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格格變人母》產前一堆「鍵盤容嬤嬤」毒言毒語...林心如:但我對惡意一笑置之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心如更美了。以前的美,有著紫薇的靈動,建寧的嬌俏,不說話的時候,雙眼像蓄了一汪湖水;但她其實走路特急,性子乾脆,交遊廣闊的她素來像陣歡快的風,隨興掀起層層草浪,逗得身邊朋友酣暢舒爽。

如今的美,眉宇間多了一份通透的溫柔,或許是出道這些年從格格熬成了皇妃,江山坐擁,蒼涼見慣,明白了絢爛有時,平淡有時;神情於是更沉靜了,畢竟此時她眼底的湖水倒映的不再只有自己。感情事被說三道四了好些年,這股自由的風終於找到願意停留徘徊的山谷。

江湖是拿來闖的

1994年,林心如和郭富城合拍飲料廣告出道,高三畢業後和林志穎、金城武合演電影《校園敢死隊》。1996年20歲生日那天,她正式簽約瓊瑤的公司。96年底,她接到第一部中國連續劇的邀約,搭檔有周海媚、陳孝萱和劉錫明。人生的機會就像一把沙裡摻著亮晃晃的金子,全看你有沒有辦法抓緊。

「那時候要去拍《上海探戈》,其實很緊張也很害怕,全是香港的班底。試鏡時,導演說要到大陸去拍,很辛苦啊,當下我也回去跟我媽商量。他們當然覺得幹嘛跑那麼遠,那時兩岸也不像現在這麼熱絡,通訊也沒有現在這麼方便,電話還得用租的,還不是用sim卡。他們當然擔心,希望我不要去,覺得在台灣也挺好的,對我沒有多大的要求。可是我還是決定想去闖闖,因為你不試,你怎麼知道好不好呢?」

揣著初生之犢的勇氣,她去了。1998年她拍了《還珠格格》,紫薇旋風席捲大江南北,從此她的戲約基本上沒斷過。《鹿鼎記》、《半生緣》、《地下鐵》,她一部一部攢下身為演員的底氣。回首第一個影響人生轉折的「我願意」,心如感慨地說,「我很慶幸在我年輕的當下,很有勇氣,而不是選擇一個很安全的框框。我覺得年輕人就是必須要有勇往直前、不怕輸的勇氣,通常年紀越大,你會失去勇氣,因為顧忌很多,或害怕面對失敗,或者覺得只要安穩地在舒適圈就好,沒有必要再跨出那一大步。」

從格格變人母》產前一堆「鍵盤容嬤嬤」毒言毒語...林心如:但我對惡意一笑置之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心如出品,好戲上場

她向來都是有膽量的女子,寧可自己策馬掙來江山,也不當附屬的花瓶。2009年邁入30之際,她決心成立「林心如工作室」轉型當製作人,「我的個性很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一直做重複的事情停不了。演員其實蠻被動的,比較多處於被挑選的角色,我想要多一些主動權。做戲這件事,雖然沒有接觸過,起碼不會離我的工作領域太遠,很想挑戰看看。剛好選了自己喜歡的書,有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投資方,就一起去做了。」

林老闆首部自製自演的古裝精緻大戲《傾世皇妃》,創下了網路破億的點擊量;帶起懷舊風潮的《16個夏天》,更成功抱走金鐘「最佳戲劇節目」、「最佳導演」獎,也讓摯友許瑋甯封后,「你會覺得之前所做的努力、準備、等待,都是值得的,姑且不說獎項,起碼出來的口碑,觀眾看了非常喜歡,這是我做戲最大的目的,希望能貼近人心,反映生活。」

下一齣戲,林心如終於盼得和金鐘編劇徐譽庭合作,「我一直有follow她的戲,看了《我的男孩》前兩集劇本就答應了。雖然它講的是姐弟戀,但不是一般傻大姐戀上小鮮肉那種,我覺得蠻勵志的。譽庭很會刻畫女性內心,台詞很能打動人。她的劇本需要細細品味,很多時候演員跟角色要相輔相成,你看劇本可能寫得很淡,可是演了之後,要把內裡很深的東西挖出來,這是演員的功課。等劇本完成,我們5月底就要開拍了。」

向你走近一步的勇氣

從格格變人母》產前一堆「鍵盤容嬤嬤」毒言毒語...林心如:但我對惡意一笑置之
Photo / Marie Claire美麗佳人

說來也挺不公平,明明一向把自己活得飽滿自在,林心如跟閨蜜舒淇硬是被叫了好幾年「黃金剩女」,一天到晚被寫文盤點。坦白說她並沒有抗拒愛情,也希望能遇到一個可以共享一碗泡麵,手牽手散步,哪怕夜半不小心跌倒磕傷下巴、也能毫無顧忌第一時間打電話討拍的人。只是,在那個人出現之前,她選擇不將就。

去年520這天,林心如和霍建華公開了戀情。消息一出,江湖全驚呆了,多少粉絲跌歪了下巴,紛紛開玩笑為蘇有朋和胡歌惋惜。其實也沒什麼好訝異,她早說過「很希望自己能夠非常灑脫地想愛就愛」,對她來說,只是驀然發覺霍建華就是那個能讓她「奮不顧身奔去的人」而已。

就是覺得可以再往前走,可以不要在原地踏步,邁出了那一步,可能有更好的一片天空。對啊,不要害怕去嘗試改變。我覺得人生當中也沒有那麼多的程又青跟李大仁,沒有那麼多故事。當然還是會害怕,很多人都會很小心去避開這一塊,可能滿足於保持現狀。但有時候,還是取決於心態吧,願不願意去嘗試。而且人夠成熟之後,要很有智慧地去處理很多關係,即使大家最後又退回朋友的原點,還是能夠很和諧地繼續相處下去。

你是我永恆的陽光

除了妻子,年初心如又添了一個新身分。「第一眼看到baby就是感動吧,我還躺著,寶寶一出來,遠遠地瞄了一下,她就迅速被帶到旁邊去剪臍帶什麼的。再來就推到病房,我大概生完前半天都不知道她長什麼樣子。因為我不能動,只能平躺,她又很小,她也躺著。6個小時之後,我的床稍微升起來一點點,我才看得到她。好小喔,臉就這麼一點點而已,很特別的感覺,好神奇。」

這孩子一定不知道,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一堆鍵盤容嬤嬤躲在螢幕後說些藏針的毒言毒語欺負她。但她的母親是何等大度,面對惡意選擇一笑置之,「拜託,身為我的孩子,怎麼會對這些無聊的事在意?」這孩子也確實好乖,從不讓媽媽孕吐,還隨媽媽去工作拍戲,甚至一起跟舒淇和林熙蕾阿姨瘋了一趟四個女生的閨蜜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