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 媽媽,如果妳先聽我說,也許氣會消掉一大半

親愛的媽媽:

今天一回到家,妳沒有對我笑,也沒有看我,還很兇地喊:「不准看電視!便當盒自己拿出來洗乾淨!」我知道老師已經告訴妳今天下午我被處罰的事了。

媽媽,對不起,我知道我害妳經常被老師line 來line 去,妳說妳聽到手機「噹」一聲,心臟都會跳一大下,因為怕又是老師傳話來說我又惹禍了。

我不知道怎麼讓你別生那麼多氣,妳生氣的樣子好可怕,好像在說妳不愛我了,甚至要把我丟掉。如果妳先聽我說,也許氣會消掉一大半。

老師罵我上課拿橡皮擦丟王小豪,其實,是他先丟我的!他像狐狸一樣狡猾,趁老師回頭寫黑板時,才丟橡皮擦,我運氣不好,丟回去時,剛好被老師看到。

老師罵我有病不吃藥,是班上的害群之馬,會變壞小孩!我一直想要跟老師說:「是王小豪先丟的,不是我!你不要每次都責怪我!」但是,無論我如何解釋,老師都不想聽,說我只會狡辯,問我今天是不是忘記吃藥?班上的同學也學老師一直問我,還笑我。

媽媽,自從開學以來,妳就帶我去那家大醫院看病,已經看了好幾個月,我沒有發燒,沒有喉嚨痛,沒有拉肚子,卻一直在看病吃藥。那藥很奇怪,吃了會懶得想事情,一點都不想動,連蹲下來跟我最喜歡的瓢蟲打招呼,都嫌麻煩。

我得的是一種不乖的病嗎?但是,我覺得我並沒有不乖,我只是希望老師聽我說話,可是老師不想聽。回到家,連妳也不想聽,我很難過,只能跟我的熊麻吉說,說我今天很倒楣,還問麻吉:「有沒有一種藥是讓大人吃了會聽我說話的呢?」

專家建議:

現代人的生活忙碌不堪,父母與孩子接觸的時間有限,再加上工作壓力甚大,在時間緊縮壓力繁重下,老師一通電話,一則LINE,都會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但憤怒與煩躁,會阻擋我們傾聽孩子的路。

請先安頓好自己的情緒,不要借題發揮,唯有平和的父母,才有情緒穩定的孩子。聽孩子解釋事情的始末,切莫妄下論斷。孩子有不乖的行為,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不一定是因為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只以生病來解釋,或只以藥物來處理,雖然便捷,並無法教導孩子如何與他人進行良善的互動。

隨意往孩子身上貼標籤,更是失去了教育的意義。反而是父母的陪伴與理解,永遠是對孩子最有效的良藥。

Letter 好多好多的作業跟考卷

親愛的爸爸:

小時候,你常帶我跟妹妹去打棒球、溜滑板、騎腳踏車,我好喜歡那時候。我喜歡你丟棒球給我,棒球用力衝進我手套被我接住的感覺。等我越接越多次,你讓我揮棒球棒。

剛開始,我怎麼都打不到球,忍不住大哭起來。但你沒有罵我,一直陪我練習。等到我第一次把球打出去時,喔,到現在我都還記得那個感覺,因為我跟著那顆球一起飛到天上了,那天我在河濱公園的天上看到腳底下閃閃發光的小河,像是每個小水滴都在為我拍手歡呼一樣。我想,那就是在天堂的感覺了。

然後,你跑過來緊緊抱住我,一直叫我的名字,說我好棒,我從天上回到身體,覺得自己就像一顆投到你懷裡的球,而且是個超級好球。

不只打棒球,跑步、溜滑板跟騎腳踏車,也會讓我有飛的感覺,我的身體會長出翅膀,心裡住滿一朵朵開心的雲。

可是上學後,我們越來越少出去玩了。

雖然可以跟班上同學玩,可是下課時間好短,放學後還要去安親班寫作業,好多好多的作業跟考卷,我對很多事情生氣,你不再帶我打球、騎車了,你對我說:「你怎麼長大就變得不聰明也不乖了?」

然後,三年級老師要媽媽帶我去評估,我問媽媽:「什麼是評估」,媽媽沒有回答我。

有一次我半夜起來上廁所,不小心聽到你跟媽媽說:「我們生了一個問題小孩,已經夠糟了,不要再吵得讓親戚知道了,這有多丟臉你知道嗎?上次……」接著,突然「碰」的好大一聲,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隔天早上,我看到媽媽的手臂跟小腿多了幾塊瘀青。

幾天後,我在學校又發了脾氣,媽媽來學校接我,我說我想回去上二年級。媽媽流著淚說:「人只能長大,不能變小。為了爸爸媽媽,你乖乖吃藥好嗎?」

爸爸,我想知道如果我乖乖吃藥、不發脾氣,你會再帶我們去打球、騎車嗎?你可以讓媽媽身體不再長出瘀青嗎?我可以再當回你懷裡的超級好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