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足人生,就從小包包開始:小包包裡,只需裝著想放進有限人生裡的東西。

大包包裡塞滿了擔心與義務

我結束了在GUCCI的工作後,轉行成為職涯諮商師,12年來總共輔導了3千多位職業婦女。

我輔導這些滿懷煩惱的職業婦女後,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努力過頭的女性,包包通常都很大」。她們裝在包包裡的東西,從電腦、文件等工作必備的物品,到喉糖、折傘、針織開襟衫與環保袋等以備不時之需的物品,應有盡有。這或許是因為她們如果不把隨身攜帶的物品準備齊全,就會莫名的擔心。

以前的我也是如此。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我總是過度緊繃,認為所有問題都必須獨自解決,不能麻煩別人。

「那個人真努力」「有妳在真是太好了」這些話語鼓勵著我,讓我覺得自己很了不起,什麼都能獨自做到。但是當我愈努力,包包就變得愈大,肩膀上的負擔也愈來愈沉重。

但我依然繼續努力,毫不示弱。最後僅僅花了三年,就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從工讀生升上店長。

我獲得了別人的稱讚,也因為自己的努力得到認可而產生自信。過去的我,認為只要更努力就能做出更棒的成果,所以不斷勇往直前。

我的顧客人數一直維持在第一名,每天都能從顧客口中聽到「我就是想要跟妳買」,這樣的話令我相當開心。

我拘泥於獨自做出成果,所以也要求部屬要像自己一樣努力工作。我是這樣努力過來的,所以無法忍受部屬沒做什麼努力,就說自己「做不到」「搞不懂」。

我在工作上的評價雖然愈來愈高,但部屬與周遭的人也開始批評我不討人喜歡,覺得「反正妳一個人也沒問題」。隨著包包愈來愈大,我的孤獨感也愈來愈強。

就在那個時候,某天我與主管一起去顧客府上拜訪。

主管性子急、走路快,我緊張的以小跑步跟在後面。

就在我們準備通過驗票口進站搭電車時,我怎麼樣都無法從塞滿各種物品的大包包中找出票夾。我明明記得已經隨手將票夾放進包包裡。

我在包包裡撈來撈去,心想或許會趕不上電車,邊看著焦躁不已的主管,邊冒冷汗。

但愈是著急就愈找不到,最後我們還是沒趕上一個小時只有兩班的電車。

主管與我在月台上都沒怎麼交談,只是一直盯著量販店的看板。

如果這時候帶的是小包包,或許就不會造成別人等待,也不會弄得自己焦躁不堪。當時「真的需要隨身攜帶這麼多東西嗎?」的想法閃現腦海,就是我撰寫本書的契機。

擁有太多的不幸

當時的我靠著衝動購物,紓解工作壓力,每季花很多錢購買流行服飾。我買下一件又一件的商品,不是因為想要,只是為了品嘗購買的成就感。

所以我的衣櫃也被衣服塞得滿滿滿。

我尤其喜歡鞋子,鞋櫃裡裝不下的鞋子,幾乎填滿了狹窄的玄關。衣櫃與鞋櫃的空間都是固定的,而我擁有的物品卻超過收納容量。但我卻不在乎。

當然,我時常在需要的時候找不到想穿的衣服。就算從衣櫃深處把衣服拉出來,衣服也因為從衣架上滑落而變得皺巴巴。我的鞋子也沒有保養,想穿的時候還發現留著雨天濺到的水痕。

就算購買了高價的物品,我也沒有確實保養、好好珍惜,所以我看起來絕對不富足。

因為找不到票夾而沒趕上電車,其實是長期過著這種生活的後果。

嚮往擺著心愛椅子與幾本書的生活

這個時候,一位顧客說的話,教會我如何以新的方式「對待物品」。

「如果每月花兩萬元租一間八坪的房子,那麼請妳想一想,這個東西值得擺在每個月花兩萬元租來的地板上嗎?」

匆忙回到家裡的我,發現自己在屋子裡塞滿了用不到的物品,這些都是當初覺得可能需要、或是因為便宜而衝動購買的東西。

我的屋子裡充滿了在日常生活中幾乎連碰也不會碰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