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靈界是什麼樣子?真的有神鬼存在?人與鬼能和平共存嗎?

我們該如何看這個見得到的世界與見不到的世界?

含著奶嘴時就已經在聽神問鬼,6歲就會報明牌、15歲開道場成為學生靈媒,幫人問事看風水、為亡者傳達遺願;19歲更巧遇懂中醫的靈醫保生大帝,開始幫人問診看病,自此香火鼎盛,將事業推向高峰,卻在20多歲毅然退出靈媒這個行業。她雖「帶天命」而從小接觸靈媒工作,卻從沒正式學過法術符咒,反而熱愛棒球、空手道和音樂,憑著樂觀搞笑的天性,即使從小面對光怪陸離的靈媒生涯也不致偏失。

大學唸社工系、政大宗教研究所與體大體育研究所畢業。並憑著過人毅力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全國賽主審及國際棒球裁判,同時也是棒協翻譯,卓越的翻譯能力,連紐約洋基隊、澳洲國家代表隊等國外球隊都十分賞識。27歲時又因緣際會讓她成為穆斯林,曲折離奇的人生際遇令人忍不住驚呼:「不可思議!」

索非亞近日擔任電視劇《通靈少女》的文化顧問,指導劇中所有儀式、法器與擺設,她也是劇本故事原型,片場身兼郭書瑤的「教練」,訓練她仙姑該有的架式。

一般大眾對靈媒與神鬼之事的瞭解多來自於「聽說......」,所充斥的觀念混合道教、佛教、民間信仰,各種名稱混用、觀念似是而非,讓作者從小見多各種以訛傳訛所造成的亂象。現在,請一起「聽說」一位學生靈媒的親身經歷,以她的「親眼所見」解開世人對神鬼之事的各種疑問。

沒有印象是從何時開始,就如同眼睛會看、耳朵會聽一樣的自然,我的世界裡,多了一些旁人沒有看見,對我來說卻是真實存在的東西。因為旁人看不見,所以也沒人能告訴我那是什麼?直到我疑惑地問出口,人們說:那叫作「鬼」。我一直看見的靈魂大部分是往生者,有親人也有陌生人,也有神明般的形象。它們多半是死亡時候的形象──穿著死亡時的衣服、帶著死亡時的容貌與情緒;還有一些是最令人畏懼的形象,例如:異常的瘦或高或巨大或殘缺或表情恐怖、扭曲而痛苦。

通常是後者才會引起我的注意,因為我對鬼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就如同空氣在我周遭一樣自然,但是它們有時候會傷害人,有時候光是那樣的形象就令我畏懼不已,這樣的情形使我非常困惑,也沒有能力去分辨,當我說出口時,家人會帶我去更多的廟,但我的「病」卻從未改善。其實我也並不好過,聽到我媽曾因醫生放棄急救而跪求醫生、也為我病急而毆打護士,對此我很抱歉!可是我無能為力。

小學的生活大致上就像是電影《靈異第六感》」中的那位小男孩,觀賞這部電影的經驗讓我很驚訝!我過去非常排斥看靈異節目及電影,因為如果我害怕鬼魂會威脅到我的生存、如果我真的以為現實生活中的鬼都跟電影一樣厲害,那豈不是就不用活了?每天就把自己嚇死了吧?在與家人一起看影片時,家人頻頻驚呼我小時後就是那樣的情形!在看完影片後家人更是個個眼眶泛紅,母親還跟我說她終於瞭解我小時後為何常常躲在衣櫥裡哭了。我第一次有一種被家人瞭解的感覺,這部電影對我的影響很大。

不過我的小學生活也不至於那麼痛苦,至少有棒球與我作伴,棒球是我的避風港,只要跟朋友在公園玩球時,一切的煩惱就都被拋諸腦後!剩餘的時光也不怕沒有「人」陪我,隨便都找得到鬼跟我說話,只是不可以讓大人知道,每當我說出哪裡有鬼時,大人就不准我再到同一處玩耍了!此外,我有時候也想弄清楚這些別人看不到、而我所看到的影像是什麼?

很多人都曾經幻想過靈異世界的樣子吧?鬼長什麼樣子?一定要穿白衣服嗎?真的都沒有腳嗎?收得到紙錢嗎?超度真的有用嗎?用什麼方式可以趕走它們?心中充滿了好奇,又帶著一些恐懼。其實,我也常常幻想,沒有鬼的世間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是不是沒有「對象」可以說話了?遇到事情不就沒有「對象」可以討論?親人走了不就再也見不到面了?迷路時不就沒有「對象」可以問?面對這些疑惑我也覺得很好奇,但是我最恐懼的事情還是大人的反應。

童年的我應該算是一位高功能的自閉兒,也就是生活機能很好、能夠上學,只是常常喜歡耍自閉,這也不能怪我,因為經常一說出口就被大人的反應驚嚇到了,所以索性就自閉些囉!我一直很納悶,你說隔壁的王太太剛剛走過去沒關係,我說死去的表哥回來看我們就有事情?你們也太奇怪了吧?誰說過世的親人就不能回來看看?誰規定看到了鬼就不能說?這些事情層出不窮,我也慢慢學會了,有些事情還是別說得好。

我已經不記得什麼時候開始看得到身邊的好兄弟,至今還是覺得它們在我生活周遭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不過,大概十歲的時候才完全學會怎麼分辨它們跟活人,當然了,還包括不要說出來的智慧,免得不知是嚇到大人,還是讓自己被大人嚇到?

