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英語島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印度尤

「這是一種干擾,但是一種『正面』干擾。」印度新創眼科公司EyeQ創辦人戈埃爾(Rajat Goel)接受我採訪,談及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廢鈔政策時,給了一個截然不同的觀點。

你怎麼看瘋狂的總理?

莫迪11月8號突然宣布廢除印度最大面額的500與1,000盧比舊鈔,這些舊鈔高達14.6兆盧比,約佔市面流通現值的86%,也因為印鈔與換鈔落實不善,印度爆發了嚴重的現金荒。

經濟一夜失序陷入混亂,許多人想不透的是,印度才剛剛躍升為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最快的國家,做為一個發展中國家,為什麼不是穩中求健,反倒選在經濟看好之際,一棒打亂既有的運作模式?這個突如其來甚至是難以理解的閃電決策,豈不是破壞了對經濟發展極為需要的穩定性與可預測性?

「有時候你就需要一個有點無法預測的領導者。」被譽為經濟推手與改革能將的莫迪,在政壇中的商人作風一直為人津津樂道,出身全球最難考的MBA印度管理研究所艾哈邁達巴德分校(Indian Institutes of Management, Ahmedabad, IIMA),戈埃爾以企業管理者的角度,分析莫迪的換鈔思維。

什麼叫做「正面」干擾?

我質疑戈埃爾,印度底層民眾生計受苦,經濟也大範圍地受到衝擊,同時讓許多看好印度準備下手的投資人止步觀望,這些都是因為換鈔帶來恐懼與不可預測性所造成的干擾。戈埃爾坦言,他公司主要在印度二三線城市提供服務,因為換鈔打亂市場供需秩序,原本談定的外國直接投資人也決定暫緩資金注入,「印度經濟受到衝擊不可否認,這是必須要去面對的,但是干擾並不是負面的,這是一種干擾,但是一種『正面』干擾。

500、1000盧比廢掉後,對印度到底是福是禍?一個台灣女記者在印度的觀察
Shutterstock | By monotoomono

干擾怎麼會是好的呢?這讓我想起上次拜訪戈埃爾的母校,從印度管理研究所艾哈邁達巴德分校畢業的校友,不是創業家、執行長就是高階經理人,對於為什麼能夠登上高位,甚至擠身跨國企業高層,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到了「在沒有架構的情況下工作」。

混亂一直是印度給人的既定印象,然而「混亂」這個幾乎毫無疑問地被歸類為「負面」的詞彙,在這些印度菁英眼裡,竟成了成功生涯中的正面力量。回看戈埃爾,印度經濟因為莫迪換鈔而受到的干擾、恐懼與不可預測性,對他而言雖不能說是好事一樁,但也並非全然是件壞事。

無法預期的最好?

「如果你知道領導者可以採取任何決策,其他人可能覺得這個決策並不明智,但是他卻能持續跟進和落實,那麼遊走在灰色地帶邊緣的人,就有可能乖乖遵守規則,因為他們並無法預期高層的決策方向。」戈埃爾所說的,正是印度猖獗的黑金體系,那些未申報的收入、走私與非法活動的獲利、檯面下的交易以及貪腐收賄等等,他們知道如何維持這套體系,也摸透了政府的行為模式,然而這次莫迪卻殺了個措手不及,他認為這樣的不可預測性以及恐懼,能夠強化正規體系的運作。

「我認為創業家主要都是在其他人看見問題時,能夠看見機會的人。就我看來,我認為新創產業生態圈會非常樂見,主要在於數位化的蓬勃發展。」戈埃爾不僅不認為換鈔摧毀了印度的成長空間,甚至覺得這為印度另闢了一塊戰場,回歸正式商業系統並走入數位化科技時代。

我並不完全認同戈埃爾的觀點,我的攝影師甚至在採訪當下,與戈埃爾有了一場辯論,回頭還跟我抱怨了戈埃爾一定是個激進的「莫迪擁護者」,然而戈埃爾的反向思考模式卻讓我印象深刻,他對於「混亂」、「甘擾」以及「無法預測性」提供了另一個思考角度。

500、1000盧比廢掉後,對印度到底是福是禍?一個台灣女記者在印度的觀察
圖片來源:Senorhorst Jahnsen@flickr, CC BY 2.0

印度人的耐性要比想像得高

擔任印度總理經濟顧問團成員的S,在與我討論莫迪換鈔,造成民眾在銀行大排長龍存款與領鈔的混亂時,對於我擔心印度因此引起暴動,他只淡定的說:「不會的,印度人的生活中,有太多需要等待的時候,印度人能夠等待的耐性,要比妳想的來得更高。」果真印度還真沒因為換鈔,引發大型的暴動甚至流血衝突。

S所說的耐性,也讓我想起曾有媒體報導,印度之所以有這麼多人當上跨國企業執行長,其中一個特質是因為他們往往擁有更多的耐性,因為他們來自一個混亂沒有章法的國家,除了得在沒有秩序的情況下工作外,他們還得要有十足的耐心等待。

當然這些思考邏輯並沒有所謂絕對對錯,莫迪換鈔也仍具有十足爭議,這場經濟與政治上的世紀豪賭,全世界都睜大眼睛看著。就這樣撲朔迷離、正反觀點不斷撞擊的時刻,我也同時被另一種印度思考邏輯衝撞著。

本文獲「英語島」授權轉載,原文:印度人面對混沌的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