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巾幗曾就讀北一女中,而後移民加拿大,西門菲沙大學電腦專業畢業。做為一個全職母親,幾乎承擔了半個老師的責任,她就像許多普通媽媽一樣,在家輔導孩子的課業,陪伴孩子學習探索各種才藝。于巾幗夫婦的兩個孩子,女兒蕭宇琪文靜聽話,兒子蕭宇陽古靈精怪,愛玩愛哭,從小就給父母出了各種教養難題,但兩姊弟長大後表現同樣優異。

姊姊蕭宇琪,16歲時獲加拿大總督獎,以優異成績被哈佛大學提前錄取。擅長鋼琴、小提琴、水球、滑雪運動。大二時,創立科學研究領域社交互動網路平台,以先進的網路科技,連接全世界的科學研究人員、機構、實驗室、藥廠,致力於最新科研成果快速有效的產業化。大三時,獲PayPal創辦人、臉書第一個投資人彼得‧泰爾(Peter Thiel)所創立的泰爾奬學金(Thiel Fellowship),離開哈佛,休學創業。2016年,接受美國國家廣播公司 NBC專訪,被譽為全美最年輕的亞裔女性 CEO。《今日美國》、《赫芬頓郵報》、《波士頓環球報》、《溫哥華太陽報》,以及《明報》都有專訪報導。

弟弟蕭宇陽,16歲時,代表加拿大獲得世界奧林匹亞化學競賽最高銀獎,同年以優異的成績被哈佛大學提前錄取。擅長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水球、滑雪運動。2015年,就讀哈佛大一期間,入選12人哈佛新生學生會並擔任財務長。大一結束時,獲哈佛成績優異書卷奬(Detur Book Prize)。17歲,就讀大二時,休學創業,與哈佛同學創立科技醫療設備公司,與波士頓兒童醫院合作,以最新科技的虛擬實境技術 VR (Virtual Reality),治療有關眼睛的各種疾病。

兩個孩子個性、天賦完全不同,家長媒體都在問,怎麼教出這麼優秀的孩子,而且兩姊弟同樣出眾?

和小孩鬥法

生兒子宇陽之前,我還以為小孩都是像女兒宇琪一樣,安靜而乖巧。精力充沛、調皮靈活的宇陽,似乎是上天派來考驗我的耐心和愛心。他從小不把聰明用在正當學習上,專門用來想方設法的達到他偷懶貪玩的目標。就以練鋼琴為例,他偷懶的目標不但明確,而且有階段性,以「不練,少練,胡亂練」三步驟為原則,與我鬥法。

首先自然是「能不練,則不練」,宇陽先理直氣壯的對著我說:「我的外國同學,沒有一個回家後要練琴的。」一聽到他這麼說,我立刻反駁:「你的華人同學,沒有一個回家後是不用練琴的,而且你如果不練琴,以後都不准和同學出去玩。」

宇陽聽到我迅速又嚴肅的回答,知道自己「偷懶最高目標──不練」 是不可能達到了,於是他很靈活的轉以「少練」為目標, 開始和我進行第二階段的「親子過招」。

「可是我今天學校功課很多,只能練半個小時,不能練一個小時。」這話一聽,就知道是宇陽想以做學校功課為藉口,坐在書桌前混時間,達到「少練琴」 的目的。洞悉了他偷懶的說詞,我立刻說:「喔,那你今天一定也沒有時間看卡通影片了。」宇陽一聽,那可不行,一時情急,開始胡攪蠻纏,倒在地上撒野,我立刻堅定的說:「快起來寫功課、練好琴,做完後還有時間看卡通。再繼續耍賴,不但今天不准看卡通影片,這個星期都沒得看了。」 宇陽知道我向來說話算話,再鬧下去,可要吃大虧了,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坐了起來,開始練琴。

這下我們母子進入了鬥法第三階段──「胡亂練」,宇陽嘟著嘴,坐在鋼琴前,兩手隨便放在琴鍵上,想混過這一小時。我對他慣用的技倆,早有準備:「你如果按照老師說的,一段一段認真的好好練,半小時後,我來聽你彈,若彈得好,就不用練到一個小時。」宇陽聽到有機會可以縮短練琴時間,自然高興,坐在鋼琴前專心認真的練習,而我也耐著性子,過程中始終堅定立場,與兒子輾轉周旋數回後,終於讓他定下心來專心練琴。

常聽到別的媽媽抱怨自家孩子天天開著電腦寫功課,一叫他們把電腦關了,孩子們就理直氣壯的說:「我要用電腦查資料。」這時候,父母如果不仔細觀察孩子到底是不是假借讀書之名,實際上是用電腦在與朋友聊天,而被孩子隨便糊弄過去,這就不只是一次鬥法敗下陣來,而是間接鼓勵孩子,以讀書為藉口,掩飾偷懶玩樂的行為。

宇陽小學的時候,我為了督促他學習,根本沒有給他準備專用的書桌,我們家的餐桌,就是他的書桌,我一邊做飯,一邊盯著宇陽讀書。宇陽從小愛吃肉,正好用美味的炸排骨,來引誘宇陽有效率的做好自己該做的功課。

父母必須洞悉孩子的逃避心態,才有機會在日常生活中,主導家中的「親子過招」,不然就只能連孩子設的局都還沒看清,就高舉白旗,敗下陣來。輸了「親子過招」 事小,但卻從小給孩子養成了敷衍的習慣,就真的得不償失了。

「我對讀書沒興趣」只是藉口

好學生不想全力以赴、怕失敗的心態,可能表現在各個方面。其中最常見、也最容易唬弄父母的,就是以「不合興趣」為藉口,來逃避進一步的學習及努力。

現代父母多能認同,讀書求學問並不一定是孩子成功唯一的途徑,在音樂界、藝術界、體育界,甚至娛樂界等,都有傑出的人才,並不一定要靠讀書才能有光明前途。許多高中學生在面臨沉重的大學升學壓力時,心中不自覺的想要逃避,此時最能說服父母認同自己的理由,就是「我對讀書沒有興趣,也沒有天分,但我對音樂(或藝術)有興趣,也有天分」。

父母往往覺得自己的孩子最好、最有才華,當一向表現不差的孩子說自己對讀書沒興趣,想往音樂(或藝術)發展,做父母的也會覺得或許該尊重孩子的意願及興趣。殊不知,這樣不明就裡的開明及愛心,助長了孩子好逸惡勞的逃避心理,並為不想更進一步努力讀書的孩子,提供了合理的逃避方式(easy way out)。

北美的中學,大都有各種校內社團活動,提供學生除了主科以外的課外活動,例如音樂、體育、藝術等,主要以培養愛好為出發點 ,而不是以培訓專業人才為目的。

宇琪宇陽創辦的青少年義工表演組織,是大溫哥華著名的青少年音樂社團組織,常常邀請多種不同中學音樂社團的成員,參加義工音樂會的演出。

其中的青少年義工音樂表演者,雖不如那些溫哥華青年交響樂團的成員來得專業,但他們的表演也是非常溫暖親切,富有樂趣。

在音樂表演活動中,我們也認識了許多有才華的中學生,他們大都在學校裡功課名列前茅,雖然沒有接受過專業的音樂訓練,但對音樂有很大的興趣,並參加許多與音樂有關的社團活動。由於音樂社團活動,往往是由學生主導,以自由愉快的形式進行,比起學校裡的正規課程,自然是輕鬆有趣許多。因此,許多沒有從小接受專業音樂訓練,但卻喜愛音樂的中學生,在高二高三這個學校課業負擔加重、升學壓力倍增的時期,容易萌生想放棄傳統學科、轉讀音樂系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