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下歷屆總統的經歷,這其中有什麼因果關係嗎?

朴槿惠 2013-(18屆)現任總統,正面臨巨大的民眾信任危機,很可能不得善終。
李明博 2008-2013(17屆)離開總統位置3年,尚待時間驗證。
盧武鉉 2003-2008(16屆)秘密政治資金,被傳喚審訊,09年自殺身亡。
金大中 1998-2003(15屆)被控選舉舞弊,兒子涉嫌貪汙被判入獄。
金泳三 1993-1998(14屆)因舞弊案被驅逐出境,在日本使用日語大力抨擊韓國。
盧泰愚 1988-1993(13屆)以軍事叛亂和內亂罪、謀殺上司未遂罪及受賄罪入獄。
全斗煥 1980-1988(11-12屆)被判決死刑,隨後改為無期徒刑,一年後大赦出獄。
崔圭夏 1979-1980(10屆)代總統,被軍事政變推翻,下臺後日日夜夜受監控。
朴正熙 1963-1979(5-9屆)被韓中央情報局首長金載圭暗殺,其妻先一步被暗殺。
尹普善 1960-1962(4屆)過渡總統,在野勢力,先後數次被樸正熙監禁。
李承晚 1948-1960(1-3屆)被流放,流亡海外,最終客死他鄉。

為什麼韓國總統多半都沒有好下場?是不是青瓦台的風水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談韓國人的民族性之前,應該先來看韓國的歷史和地理位置。韓國「錯誤的地理」造成了他們「悲劇的歷史」,因為這個國家強權環伺,以前就是中國攻打日本的橋樑、日本侵略中國的跳板。他們不斷被強權蹂躪,因此產生了「恨」的民族性。朝鮮半島的地圖你看想像一下,它的左側邊是中國、正上方是俄羅斯、東南方是日本。一百年前它就周旋在中國、俄羅斯、日本這三大強國之間;戰後1945年美國又從海外而來。所以它周旋在全世界最強的四大超級強權中間,中、俄、日加上美。歷史上它是日本攻打中國的跳板、中國要到日本的橋樑。1950年的韓戰,自己人在打,可是背後三個老大哥一樣以朝鮮半島為戰場。南韓背後是美國的支持;北韓背後是中共跟蘇聯,蘇聯提供武器,中共提供軍人,抗美援朝。所以背後是三大強權,兩個兄弟鬩牆,但他們只是三個強權的代理戰爭而已。所以他一直是被強權在背後操弄的民族。

這樣的歷史悲劇就形成他們「恨」的民族性。大韓民國的「韓」發音是「han」,「恨」也是這個音。他們的「恨」並不是hate,一定要報仇的仇恨,斬你全家殺你老母那種,而是一種失落感、一種憧憬、一種很難過的心情,都可以用「恨」來解釋。所以錯誤的地理造成悲劇的歷史,形成恨的民族性。

個人的恨,使國民想出人頭地、成就動機強烈;國家的恨,則讓國民一心洗刷歷史恥辱、提升國際地位。凡事非黑即白,例如南北韓的對抗,南韓東西部的對立,絕無中間的灰色地帶,欠缺中庸和包容,十分蠻!「恨」是在韓國近百年歷史當中所形成的一種特殊文化心理特質,而且融合到韓國人民的情緒和行為體系裡頭,甚至變成一個具有主宰力量的感情。主要原因是外敵和內爭。尤其是外敵的侵入,更使得「恨」的情緒加深在各個階層的韓國人心裡,而變成一種極為普遍的集體情緒。

韓國歷任總統大多在任期後段發生醜聞。因為任期即將結束,政治利益面臨洗牌,各方勢力為爭奪下一屆總統,挖空心思尋找政敵的漏洞,卯足了勁互相傾軋、打擊。拿即將卸任的總統開刀,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韓國總統很難不犯錯,特別是錢上的錯。韓國11任總統中,有6任總統陷入貪腐、受賄等經濟醜聞,比例超過一半。第7任總統金泳三,上任開始便大力反腐。誰知道後院起火,小兒子金賢哲因受賄被判處兩年有期徒刑。第8任總統金大中,一生兩袖清風,多次拿金泳三的小兒子樹反面典型。這邊話音剛落,自己的兒子。金大中三個兒子也因涉嫌受賄鋃鐺入獄,成為他晚年最大的悲哀。第9任總統盧武鉉,有「清廉先生」之美譽,推行清流治國。卸任僅1年,就捲入受賄醜聞案,最終落了個跳崖自殺。

韓國人抱怨青瓦台的風水不好。什麼這個地方只適合當墓地,不適合當總統辦公室。

好的風水局需要左青龍右白虎,但要的是降龍跟伏虎。青瓦台依北龍脈落基,此外,左有青龍山-駱山,右有白虎山-仁王山,前面還有水形成的玉環腰帶,環腰帶前面還有案山,朝山。是難得的風水上的妙局。北嶽山從龍脈上講是昆侖三大龍脈的北脈,最為磅礴當然是中龍。曾經延續兩千年而不衰,至於北龍從發端也有千年歷史。

這一點,青瓦台的青龍山,也就是駱山還可以,但白虎山太突出了,形成了風水上的白虎銜屍,所以對主人有很大的影響,不是重病,就是事故等等,所以韓國的總統總是半路出問題,很少有善終的,其實就是朝鮮泡菜王國的國王也多是多災多難,內鬥不斷。

