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許多從事烘培和甜點的朋友,不約而同地感到一陣雞皮疙瘩,因為他們都發現客人變少了,除了偶有一些企業或機構的訂單,許多散客都不見了。

我有個朋友的弟弟去年才開了一家麵包店,結果生意差到連麵包師傅的薪水都付不出來,後來還跑去地下錢莊借錢,沒多久還是只能宣佈倒閉。

為什麼大家都突然不吃麵包和甜點蛋糕了?

某天和朋友聚會閒聊時,我趁機問問幾位年輕小資女。她們說:薪水沒漲,甚至被扣掉績效或全勤等等一堆獎金,物價還拼命上漲,什麼東西都變得很貴,她們只好犧牲那些不必要,也就是不吃不會死的麵包點心預算了。

我把這個原因轉達給幾位做烘焙的朋友,其中有一個讀經濟的甜點店老闆瞪大佈滿血絲的眼球破口大罵:教科書不是說通貨膨漲讓商品價格上升,企業收入增加,是經濟好轉的現象,怎麼反而變成大家薪水減少呢?

我對他說,他的經濟學只學了一半。

嚴格來說,良性的通貨膨脹是物價上漲,企業收入增加,薪水也跟著上漲。但是當政府的不當干預市場,例如現在的一例一休和稅改,讓企業營運成本增加,獲利減少,薪資調幅當然趕不上物價調整的腳步,讓薪水族不敢消費,這就是所謂的「停滯型通膨」。

這種惡性通膨,不但讓企業獲利減少,消費者痛苦指數倍增,失業率也會提高。

無奈的是,「薪水沒漲,物價上漲」聽起來是件壞事,但這卻是政府想要的,至少是政府自以為是他們讓物價上漲,這是他們的功勞,但他們卻沒有解決人民收入減少的問題,說白一點,等於他們的促進經濟政策,只做了半套,而且這半套沒有搞好,還可能變成通貨緊縮的全民皆輸下場。

老實說,市場東西變貴沒有什麼好怕的,反倒是大家不敢花錢,讓我剉咧等。

當物價持續上漲,如果消費者收入沒有增加,手中的錢不夠用,自然會看緊荷包,減少消費。因此市場上的銷售量減少,商品需求量減緩,也就導致價格下降。但是價格下降並不會讓消費者立刻掏錢消費,反而產生等待另一波降價的觀望心理。

另一方面,因為市場需求降低,商家被迫降價並減少存貨,為了節省開銷,只好降低工時、減少工資,甚至裁員。當老百姓工作報酬減少,將導致更少的購物意願,甚至進一步降低生活需求,本來每天吃三餐,改為吃二餐,每餐吃三碗的,也變成只吃二碗,頂多加一杯開水,於是造成物價再次下跌。這就是通貨緊縮的惡性循環。

通貨緊縮往往成為政府和銀行痛苦的來源,為了避免市場資金塞在金庫貸不出去,政府會將利率降低,防止貨幣流動性變差。

然而,如果物價持續下跌,消費者與企業就會傾向暫緩消費和投資,這時再怎麼降低利率也沒用,就好像投資人期待股市能攀向另一個高點,沒有人會脫手出場,消費者和企業也會期望市場商品價格再度下降,也不肯輕易把錢拿出來。

因此,處於通貨緊縮時期,政府能運用的金融工具非常有限,同時也因為歲收減少,導致負債變得更為沈重。

當通膨屬良性時,薪水調漲,貸款利率卻不會變多,因此貸款支出在月薪收入當中所佔的比例也就相對變小。

然而,在通貨緊縮時期,貸款支出的金額不變,但是收入卻減少了,同樣的貸款就會吃掉更多收入。

假設借款人的收入從4萬元降低至3萬8千元,每個月4千元貸款在月薪的比例中就會從10%上升到10.5%,其他可支配的錢就少了0.5%。

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政府身上。在通貨緊縮時期,物價降低造成商家營業稅繳下跌,房地產價格下降也讓房屋稅下滑,收入下降讓個人所得稅下滑,整體稅收於是減少。

當稅收下降,政府債務支出佔歲收的比例就會增加,等於得用更多納稅人的錢來支付政府債務。

因此,通貨緊縮常被視為景氣終結者。物價下跌導致生產萎縮,利潤減少,公司及銀行紛紛面臨生存危機,失業率跟著上升。

除了失業人士,那些因為資產價值減少(如持有債券股票及房地產)的人,通貨緊縮和信貸周期的去桿槓走勢,也會讓他們只是坐在沙發看個電視,或是睡一覺醒來,什麼事都沒做,資產就蒸發好幾成,而感到痛不欲生。

更可怕的是,如果一例一休和重稅等錯誤政策,沒有儘快修正調整,再讓物價上漲,企業卻獲利減少,除了導致嚴重失業,更會引發全民「厭消費運動」的到來,讓通縮得更厲害,經濟會因此進入冰河期。

事實上,資本主義底下的金融體系也是一種有機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