全家人雙腿發軟的黃昏

《通靈少女》真有其人!1歲陰陽眼、6歲報明牌、15歲開道場...20年靈媒人生,最想勸世人「不要迷信」
《通靈少女》劇照(圖片來源:HBO Asia)

小時候最喜歡坐那種投幣式的電動遊戲機,幾乎每天黃昏都會去玩,不過,並不是我家有錢啦!乃是因為我見到的鬼大都是在黃昏時出沒,一直到現在,我爸媽都會說,每到黃昏全家人的腿都軟了,因為我總會看見一些親人和客人來我家:看到表哥和外婆都要打招呼啊!怎麼可以因為她們死掉就翻臉不認人?太沒有感情了吧?我可是從小就很重感情!看到死去的親人,該叫的就叫、該拿飲料的就拿!不認識的鬼進來,當然也是要問清楚他是誰啊。所以我爸媽會自己或叫學徒、保母帶我去散步,我想,我家人的凝聚力就是從那時候慢慢開始培養的吧?難怪從小到大,大家都說我是這個家庭的重心。

讓家人最「刻骨銘心」的大概就是我表哥吧?他是我大舅舅的大兒子,據說是位向上精進的好青年,白天打工、晚上去夜補校,在台北的時間就借住在我家中,可惜似乎好人都不長命,在我3歲時因為血癌過世,其實我對表哥一點記憶都沒有,這都是長大後家人跟我說的。

幼兒時期總是需要午睡的,不知為何,這位表哥總是喜歡叫我起床,家中原本是開髮廊的,除了擔任大師父的母親之外,還有一、二十位學徒,據說在將近黃昏之時,我常會跟他們說:「華正哥哥回來了!他說……」其實我從來沒有機會說出來華正哥哥跟我說了什麼?因為通常整個髮廊會有一半的人腿軟攤坐在地上,然後會有人大喊:「把她帶出去啦!」我想,應該是剩下那幾個沒有腿軟的帶我出去散步、坐電動遊戲機吧?真可惜我都不記得了,其實我現在也很想知道華正哥哥到底想說些什麼?

大部分我的玩具都是扮家家酒,也常常因為玩火被大人處罰,其實這都是有原因的!有時候會遇到鬼跟我要東西吃,我就會去弄水、弄餅乾、弄飯給它們吃,當然被大人看到會挨罵,因為他們總不相信真的有鬼跟我討東西吃;有些鬼會想吃「灰燼」,或許這就是為什麼要燒紙錢吧?它們非常喜歡吃燒過的紙,我會找各式各樣的紙張燒給他們,測驗紙、廣告紙、報紙甚至是衛生紙,當然被大人抓到就是一頓好打,想想真是冤啊!一整個委屈耶!為什麼沒有人相信我?後來除非是鬼的強力威脅,所以我實在不敢再燒東西給它們吃。

我的日子過得不是很悠哉,從我會說話開始,行程就是滿檔!我爸媽會自己或是拜託我大阿姨,四處帶我去收驚祭改,不過沒有什麼效果啦,看得到的我還是天天看,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幫我家人收驚的效果會好一點。反正大人們就是會用很嚇人的臉孔,還帶有恐嚇的語氣說:「不要說啦!哪裡有啦!」我每次都會被他們的表情嚇到,後來,我就學會不能說出來,如果要跟鬼講話就要偷偷講,要不然被人偷聽到了,大人又要嚇我了……

在童年的階段還沒有能力向外界適切表達自己的遭遇,即使想要表達,也會因為家人對神鬼的誤解與迷信,回應的態度多半是否認的,而且忽視我的求助,所以童年階段對於周遭的景象只能消極地躲避。由於沒有人可以同時看見我所見到的景象,所以我也無法肯定景象的真實存在與否,我就算問其他小朋友,他們大部分也都說沒看到,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此外,在台灣傳統文化的影響下,認為會見到這些景象是不祥的或是被魔鬼纏身,而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身上又會歸因於今生或前世犯了罪孽,所以在這個階段我是非常混淆並且有罪惡感的。

罪惡感使我不願意接納自己,也認為自己不受家人接納,直到大二與家人看了《靈異第六感》後才有被接納的感覺,罪惡感受到釋放,我才漸漸開始願意與家人或朋友透露出這方面的經驗。有許多研究顯示瀕死經驗與靈視的關係,雖然我有同樣的經驗,但由於不復記憶所以無法在這個部分做討論,也無法藉此瞭解過去生理病痛與靈視現象何者為起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