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迷人之處,在於人和土地的連結,台灣省農會總幹事張永成(圖左)說:「昨天種下的種子,今天看到土迸開了。生命在綻放,感覺很大的成就感。」

十月中旬,台灣天氣時暖時寒,台北縣三峽安坑山區的溫度,雖不至於冷到凍膚刺骨,但相較於平地,濕氣竄入衣襟內,仍舊會讓人忍不住打個冷顫。建安茶行第四代製茶師王維誠,扭開自家茶廠的電燈開關,啪的一聲,整個茶廠突然間從黝暗變光明。

回鄉,找到從容 
科技新貴,接下製茶薪火

時間是清晨4點20分,王維誠今天起床稍稍晚了一些,如同他的阿爸與阿公,他開始準備一天的工作,收茶菁、炒茶然後又是收茶菁、炒茶,每天從早到晚,重複著這些工作。「我們家曾祖父就開始製茶,傳到我已經是第四代了。」王維誠一邊炒茶,一邊說,小時候的記憶除了過年和重大節日,沒看過父母休息過,「辛苦」兩字,就是上一代的生活寫照。

正因為太辛苦了,王維誠學生時期不曾想過將來要繼承家業。他大學畢業後進入高科技業,成為一名光電工程師;但民國94年,他決定「回家」,跟著父親學習怎麼當個製茶師,接下自家製茶廠的薪火。

場景轉到台北市天母地區。10月21日上午10點左右,中華民國農民團體幹部聯合訓練協會秘書長王志文,一邊接受採訪,一邊還要忙著處理韓國來的考察團「突然」造訪某農會的臨時狀況。王志文告訴我們,「韓國、日本及中國大陸經常組團來台灣考察,因為台灣的農業實力讓他們感到既神秘、又深奧。」

的確,不只是外國人對台灣農業的成果深感興趣,近年也有許多正值人生菁華階段的年輕人,選擇「回家」,回到鄉村的生活懷抱中。他們或許是走南闖北的「走車的」,或許是在針織廠內指揮全局的總經理,生活方式、謀生方法儘管不同,最後的選擇卻是一致。他們和王維誠一樣,最後都接受土地的召喚,接著就陶醉在農業那既神秘、又深奧的情境中,成為一位新農民,更為自己開拓了全新的生活領域和人生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