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房兄,幫我看看這個案子,值不值得投資?」H董遞過來一份厚厚的文件,是東南亞的一份房地產投資案。

H董的建設公司,位在大安區的巷子內。他自從兩年前的推案完銷後,公司規模慢慢縮減,近期開始跟我討論有沒有什麼其他發展機會。

「最近我女兒從美國回來,也是常春藤名校碩士。我打算讓她在外頭歷練,結果面試幾家公司薪水都只有3萬出頭。台灣經濟景氣真的不好,年輕人也很可憐,在我這個年代讀好書,出國留學,回國發展的成功模式,似乎不管用了呀。」H董嘆息接著說:「我現在公司也在吃老本,我們真的需要一些穩健的投資發展機會。」

我擱下手邊文件,說:「其實台灣還有很多發展機會,就像景氣低迷的日本,療癒與生活風格反而大行其道,如療癒的寵物經濟產業、引領品味生活的蔦屋書店、減重健康的TANITA、露營品牌snow peak等等。有些生活提案概念,結合房地產空間活化,還是有不少商機。」

H董點點頭說:「是呀,我也不想一股腦把資金帶到國外投資,多少留些機會在台灣。但最近政府的8800億前瞻建設計畫,實在看不出前瞻在哪裡。買地等增值?我也玩不過財團。如果是一般中小企業,投資方向該怎麼配合呢?」

講到這裡,我就有些語塞。因為即使民間產業靠著聰明智慧得以度過不景氣,但如果政府對於整個國家的「前瞻方向」掌握不足,整體經濟大環境的沉淪,仍讓下世代找不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