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北韓外,亞洲最晚開放的國度
清晨的大金寺,人們承襲千年慣習在上班前禮佛,
寺院外,和尚辦起信用卡,八成人民使用智慧型手機。
追上鄰國成為新動力,拉著這個國家前進。

「站在那,你會看到(仰光)河的對岸,一個很強烈的感覺,那就是浦東新區,河的這一岸就是外灘,沿著馬路走,會看到英屬時代的渣打銀行、以前的中國銀行,這完完全全就是外灘!」

這是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在緬甸開業的台灣律師,德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曾勤博,回憶起四年前,他爭取當時任職的新加坡事務所派駐來剛解禁的緬甸,乍到仰光時,站在最高樓「櫻花塔」(Sakura tower),眺望仰光河兩岸的情景。

來到緬甸的第一週,他實際走進茅草屋林立、連柏油路都未普及的仰光河對岸德拉(Dala)。

小檔案_曾勤博

出生:1980年
學歷:美國西北大學法學碩士、台大法律碩士
經歷:上海德勤律師事務所、新加坡謝凱文律師事務所
現職:德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國際經驗:美國、中國、新加坡、緬甸

這裡,外資公司年增百倍
菜鳥級律師月薪是台灣兩倍


一瞬間,仰光河兩岸的地貌與城市規畫,和他熟悉、曾工作過的上海浦東,在眼前重疊,映射出這裡三十年後的繁華光景,「你看到路上好舊、好舊,但那一秒鐘你感覺到,這一刻是它最老的臉孔了,它不會再老,只會每天往前跑,高速、而且跳躍式的往前跑!」

「中國、台灣,我們都錯過它的發展軌跡了,來到這裡像搭時光機,到一個你過去沒參與到的時代。」

的確,數字,也驗證了曾勤博的眼光。2012年緬甸有限度的放寬經濟管制之前,近十年時間,每年新設立外資公司僅有不到三十間,之後,呈百倍增長,每年新設的外資企業從五百家到一千二百家不等。

隨著外資搶進,法律諮詢的需求也倍數攀升,日、韓、星、英、美等國的律師事務所都在緬甸設立據點。緬甸的人均GDP僅台灣十九分之一,但當地剛畢業、精通英文與緬文的初階律師,月薪平均能有新台幣六萬到九萬元,不僅是當地一般白領月薪約百倍,也是台灣新手律師的一.五倍到兩倍。去年曾來緬甸參訪的台灣大學學務長陳聰富也感到驚訝,鼓勵法律系畢業生多到緬甸等新興國家發展。

看著眼前閃耀的光景,曾勤博毅然在派駐緬甸三年後,與三位合夥人共同創業,目前所內有十位員工,來自美國、中國、緬甸與台灣,辦公室設立在仰光最新的商辦大樓,每平方米的租金比台北101還高,中國華為、泰國航空、玉山銀行等外資都在此設點。

事務所內多國籍的員工組成,就像三十七歲的他,過去十年拎著行李箱,旅居五國的一趟漫長征途。

他讀台大法研所時,就已經考上律師開始執業,其後至美國西北大學攻讀法學碩士,再先後到香港、上海與新加坡工作,緬甸是第五個駐紮地,卻不是終點。他透露,五到十年的中長期規畫中,計畫再拔營,向印度、巴基斯坦或中東國家移動。

「他是一個不甘於過安逸生活的人,一輩子的時間或機會就這麼幾次,假如左邊是穩定,右邊是大好大壞,他會選擇不虛此行的那一條路。」曾勤博好友、關鍵評論網執行長鍾子偉表示,通常,多數人理性上知道新興市場機會較多,但很少人真的行動,「他是我認識極少數,看過很繁榮的光景、也體驗過那種生活,但願意放下一切,去投資五到十年後前景的人。」

中石油、日本經營之聖都是客戶
「這國家發生任何一件大事,可能都與你有關」

四年前,曾勤博剛到緬甸的時候,生活並不好過,每年逾五個月的雨季,時常一下雨就淹水,市區動輒停電,對於當代人如同空氣和陽光一樣重要的手機SIM卡,一張甚至要價二千五百美元、接近新台幣八萬元。

但是,正因為抓住了需求大於供給的缺口,他成為少數卡位緬甸,擁有豐富亞洲經驗的中文律師,包括全球市值第三大的中國石油、中國工商銀行、日本的經營之聖稻盛和夫旗下的電信商KDDI等企業,都是他的客戶。

在成熟市場,這類客戶通常是跨國律師事務所才有機會接案。他也參與過緬甸西南部、設立經濟特區的皎漂港開發等大型公共計畫,參與案件金額達新台幣數百億元,他和團隊的收費,單一案件則從新台幣數萬元到千萬元不等。

曾勤博自言,在成熟國家,他只是成千上萬律師的其中一位,但在緬甸,「這個國家發生任何一件大事,可能都跟你有關……,這種成就感很難(得到),是市場給你的機會。」

但,並非卡位得早,就一定能享有「高溢價」;還必須能夠解開領帶、挽起袖子,走到最前線。首先,他在物理意義上走入第一線。

緬甸是個歧異程度不亞於印度的國家,人口約五千四百萬,主要種族超過十種,雖然近九成國民信仰佛教,但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和印度教在許多地方也相當興盛。並且,緬甸經歷軍政府逾半世紀鎖國,資訊不透明,從英文與中文文獻能取得的公開資訊相當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