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要演奏舒曼的《G小調鋼琴奏鳴曲》,他作曲期間曾提到『當我作曲時,已不再想著形式,而就只是創作』……,」這是場特別的音樂會,地點是仰光市區一間四星級飯店的沙龍,40多名來自緬甸、歐美和日韓的賓客,在週日下午,聽著來自台灣的黃英樺演奏鋼琴。

今年29歲的黃英樺,畢業自交通大學音樂所,是唯一常駐緬甸的台灣鋼琴演奏家。「從小到大一路就是音樂班,我覺得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每天發生這麼多事,可是我就是關在琴房練琴,這樣沒有意義,」兩年前研究所畢業前夕,她毅然參與一項國際音樂節,來到緬甸。

小檔案_黃英樺

出生:1988年
學歷:交大音樂碩士
經歷:緬甸神學院兼任講師
現職:鋼琴演奏家、鋼琴家教
落地時間:2015年

「當時嚇死我了!想說奇怪,妳要出去看,有很多地方都可以去,為什麼要找緬甸這國家呢?」黃英樺的媽媽難忘第一時間聽到女兒要遠走緬甸的震驚,但她理解,女兒性格獨立,已經有定見的事,很難再改變,只能支持。

與音樂節結束合作後,她選擇留下,擔任緬甸神學院兼任鋼琴講師,並是仰光外商、外交官夫人和台商的家庭教師,時薪逾新台幣千元,雖比不上在台演奏與教學每月新台幣6、7萬元收入,她持續留在緬甸,為的是機會與承諾。

在這裡,我更有機會變「音樂家」

在台灣,黃英樺是成千上萬音樂系畢業生其中一位,但在緬甸,她能站上國際舞台,和世界各地音樂家開音樂會,例如她正籌畫和新加坡音樂家共同開設音樂會與工作坊。近一年,她更被不同學校邀請開「大師班」,這通常是國際音樂家才有的待遇。她坦言,在這裡,比起在台灣,更有機會讓她成為一位「音樂家」。

在機會之外,支持她隻身留在緬甸的,更是一份承諾。

在教育資源匱乏的緬甸,許多大專音樂系學生十多歲才學琴,程度相當於台灣國中音樂班,她任教的神學院音樂系,過去甚至連一位鋼琴專業的教師都沒有,想學鋼琴的學生,只能由聲樂專業的老師兼著指導。

不僅軟體,硬體也同樣稀缺。我們走進琴房,裡頭的直立式鋼琴,琴鍵已彈性疲乏,按下去只發出走調聲響。唯一一台音色健全的平台式鋼琴,擺在人來人往的活動中心,學生得在話劇、舞蹈、合唱等嘈雜中練習。

但正是在這樣的荒地,黃英樺看見一朵朵冒出頭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