉睡的同理之心;這次,他要我們重新審視現有制度的合理性、慣性思考下的盲點。面對體制的不公平、不正義,你我都有說不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