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錯的高樓大廈中,閃爍著五彩繽紛的霓虹燈,天空中飄浮著巨大的3D影像,未來的日本呈現一股詭譎的非現實氛圍,這是史嘉蕾•喬韓森主演的「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

這部電影是根據日本漫畫改編,敘述未來世界,人類除了大腦以外,普遍植入電子零組件作為身體一部分,加強功能,稱之為「義體」(就像義肢一樣)。大部分人均由肉體和電子合成,只是程度有所差別,即所謂的生化人「賽博格」(Cyborg)。電影女主角是全部用科技打造的一個超級武器,她原先的記憶已被消除。

人類利用科技來強化生物體的能力不算新概念,早在1970年代就有一部影集叫做「The Six Million Dollar Man」,男主角受了重傷後身體被改造成敏捷強壯的機器人,後來的「機器戰警」(Robocop)也是同樣題材。

上周,Tesla執行長Elon Musk宣布成立Neuralink,將在人腦內植入晶片,利用科技來增進人類腦力,未來人類可以用「想」的和電腦互動,人機合一,目的是避免人類被人工智慧(AI)淘汰。馬斯克是最早預言AI可能造成人類生存危機的先知。

這將成為趨勢,最近瑞典公司新創公司Epicenter為員工提供植入晶片,以注射器將米粒大小的微晶片,從員工大拇指和食指中間虎口部位注入,功能就像磁卡員工證,可以開門、啟動印表機、甚至購買飲料。坦白說,這和你家狗脖子上的晶片並無差別。

周末看了一本新書《失控的長壽醫療》(Beyond Human),探討科技晶片取代大腦與心智功能的影響。我們即將邁入有史以來最強大的「超級人類」,未來,你我都是「半機器人」,個個可活到百歲以上。

商周最近封面專題,介紹「無人經濟大國」新加坡,雖然比台灣缺工、老化更嚴重,但靠人工智慧成功突圍。台灣一直強調保障勞工權益,不肯以機器取代傳統人工,甚至以政策封殺阿里巴巴、Uber等新經濟、共享經濟代表,現在已逐漸開始自嘗苦果。

「攻殼機動隊」很像哈里遜•福特的「銀翼殺手」(Blade Runner)和阿諾的「魔鬼總動員」(Total Recall),其中都涉及生化人以及植入記憶。在現實與虛擬、人與機器的界線越來越模糊之際,出現幾個深刻的問題:我是誰?我來自哪裡?我活著的目的是什麼?

英文片名「Ghost in the Shell」,好像台灣的縮影,我們是依附殼生存的靈魂,我們認知的Shell是什麼?沒有了殼,我們只不過是遊蕩的孤魂野鬼。最近某國安局教官遭槍擊癱瘓,他說最快樂是作夢時,「在夢裡我能跑能跳,醒來卻像靈魂被禁錮在動彈不得的軀殼」。

Scarlett Johansson在片中的表現炫目燦爛,令人難忘,我不斷地回想著她,心思不知不覺轉換到2050年……

那時的台灣,在國際強權逼迫下,已成為一個中立特區,類似瑞士,非統亦非獨,叫什麼名稱並不重要,反正只不過是一個shell。

台灣很可惜,造成今天這個局面,不是沒有原因,人民不團結,政黨四分五裂,最後通通瓦解,現由幾個大國共同監管,沒有獨立的人格。No personality也就沒有soul,大家都是一群ghost。

為了確保台灣不再發生衝突,所有政黨都被解散。外來監管者很聰明,他們強迫政治領袖作生化移植手術,把國民黨和民進黨主要領導人的mind和body互換,這樣才會有同理心,能從別人的角度來看事情。

不少人還是有很深的「獨」癮,無法忘懷過去,他們通常依靠「轉型正義」威而鋼晶片,至少可以爽一下。

現在再也沒有暴亂,任何人想要示威,佔領政府,公民不服從,AI可預測到他們每一個行動,迅速以機器人瓦解。

社會很平靜,每個人身上都植入晶片,以便監控。男人若想縱慾,只需把晶片放在入腦中,便可身歷其境,比VR更現實。

雖然如此,台灣仍是亞洲「AI化」(以前叫e化)程度最低的地區,這裡的人民非常排斥科技,以致遠遠落後亞洲。從好的觀點來說,台灣很有「人味」(以前叫人情味),別的地方充斥人機合體,只有這裡還存在很傳統人的價值。

2050年全世界AI化程度最深的地方是中國大陸,甚至超越美國,大部分人身上有一半以上是電子合成零件,為的是展現自己的優越性。以色列歷史學家哈拉瑞在「人類大命運」中預測人機合一的「神人」時代,在大陸得到最極致的體現,也無怪乎中國會統治世界。

台灣的價值是什麼?沒有人想到我們居然會成為全世界生化人手術中心,就像韓國當年是亞洲整型重鎮一樣。台灣的臨床醫學和ICT技術結合,打造出全球最佳的物種,以前台灣替蘋果代工,今天則是為創造「中華神人」而努力……

時間回到現在,我從白日夢中醒來,台灣的未來究竟是什麼?我們的下一步會怎麼走?

回到現實世界,there is no happy ending, after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