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在一間美式速食店看到一個小孩子打翻沙拉盒,撒了一地生菜和醬。

媽媽過來,告訴孩子,請拿紙巾,把地上擦乾淨,下一個顧客還要使用。

不過,孩子佇在那邊。

一動也沒動。

因為他沒動,反而吸引了我的注意。

媽媽手叉著腰,小小聲的,和孩子繼續的說,孩子依然不動,那一攤生菜沙拉仍在地上。

此刻,孩子的表情,相當桀傲不馴。

好像他媽欠他幾輩子的債!

這時候,媽媽顯然失去耐性,生氣了。

「喂!」

她用非常高的分貝大聲的吼了出來!

「我叫你,你是沒聽到是不是?」媽媽罵著:「你沒長耳朵,也沒長眼睛嗎?東西灑了一地,不知道自己要撿起來嗎?」

孩子明顯嚇了一跳,用一種恐懼的眼神看著他的媽媽,這時候速食店裡的客人全在偷瞄這一桌了,媽媽瞪著孩子,孩子也瞪著母親。

這下子,這孩子應該會蹲下來好好的把地板清乾淨了吧?

或許,說不定,孩子感到顏面無光,趕快逃離這個丟臉的場合,跑給媽媽追?

不過,顯然我們都猜錯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真的讓我「傻眼」──

因為…

因為,那孩子竟然用更大的聲音,罵了出來:

「妳為什麼用這麼大的聲音和我說話?這樣很丟臉妳知道嗎!」那個孩子大吼。

孩子的聲音真正的嚇了旁觀的大人們一大跳。

我看不下去了,開始搖搖頭,表達我對這個孩子的不滿。

我也偷瞄到其他客人也不由自主的搖頭,表達他們對這個孩子的不滿。

「這孩子到底是怎麼教的,怎會如此沒禮貌?」所有大人心裡大概都在這樣暗忖著。

但那畢竟不是自己家的小孩,大家無法插手,只能一邊各吃自己的漢堡,一邊繼續偷偷觀察這對母子下一步會做什麼。

那孩子還沒有平息,此刻就像發瘋了一樣,不斷的罵媽媽。

一句比一句還大聲。旁觀的路人則不斷的搖頭。

不只那個媽,所有大人,都在忍耐。

空氣裡充滿了火藥味,一觸即發…。

然後,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又再一次的,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了──

只見那位媽媽,突然轉變了。

媽媽突然的「溫柔」起來。

「好啦,我知道今天你上了一天的課,很疲倦,才會這樣子。」媽媽說:「這次我幫你清理,下一次,你要自己來喔!」

她幫孩子擦了地,拿起所有東西,孩子站在旁邊看,一臉勝利的模樣。

她要孩子拿起自己包包。

短短10秒不到,這對母子就從大家眼前消失,離開了餐廳了。

事情就這樣落幕了!

但,真的落幕了嗎?

我在一旁一直想,這事情到底為何變成這樣。

這個孩子為何變成這樣?而這個媽媽,他們家的家庭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使得孩子變成這樣?

我終於有了一個簡單明瞭的「結論」──

通常應該在平和的時候,對孩子好,疼他,愛他,教他是非明理。

但,那位孩子的媽,卻選在孩子大吵大鬧時,為了制止他,而趕快的「讓步」,對他特別的nice,希望他不要再暴怒。

孩子習慣於這樣的讓步,他甚至早就知道媽媽到最後會做這樣的讓步。無論媽媽當下多兇、多大聲、多生氣,只要孩子繼續堅定的放肆狂哭,亂吼亂叫,媽媽一定會屈服。

一定會讓步。

於是,這個孩子就變成我們所看到的那樣子的了。

甚至我們可以說,為何這個社會上,這麼多人如此蠻橫無理,明明沒道理,就硬要說自己是對的、別人是錯的、什麼都「怪別人」?

因為,他們一直被「讓步」。

台灣的人都很溫和,不斷的讓、不斷的讓。他愈兇,兇到一個程度,你一定選擇讓。

你換得今天的和平,但你親手種下了更可怕的明天。

讓,是美德?錯。為了自己下一代,有些事情,請開始,絕對絕對絕對的堅持「不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