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生活中你一定遇過這樣的人-沒辦法接受別人的批評,甚至會惱羞成怒。你會覺得這個人有點奇怪,不過是善意的指正,竟然會發這麼大的脾氣。那是因為,他的內在住著一個受傷的小孩,生氣的情緒底下,更多的是對自己的失望。

翻閱《蠟筆小黑》,我一下子就進入故事的情境,蠟筆小黑像極了我服務的目睹暴力兒童。蠟筆小黑不受歡迎,因為他畫出來的東西都黑壓壓的,既不能畫蝴蝶,也不是花朵樹木、藍天白雲,小黑總是被晾在一邊,不能跟大家一起畫。

目睹兒的處境和蠟筆小黑很相似,身上帶著「不被需要」的疏離感。目睹兒在學校出現被排擠的狀況,有些是情緒管控不好,容易生氣,有些是不守規矩,會攻擊人,這些孩子通常「自我概念」都不好。

一個人對「自己」的看法,我們稱之為「自我概念」,自我概念的發生與發展,是形成一個人個性的重要部分。通常大約兩歲的幼兒就開始慢慢地脫離自我中心時期,轉而從與他人與環境的互動中,萌生對自己的看法。「這個人對我笑,表示他喜歡我,我一定是一個可愛的孩子,」正常的情況下,小孩會學習到如何做才能符合父母的期待,可是,家暴或目睹的孩子會不曉得該怎麼辦,「因為同樣坐在這裡吃飯,有一次大人生氣了,有一次他沒有。」反覆暴力的狀況,也會讓目睹兒覺得自己不被喜歡,所以大人才會生氣,最後確定自己存在的價值——「看吧,我果然不值得被愛,我果然什麼事都做不好」。

學習認識自己,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地方

《蠟筆小黑》裡頭有一個自動鉛筆大哥的角色,後來畫面越畫越亂,彩色蠟筆們吵了起來,自動鉛筆大哥於是跳出來請小黑把整張圖畫塗黑,這個動作其他蠟筆一開始都在抱怨,等小黑完成工作,自動鉛筆大哥跳上圖畫,把小黑畫上去的顏色一道道刮下來,轉變成一幅美麗的煙火圖,大家這才發現黑色並不是毫無用處,黑色也有黑色的價值。

目睹兒往往看不到屬於「黑色」的價值,他們需要有人引導他重新認識自己、挖掘自己原本很棒的地方。實務經驗上,我常帶領目睹兒讀完《蠟筆小黑》,接著進行「刮畫」活動,我會跟小朋友說:「如果這張黑色圖畫紙代表不好的經驗或是你的惡夢,你能不能想想辦法,讓這張黑黑的圖畫透過你的創作變得不一樣、變得美麗,就像《蠟筆小黑》的故事,帶給自己全新的感受。」

有個小男孩令我印象深刻,他的圖畫很繽紛,他畫的是彩色泡泡球,他跟我說:「彩色泡泡球可以把不愉快的事情通通包起來。」他說的不愉快,指的是被打的經驗。因為過動症狀,小男孩經常被父親處罰,挨打的過程裡大人會夾雜一些貶抑的言語,家暴次數多了,漸漸地小男孩也就認定自己不是一個好孩子,不乖被打也是應該的。

我告訴他:「過動,不是你的選擇,那是你身體原本就有的東西,大人應該學習用更好的方式來幫助你面對困難,而不是用處罰(打)的方式。」記得當我把話講完,小男孩靜靜地看了我好一會,像是被說中心事,我猜,應該沒有人跟他講過類似的話。我覺得幸運,透過繪本引導讓我有機會當面跟他說:「不是,你不是一個很糟的小孩,」而他也接收到了!

孩子自信的養成,與家庭氣氛息息相關

從事目睹兒輔導工作多年,我有一個很深的體會:當孩子最不可愛的時候,其實是他最需要愛的時候。在他們看起來像全身尖刺的刺蝟外表下,其實很可能藏著一個深深受傷的自己,期待被理解、被拯救。

有些小孩負面情緒一來就會打人,生氣打人只是表面行為,生氣的背後可能是被拒絕的受傷。很多時候,孩子出現負面行為是因為他不知道如何適當地表達他的情緒,譬如打人,孩子可能只是想跟對方玩,但對方不理他,讓他覺得很受傷。輔導過程裡,我會教孩子辨識自己的心情,也會教家長。

我會建議家長試著幫孩子講出心裡的話,把很多的情緒詞彙帶到他的生活情境裡,幫他把感受指認出來,小孩就能藉由一次又一次的練習,漸漸地用比較符合社會期待的方式去表達不管是挫折或是生氣的情緒。

《蠟筆小黑》的故事提醒身為家長的我們:自我概念對一個人的人格發展影響深遠。曾聽家長說,小孩不能寵,如果給孩子過多的讚美或是尊重小孩的決定,家長便會失去管教小孩的權威。這樣的想法並不妥當,因為孩子的自我概念形成與家庭氣氛息息相關,孩子會從家人對他的看法,把自己看成有能力、有用的,或是無用的,不受歡迎的孩子。但這不表示家長應該對孩子百依百順,而是在尊重孩子的前提下,給予孩子適當的引導,幫助孩子建立良好的自我概念,這樣孩子就能自信地展開學習以及對生活的探索。

(本文由善牧基金會「小羊之家」社工許瑋倫口述,宣導企劃部林玉娟整理)

關心目睹兒:https://goo.gl/54ADEG

幫助目睹兒:https://goo.gl/DtyYs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