青瓦台用的是藍白色,這種mix and match很罕見,不知道為什麼要用這種色,因為一般老百姓家也只用單白色。故宮這些都是用紅黃色,看上去很吉祥。而藍白色搭配起來,給人陰森的感覺,像陵墓了。其實就是陵墓也不這樣搭配,韓國的建築師也是亂來了。

當年修建青瓦台,也是強國這邊派了風水師過去的。那位風水師在京城犯了錯,也是看一個風水。因為一時走了眼,觸了龍顏,所以被貶到南方。這才在南方定居下來。

青瓦台的龍穴是一處相當好的地方,因為按照中國風水學的理論,它背靠名山北嶽山。此段還有千年大運程。而北嶽山就屬北脈,北脈繼續東向,一直延續到日本。

當年點下此穴後,朝鮮國王大喜,欽點此地為天下第一福地。這個地方也保了朝鮮李氏王朝近五百年。青瓦台雖然格局不錯,但也不是完美無缺。這個世界要找完美無缺的風水寶地太難了,李嘉誠就找到了。

你Google Map一下青瓦台的地圖,正前方有一道馬路,正沖著青瓦台,這恰好是風水上的一箭穿心煞,這應該是後修的,所以,以前朝鮮王室的亂還不像現在這樣。還有後面的靠山,山形也並不理想,整個像一個弓背,反彈向青瓦台,這同樣會對青瓦台的主人不利。

最大的問題,顏色不對。

黑金政治成了韓國總統揮之不去的夢魘,韓國證券交易所的相關資料,2015年,韓國名列前茅的四大企業集團:三星、現代汽車、SK和LG的資產總額相當於當年韓國GDP的64%。三星因其在韓國的壟斷性影響被韓國人戲稱為三星共和國。

這些富可敵國的壟斷財閥,影響力早已突破經濟範疇,深入到韓國政治的骨髓。韓國政府與大財閥之間的密切關係也不是什麼秘密。各大財閥均有秘密資金用於提供政治捐款,購買政府的支援。總統及其執政黨則利用財閥提取政治資金來支持和操縱選舉,維繫其政治生命。這就是黑金政治。

人情請托和裙帶關係盛行的韓國,即便是總統本人可以遠離腐敗,也難保證身邊人不犯錯。盧武鉉曾經是一個帶頭抵制政商勾結的總統,他在選舉時沒有依靠大財團的支援,靠中小企業和下層民眾的力量。從盧武鉉的妻子,金大中的三個兒子,金泳三的次子,李明博的哥哥,再到今天朴槿惠的閨蜜崔順實,都體現了這種血緣、地緣政治文化上的缺陷。

而每到總統執政後期,為掌握下屆大權,政治鬥爭就白熱化,每四五年這種局面就會重複。許多總統上任前以修憲作為承諾,但修憲工程浩大,往往在五年任期內難以完成,變成了一種惡性循環。朴槿惠曾經在「親信干政門」初期,提出修憲,縮短總統任期但可以連任。可是干政事件不斷發酵,修憲也成為了空談。

財閥與政府之間相互勾結、利用,已然根深蒂固。即使韓國總統潔身自好,也難保親屬親信百毒不侵,這就是韓國總統頻頻中招、難逃經濟醜聞的原因。

韓國人一向玩別人的錢絕不手軟,這項玩錢特質,而且總是借別人的錢來花、來裝闊,也喜歡打腫臉充胖子。這就如同他們「重外表」的民族性,導致整型手術成習,作假與文過飾非也蔚為社會風氣。

當你買Etude House,雪花秀,Skinfood時,就知所言非虛,韓國人要幾假有幾假,大陸的假太空用時速400公里的高鐵也追不到。人家是Global的產業呵!

韓國因為常被大國欺負,形成了他們自卑的性格,於是用自大來包裝自卑,而且打腫臉充胖子,好面子、重外表,連前總統盧武鉉都去割雙眼皮,讓雙眼看起來炯炯有神。善於以貌取人的習性,使得韓國紡織和成衣工業特別發達,動整型手術更是稀鬆平常。把女兒生得「很抱歉 Sorry Sorry」的父母,會在女兒大學畢業後給她一筆錢去整型,因為這樣才能找到好工作、甚至好老公。

在劫難逃,檢察官與國民有人會說,總統乃一國元首,即使發生醜聞,用手中的權力壓一壓不就息事寧人了嗎?

韓國總統的權力固然很大,偏偏遇上了權力也不小的韓國檢察官。雖然韓國檢察官由總統任命,但除總檢察長外,檢察官的資格不隨總統換屆而改變。韓國檢察機關實行的是檢察官獨任制原則,檢察官對於案子獨立偵查、獨立判斷並作出決定。哪怕是頂頭上司,也只能提出參考意見,不能更改檢察官的決定。這就賦予了檢察官極大的獨立自主權。

在韓國街頭,有時可以見到醉漢對勸他回家的警察大呼小叫,當中有一句臺詞是必不可少的:「沒有我們的稅金,你就沒飯吃。」對於總統,他們的想法也是如此。

選民投票選出來的,是一個為全國民眾服務的人,是絕對不容許利用選民給的特權滿足自己的私利,有時這種想法甚至達到了一種政治潔癖的程度。但偏偏,韓國政商勾結的惡習卻根深蒂固。促成漢江奇跡的朴正熙當初就是通過扶植大財團,使大財團成為政府經濟振興藍圖的實際執行者。

而家,因果報應報到自己的女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