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銀行假扣押資產,他已經準備宣布破產。最後的200萬元,發完員工薪水、付掉辦公室租金、水費電費,如果把公司的器材拿去賣,應該只剩20萬~30萬,看起來,只剩兩條路可走。

提姆今年46歲。煙癮已經超過20年的他,黯淡的膚色,略微顫抖的抽菸手,讓人不禁在他實際年齡上再多添個5年。

提姆爸爸那輩做房地產的,賺了不少銀子。他在大學建築系畢業後,老爸就買了一部BMW送他當作畢業禮物。當白色BMW開進校園,他老爸當著同學的面,把這部車的鑰匙交給提姆時,同學羨慕的眼光,閃耀的比畢業典禮的燈光還要奪人。提姆熟練地單手操作方向盤,感受跑車往前衝刺快感的同時,他,下定決心,這輩子不上班,只為自己工作。

畢業後在台北開了家室內設計公司,開始自己賺大錢。創業的手感來了,資金也充足,因此即使父親反對,他還是涉足火紅的網路平台事業。他不做電商,他想賺大錢,小錢他不是挺在乎的。早在15年前,就以創新式的共同使用平台概念,向中華電信購買頻寬,並和韓國廠商策略合作有關機房及頻寬管理技術,因此,開創了全亞洲最大的虛擬通路世界,但,燒了4千萬,6年慘賠,回台。

豪爽、直率、江湖味濃厚、不在乎細節,是他給人的印象。是的,他的外表,就是他的內在。裡裡外外都一致,不做作的大哥個性,吸引了不少願意為他兩肋插刀的創業夥伴。小P就是其中一位。

小P和提姆個性完全互補。18歲就出來擺地攤的他,個性內斂、柔軟。小P在提姆經營通路慘賠後,跟著這個大哥進入新團隊。提姆的第二個新創,以高頻寬優勢,進入日本的成人網路觀看世界,這才一跨足,就引起中國市場資本家的興趣。提姆笑著說:「愈禁市場愈大」,因此他授權年輕肯衝刺的小P,每個月頻跑廈門、成都、山東、上海,和股東固定開月會。參加日本成人影片展,購買成人影片版權,也是小P的「工作職掌」。除了外部客戶經營,穩定日本片源之外,小P還得確定台灣和廈門的金流穩定。因為這行走的是付費會員制,使用者先付款的情況下,現金流相當可觀。

小P今年34歲,他不菸、不酒。逢人見面就笑,笑起來連眼睛也瞇上。看著他的笑容,讓人不禁在他實際年齡上多減個5歲。他年輕,生命正在飛揚。

4月,愚人節的同一月份,小P背叛提姆。

提姆call他三天,沒回。去他家找他,人不在。去他辦公桌,沒有異樣。唯一稍有異狀的,就是辦公室一堆鑰匙不見了。三天後,提姆收到小P簡訊,說他要自行創業,「謝謝提姆大哥的支持!」是提姆最後記得的幾句話。

小P一離開公司,小P底下的副理立刻遞辭呈。「我只希望你不要去小P的公司上班。」提姆見他辭意甚堅,要求著。「我沒有簽禁業條款,我不保證。」

副理底下的業務主任也旋即遞辭呈。「我問你,你是不是要去小P的公司上班?」提姆忍不住好奇,詢問著。「我也不知道,但我覺得,公司的薪水都是小P賺給我們的,他那邊好像比較穩當...」

業務主任底下的業務專員也想走。「我知道你們肯定都是要背叛我,去讓小P當你們的老闆!對嗎?」提姆青筋暴開,嘶吼著。「老闆,我本來覺得他們講的不一定對,但是,我真的覺得你太不了解我們的業務了。你知道有多少麻煩事都是小P擺平的嗎?」

就這樣,業務團隊就像肉粽串一樣,幾乎全走光。不但如此,還幾乎拿走全部顧客名單,片商名單,讓公司幾乎癱瘓。

「到底發生什麼事?」提姆回想他與小P的合作,他發現他犯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