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剛到德國的前幾個月,我們有一段「異地共同生活」的適應期。她要適應搬遷到不同國家,進入不同的教育環境,甚至適應德國的氣候、家人,交新的朋友,非常不容易。而媽媽我,對於該怎麼在文化背景的轉換中,給女兒最適切的教養,又能夠符合她現階段的狀況,很是頭疼。

而婆婆一句話,讓我重獲信心。

「妳是這世界上最愛她的人。先想著妳多麽愛她,再來想怎麼教養。」

我的兩次生產都不是非常順利。第一胎時,女兒因為臍帶繞頸,推了好幾個小時都沒辦法出來,最後只好出動吸盤。她剛出生的時候,手腳還是藍色的。我記得自己累癱在產檯上,期待著聽到女兒哭出聲,那短短幾秒鐘,像是幾個小時一樣地漫長。

十一年後在德國生兒子,我抱著「第二胎總是會比較快速」的希望進了產房,但事實上完全相反。第一胎我還能忍著不打無痛分娩,想說第二胎也可以比照辦理,沒想到這胎的疼痛完全難以忍受,而且持續非常久。連麻醉科的醫師來會診都建議我立刻打無痛,否則她判斷我忍不到孩子出生就會痛到昏過去。我整整痛了32小時才將兒子生下,甚至老公一度覺得要失去我了,淚流滿面。兒子出生與他的姊姊一樣,沒有馬上哭出聲,我記得自己在那短短幾秒內就問了助產士大概10次「Is he OK?」,直到聽到兒子的宏亮哭聲,才放心抱著老公狂哭不止。

那一刻,我與許多的母親一樣。唯一的心願,就只要孩子能夠平安健康!

孩子們都渴望能反覆「確認」父母無條件的愛

孩子或許都腦袋「知道」爸媽愛自己,但在生活的每天中,孩子們感受到多少父母的愛呢?

「趕快去練琴/寫功課/讀書!」

「寫字好亂好醜,撕掉重寫!」 「怎麼考成這樣?」

「你這樣怎麼有前途?」

「怎麼又在看手機,每天都跟朋友傳訊是會幫你加幾分嗎?」

這些的父母親的「望子成龍」與「諄諄教誨」,聽在孩子的耳中,其實等於爸媽對擁有「完美兒女」的殷殷期盼,無奈自己卻怎麼努力都達不到這樣的境界。其實我相信,許多爸媽也是希望多講「愛」,少批評的。但每天都要面對許多「現實狀況」,加上壓力與擔憂,這些「恨鐵不成鋼」的話語也就脫口而出了。

而婆婆的這句話,點醒了我。

我不確定我會是最好的母親,但我確信,我是世界上最愛我孩子們的人。

我不需要做個完美的母親,但我需要時刻讓我的孩子們知道,他們對我有多麽重要。

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種渴望,希望持續地體會到爸媽那最原始「只要你好好活著」的愛,給予他們勇氣去面對生命中的挑戰。

青少年子女更需要「體會被愛」

有時,孩子們甚至會為了想「確認」這樣的愛是否「無條件」而測試父母親!特別是青春期的孩子們。這年紀的「小大人們」早已體認到「人不可能完美」,所以他們並不期待父母親維持著「英雄」的形象,但他們仍舊有著體會「無條件被愛」的渴望。這樣的需求,並不隨著年齡而改變,但方式當然也會有所不同。當孩子還小,我們總抱著他們,親吻他們,安慰他們,陪伴他們。但當孩子長大了,我們以為「訓練孩子獨立」的方式就是「停止做這些事」,其實反而造成反效果。

我與女兒的關係一向都不錯,但當她上了小學,我發現自己親吻她的次數從一個小時十幾次,變成了一天都不到十次;擁抱她的方式,從「熊抱」加聞著她的頭髮,抱著好久都不放,變成了一種例行的哈囉與再見方式。我與自己的父母親就是這樣的「傳統關係」,連要擁抱都覺得是一種很「特別」的事啊!我看著德國婆婆與老公之間的情感表達,默默地覺得自己失去的不只是這些行為,還有一份隨時可以表達情感的關係。

與孩子的情感表達,千萬不要隨孩子長大而停止

要怎麼改變?我不可能「命令」孩子來抱我親我,絕對效果不彰。所以,從女兒十歲左右,我決定從自己改變,每天「要求自己」主動展開雙臂擁抱她,而且像過去她還比我矮的時候一樣,聞聞她的頭髮,抱著她說聲「愛你」!快14歲的女兒現在已經長到174公分,個頭老早比我大了,仍然愛跑過來窩在媽媽身邊,索吻和親吻我。而媽媽我也很愛靠在她身邊「小鳥依人」一下呢!這次的「教育實驗」很成功,然而真的慶幸我開始得還不是太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