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河岸,兩個世界。

有人說:「出了仰光,才是真正的緬甸。」

達拉(Dala)鎮,與仰光市僅一河之隔,街景地貌卻是天壤之別,攝影師郭涵羚正在此紀錄這個起飛國度的歷史畫面,正巧被我黃雀在後的捕捉下來。

河那端,高樓大廈已經開始冒出,有人形容它是當年的上海;河這端,人們保持著半原始的生活,岸旁則是居民隨意傾倒的大片垃圾。

達拉離仰光的直線距離不過一公里左右,但因隔著仰光河,要從仰光到達拉,不是坐一小時僅一斑的渡輪,就是開上一個半小時的車,從斑奈(Bayint Naung)橋繞過去。

接近達拉的一路上,盡是竹木搭建的原始住房,住民就在路邊洗澡;有人舀起川流間橘紅色的溪水,開始埋鍋做飯。

開車載我們的華僑叫黑哥,是我一個親戚的好朋友,去過台灣念了十幾年的書,還是我們攝影師暨南大學的學長,緬甸開放後,觀光業興盛,中國人來的特別多,有語言及地利優勢的他,順勢回鄉經營起了旅行社。

不只他,各行各業都能看到緬僑回流的蹤影,他秀出手機,大家還組了個「留台同學會」的微信群組,保持連絡、互相扶持。

黑哥邊開車邊帶點歉意的表示,達拉這地方,一是落後,二是交通不便,仰光的華人很少來,即使是做旅遊業的他也不熟,只能帶我們兜個圈。

但他接著說,不過韓國人要來蓋橋了,未來從仰光來這裡,只要幾分鐘車程。我天真的問他:「那這一路上那些看起來荒蕪的農地,應該馬上就要漲了吧?」

他則回:「早就漲囉,這兩年可能漲了十倍都不止!」橋還沒通過來,投機客卻早已先看準了商機。

再過五年後的達拉,會變成什麼樣呢?會成為仰光的衛星城市,新的大樓城區從仰光擴散過來取代原始簡陋的竹屋,連帶飛漲的房價租金嗎?人們是否不再需要用說不出到底混了什麼東西的水煮飯了呢?

經濟發展就像一隻射出去的箭,沒有回頭弓,我們能做的只有將此時此刻紀錄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