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宰東南亞電商的萬島之國
雅加達市中心高級商辦頂樓餐廳,
這裡一份商業午餐約新台幣五百元,
是一位初階幫傭的五日薪資。這是個消費兩極化的城市。

「我以前沒聽過,但如果醫生你建議,我會選擇這個,不要羊膜穿刺,聽起來太嚇人了。」雅加達市中心高級商場旁的巷弄內,一名懷胎10週的孕婦在私人婦產科診所,聽著醫師解釋她從未聽過的「非侵入性產前染色體檢測」(簡稱NIPT),如何靠著抽血取代傳統羊膜穿刺,檢驗唐氏症等基因疾病。

如今在印尼,每個月有上百次這樣的場景,在全國各地的大型綜合醫院與私人診所上演,這是來自台灣的有勁生技亞太區營運長許耿豪,為這個國家帶來的改變。

小檔案_許耿豪

出生:1977年
學歷:澳洲墨爾本大學地產金融碩士
經歷:澳洲福特汽車金融財務分析師、澳洲奇異分析師
現職:有勁生技亞太區營運長
國際經驗:澳洲、中東、印尼、泰國、印度、新加坡、馬來西亞

有勁生技,一間總部設立在新北市樹林區,以孕婦產前基因檢測為主要業務的生技公司,去年營收約新台幣8000萬元,目前是東南亞市占率第一的NIPT服務提供商,在印尼、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等地,超過半數的醫療檢驗單位採用有勁的產前檢測方案,預計到今年底為止,全公司將有7成營收來自東南亞市場,這是許耿豪打下的天下。

2014年,他來印尼之前,有勁的東南亞營收幾乎是零,印尼的非侵入性產前檢測市場也像一片待開墾的荒地,一整年的檢測件數不到10件,與如今有勁生技全年破千件的檢測量,相差百倍。

非侵入性產前檢測雖然能免去羊膜穿刺可能引發的流產危機,但相對費用也較高。在印尼,一次的檢測費用高達新台幣1萬8千元到2萬4千元不等,是當地基本工資的3倍。

把高價位產品放進開發中市場,有勁生技創辦人兼執行長詹佳翰看中的,是未爆發的中產階級市場。他解釋,以孕婦的比率估算,香港大約有四分之一的孕婦會使用NIPT檢測,台灣目前約1成,印度跟印尼則不到0.5%。「印尼有近3億人、印度13億人,我們很看好這兩個國家,只是初期需要更多時間,」詹佳翰表示。

「你做任何事情,就是要做得比別人早,」許耿豪說。這句話,就像他的人生縮影。

解嚴後,全家移民紐西蘭
異鄉矮人一截,卻練就外語能力

從小,他的父母就走在別人前面。今年將滿40歲的他,出身屏東,28年前台灣解嚴後,為了給孩子更好的求學環境,爸媽帶著他和兄姊移民紐西蘭基督城,當時整座城只有5戶台灣人。移民幾乎耗盡家財,母親在家中開理髮廳,幫人剪髮維持生計,父親從旁協助,「我從小就看,我的媽媽怎麼在幫我朋友的媽媽剪頭髮?」

在白人世界裡矮人一截,換得孩子的外語能力與跨文化適應力。許耿豪說,在東南亞,人們普遍尊重英語流利的人,自己因為在澳洲求學長大,口音較道地,「人們一聽到口音,對你的態度就不同。」

他的事業也發展得早。

他一路超齡追趕「財富自由」這個目標,就讀大學時,他就招攬身邊朋友共同投資澳洲房地產;30歲不到就在網路上創業,買賣二手3C用品,年營收可達新台幣3000萬元。

4年前被詹佳翰延攬進有勁時,他其實已經靠著投資而財富自由,帶著妻小在高雄過著衣食無虞的日子,但總覺得少了一份成就感,「一直做金融操作,人生沒什麼意義。」跳脫舒適圈轉進生技界,是另一個「做事要比別人早」的選擇。

就像「非洲賣鞋」的故事,一個從零開始的市場,雖代表盎然商機,但也代表無前例可循,一切得從頭建構。

他遇到的第一層困難,是得把自我收到最小,以走進「博士的世界」。

擁碩士學歷仍得放下面子
和醫生談5分鐘,得站崗4小時

「在這些醫師的眼中,我就只是個業務,他們坐在那裏,我要頭低低的走進去,」他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