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讓愛不流浪》明明怕狗又過敏,這對夫妻卻因為這個原因,成立中途咖啡店

關於我們

我們是一對結婚於2015年2月的夫妻,婚前我們在網路廣告業打滾了將近10個年頭,每天的工作,就是幫助各種行業的客戶,用創意、用設計、用消費者喜歡的語言解決各式各樣的商業問題,目的是要讓商戶的商品能夠佔領消費者的心,幫助客戶帶來更大的利益,這一切端看業績是否增長,就是我們最終好與不好的標的。

隨著經驗年紀增長,服務的客戶越來越多,職場上的頭銜也越來越大,帶領的人也從1個人變成30個人,但每當靜下來的時候心中總是會有一種空虛感逆襲,質問著自己,「這些除了帶給我們更多的權和錢外,究竟還有什麼意義?」如果這輩子就這樣只為這些利益渺小的事情虛度,那麼即使我活到一百歲又有什麼價值?如果生活已經夠好,為什麼我們還會感到焦慮、疑惑甚至遺憾?這彷彿是個人呢喃,卻開啟了我們夫妻倆不一樣的未來。

不願意將就在這個按部就班的大齒輪之下,我們有了突破自己的念頭。遇上這間老屋,只經過了簡單討論,我們就毅然決然的停止了購買甜蜜小窩的計畫,將積存了好久的購屋款,改投入在打造「浪浪別哭」上。一方面也是因為實在不願意和現在這樣不合理的房價妥協,為了房子一生被綁住,不敢再追求夢想,於是我們決定延後買房的計畫,放手一搏。我們想在這一刻逆轉我們的人生,想擁有一份有意義又能同時賺錢的工作。

很感謝我的老公Allen,其實他小時候既怕狗又容易過敏,但在一起後因著我對動物的狂熱,他義無反顧的完全跟上。剛開店的那段時間,我養了18年的狗狗「國慶」因為老化開始生病,我自責的說連自己的狗都照顧不好,怎麼還能去照顧浪浪,哭著說覺得自己沒資格,他在旁邊溫柔的說:「沒關係,照顧這些事我來就好啦。」

隔天店裡就出現了動物醫藥箱,還有很多從網路搜集好如何照顧動物的文章,接著所有餵藥、看醫生、照顧所有動物等不好玩的工作,老公也一肩扛下。

做中途的這一年半來,遇過許多貓貓狗狗極其可愛的,很多時候也會被這些新鮮的小鮮肉給迷惑,尤其有了愛撒嬌的店長班班以後,經常不小心忽略了原本的狗兒子拍拍,但老公對他卻始終如一。

每天下班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見個性沉穩內向的老公,用高八度的聲音對著拍拍呼喊:「拍拍!把拔回來了,有沒有想爸拔啊~~」接著就看見拍拍完全無我的只顧著在老公身旁蹦跳到不行,好像老公才是從小照顧她的人一樣……

還有,當知道小不點無法再回到媽媽身邊時,我說:「啊……要來幫小不點找家了,但他15歲了,好困難呀……」

老公一如往常淡定的說:「幹嘛送,被送來送去很可憐,我們自己養。」即便,動物收編的數量早超出我們預期的範圍了,擔子又將更重了些,老公依舊這麼說。這讓我看見他的重情重義,總是願意為毛孩的幸福捨棄舒服。

我很感謝我的老公,這樣毫無條件的支持我做想做的事,並且一路與我同行,給了我無比大的力量。我和一個這重情重樣義的人,一起和毛孩們走在這條路上,一起經歷各種感動與風霜,製造出許許多多特別的回憶,這就是我們重要的寶藏。

老公的愛很像跟狗狗的愛,是那樣的純粹、簡單以及充滿濃濃的力量。

這裡讓愛不流浪》明明怕狗又過敏,這對夫妻卻因為這個原因,成立中途咖啡店
圖片取自:浪浪別哭FB

社會企業之姿

曾經受到一些人質疑,認為浪浪別哭打著公益名號行賺錢之實,那是因為部分的人們,看見我們在幫助浪浪的同時也獲取金錢,本能地感到厭惡;但有趣的是,人們對賺取大量金錢但對社會問題沒有任何幫助的營利組織,通常卻沒有意見。

在踏入中途之前就看過不少報導,很多愛爸愛媽為了救援浪浪,支付巨額安置、抓紮以及醫藥費用,弄得自己生活陷入困境,無法被家人體諒,甚至還被社會冠上「走火入魔」的評語。其實我認為這樣的人真的很偉大,他們完全無我、無私、全然奉獻。

但,這樣惡性的循環模式能支撐他們多久?如果累得倒下了,那麼被他們照顧著的浪浪該怎麼辦?有些救援者的經濟實在無法撐下去了,在網路上發動募款,看過許多救援者因為募款,開始被有心人士以放大鏡檢視一舉一動,讓救援者在身心皆已很疲累的狀況下,還要一直交代行蹤,這情況或許出自於現在太多動保蟑螂片民眾愛心財,造成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感變得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