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到處都是自動販賣機,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說不定光靠自動販賣機也有可能活得下去。但在台灣,自動販賣機的重要性就低了不少,許多機器還是日本淘汰後轉賣而來的二手貨,多數人也不太常購買,這或許是因為便利商店到處「開好開滿」的緣故。但在台灣的某些角落,自動販賣機卻有著神聖的地位。

那就是軍隊。

軍隊的自動販賣機,特別是新兵訓練中心的自動販賣機,能享有「神龕」之類的地位,整日都散發著神聖的光環。為什麼呢?雖然軍教片總會上演新兵去「營站」(福利社)購物並碰到正妹店員的片段,但事實上多數新兵(因為行動被管制)根本沒有機會去營站買東西,花錢機會只有兩種,其一是打公用電話,其二就是投自動販賣機了。

但自動販賣機也不是你想買就能買。「投飲料」是一等一的大事,雖然機器明明就擺在那,但也要長官恩准,你才可以去投。如果新兵自行跑去買,保證會被電得不要不要的。那什麼時候可以去投呢?

通常都是有了「好表現」,像是操課表現佳,打靶準確,值星官才會慨然允諾:「等下回去,一人可以投一罐飲料。」就算平常不喝色素糖水的人,這時也多半會去投。為什麼?因為那是新兵少數可以自由選擇(喝哪一種)的機會,放過就太可惜了。

「投自動販賣機權」這種常人不屑的小事,往往在入伍後的二十四小時內,就能變成偉大的個人成就。這看來很蠢,但也的確可以在新兵心中創造出巨大的不可量化價值。

說難聽點,其實新訓部隊的資源也很有限,要提升新兵們的「客戶體驗」,也沒有多少王牌可以打,這種鳥事變大事的價值擴散效果,就是新訓中心長期發展出來的絕學。

那對一般人來說呢?

任何部門管理者都會碰到「放福利」的程度拿捏問題。有時一時放太多,之後給不出更好的,反而會造成嚴重的負面效益,讓人心浮動。有時候放太少、不乾脆,不但下屬人人無感,也讓自己看來像個小題大做的白痴。

雖然這看來是個創造邊際效益的經濟學問題,但倫理學上,有種德行叫「惠」,就是專門針對「放福利」行動而生。而「施惠」有幾個可參考原則:

第一,能以「不可量化價值」創造滿足感時,就不提供「可量化價值」。講白話點,如果能不花錢就創造爽度,那就以不花錢的方式為主。像讓新兵去投自販機,長官自己就不用出錢,又讓大家極爽。

團體合作的遊戲形式,加上適切的技術指導,通常不難創造滿足感。這也是團體動力、分隊競賽或康樂活動會成為企業培力或加值訓練重要橋段的原因。但在實際執行上,許多單位卻太看重形式本身,而忽略人與人的關懷與互動過程才是真正能產生內在價值的地方。

像是現在的尾牙,常為了節目表演勞師動眾、人人不爽,忘了讓大家放鬆交誼才是原本目標。與其亂搞,不如直接抽獎,回歸發錢就好。

第二,如果要「放飯」(直接給錢),就記得在時間和爽度上創造漸增的體驗,不要直接以「徙木立信」式的「開幕大放送」來建立威信,這很容易碰到邊際效益遞減的問題。如果沒辦法每次提升放送的「量」,就要安排不同向度的滿足。

第三,要給錢就快點付錢。付得爽快是建構彼此信任的方式,很多迷信「權勢術」「厚黑學」「飢渴感」的主管常在那拖福利,但對自己人來說,這招只會造成「爽約」「其實不想給」的負面觀感,不如根本就不要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