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跨國人才競爭中,你意想不到的國家裡,從義大利、斯里蘭卡、荷蘭到智利,企業也正敞開雙手,歡迎台灣年輕人。

海外實習機會遍地開花,以全球最大的國際學生組織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AIESEC)為例,它每年提供遍布一百二十六個國家地區、超過六千五百個海外實習機會;而「國際職場專業實習跨校合作平台」中合作的海外企業,今年底則預計增至五百家。

東海大學國際職場實習發展中心主任許恩得觀察,有過長期海外實習經驗的學生,未來職場表現大多會比同儕好,因為他們較能適應多元文化、尊重個體差異、有自信心也勇於挑戰;而企業在拔擢人才時,新鮮人的國際化經驗也會讓履歷表加分。

有意思的是,網路讓各地企業更方便做全球生意。從我們看到的全球實習職缺表中可見,台灣學生的中文背景,還成為不少全球新創企業需求的實習生標的。

《商業周刊》蒐羅了三個海外實習個案,看看他們最真實的經歷與收穫。

我在印度
遲到兩小時不稀奇,學會與「每天有一百個驚嚇」相處

「當時去印度,是看準它未來十年會是經濟起飛的大國,看能不能先卡位。」政治大學經濟系畢業的王詩婷,在讀完大四那一年,毅然決然飛往印度孟買,領著月薪新台幣九千元的實習生薪水,用一年的時間,認識這個連郭台銘、亞馬遜(Amazon)創辦人貝佐斯(Jeff Bezos)都擠破頭,也想在這裡占有一席之地的國家。

王詩婷服務的,是一家幫非英語系國家客戶潤稿、翻譯各種論文的公司,形同把許多自由撰稿者的工作全球規模化。

要在印度生活並不簡單。等了五班也上不了的火車、月台上動輒十來隻大灰鼠亂竄、早上吃著用報紙包覆的三明治當早餐、馬路邊車與車的縫隙間就住著一個貧困家庭,王詩婷說,這是一個會帶給你「一百個驚奇與驚嚇」的國家。

在職場上,她也經歷震撼教育:沒什麼是你天生應該就有的。例如,明明該有的補休被主管扣住、公司該提供的早餐「忘了給」,你不爭取,公司會認為你不在意。然而,在注重階級文化的印度,爭的時候又不能挑戰主管權威,幾番挫折後,王詩婷才學會,要爭,就要先準備好數據跟客觀證據,用邏輯說話。

「我花了很多時間去理解,你為什麼會這樣想?這樣吃?這樣做?」她原本最討厭印度的「遲到習慣」──說好今天下午三點見面,可能快五點才到,後來她想到孟買街頭可怕的交通就理解,為什麼這個國家的人對遲到這件事習以為常。

從不爭到學習去爭,最後透過理解尋求完美平衡,印度的實習旅程,以她沒想過的能量,拉大了她對不同文化的思考框架。

我在埃及
勇闖中東最大軟體商,竟一手操刀三年品牌轉型計畫

原來,學習是自己給自己的。

當你滿懷期待,等著到一間公司學習各種實務技能,卻發現主管什麼也不會,還等著你去教他時,怎麼辦?

就讀中央大學光電系的涂譽馨,憑著在大學社團時行銷提案的經驗,以「半個門外漢」身分,被中東最大的軟體供應商錄取。但,滿懷期待飛到埃及,第一個衝擊就緊接而來:我的主管比我還不懂行銷!

原來,這家三十年的老公司首次成立的行銷部門,形同草創期,他們反還寄望涂譽馨可以提供外來經驗。公司能給的,就是提供一切資源,讓他試。

於是,這家在中東五個國家、共有八百三十多個客戶的企業,允許這位實習生執行任何他想執行的行銷計畫,他在任職期間,不僅重新修改了公司網站內容、公司簡介,還幫公司撰寫了顧客意見分析報告,並替公司擬定未來三年的行銷策略與品牌轉型計畫。

「我認為在同類型的公司放到台灣,是不可能讓實習生有這樣的權限的。」

在這過程中,涂譽馨最辛苦時曾一天工作十二小時,也經歷著埃及不安的社會環境,他細數著被人用槍口威脅、手機被搶走,自嘲「只差沒遇到爆炸攻擊」。

當涂譽馨實習結束時,公司創辦人主動提供比當時多出五倍、大約新台幣五萬元的月薪,希望他留下來,他最後雖仍回台灣,但也理解了:原來學習是要靠自己,他很幸運的是,見證了當有人「給了你空間去犯錯,等待你去摸索,在做中學習」後,自己承擔責任與成長的能耐,其實會遠比想像中大。

我在義大利
老酒莊待半年,領悟義式工作哲學:輕鬆與嚴謹,從來不衝突

在義大利鄉村的葡萄酒莊負責紅酒的導覽介紹與行銷工作,從公司往後望,便是一望無盡的葡萄園。

蔡侑容在就讀東海大學會計研究所期間,透過教育部「學海築夢」計畫,在義大利葡萄酒莊,體驗了上述的實習生活。

蔡侑容主要的工作是文宣品翻譯與導覽銷售。葡萄酒的知識繁複,她必須了解葡萄採收時間、釀造時間、釀造方法、橡木桶來源、不同品種的氣味等,才能對產品特色有一定程度的掌握。

這並非簡單的工作。在攝氏零度的冬天,寒風凜凜,她每天清晨六點起床,接著花上兩小時的時間通勤上班,上班九個小時之後,再花兩小時坐車回宿舍,形同每天都要從台北、台中往返一次。初期,她不時沮喪自問「為什麼我要在這裡?」

但多數時刻,這仍是一段難忘的實習旅程,她見證到:你可以在輕鬆愉悅的環境,把一份工作嚴謹做好,兩者並不衝突。

義大利人很浪漫,工作認同感很重要,但當他們把工作當作使命時,可以因為葡萄味道不好,寧可放棄整片葡萄園,減產葡萄酒產量,也不願讓釀造出的葡萄酒味道出一絲差錯。

這種尊重並熱愛葡萄酒文化的氛圍,會讓他們去用心思考各種可能方式,去說好品牌的故事,「你去看它的酒,真的會被它吸引,」蔡侑容說。例如酒莊曾經舉辦過抽獎活動,包覆籤紙的套子,就是義大利當地的通心麵管,這種創意就讓她印象深刻。而她每次當導覽員跟大家介紹時,談的不是紅酒本身,而是一個品牌的態度與故事。當格局展開,你賣一瓶酒,就是在分享一個充滿魅力的文化,誰能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