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是大學教授,當朝官員以至於市井小民,許多人都認為廣設大學是造成台灣整體低薪的原因。就我的觀察和思考,我認為這樣的論斷過於偏頗且非事實。

首先,現代教育系統是來自西方,也就是1717年開始的義務教育制度,由於普魯士王國當時奠定了「普遍、免費、強制」這三個基本觀念,使的之後所有的國家都陸續效法。至今我國教育制度基本上延續日治時代而來,所有人都必須受基本教育,之後再視個別學生成績或是意願考慮升學管道。

擁有基礎義務教育的好處是:讓一個國家在進入工業化時代時,可以極為快速的成為合格的工人。

我們可以從東亞各國所謂的「快速成長」得知,一個國家的國民識字率對於整體國家進入工業化時代非常重要。在過去的農業時代,我們的農民並不需要接受超過九年以上的義務教育,但在工業時代,一個國家的國民擁有足夠的義務教育,絕對是重要的關鍵,良好的基礎義務教育,足以讓一個國家的人民在進入工業時代時可以快速勝任工作。

而台灣,已經經歷過了工業時代,當時因為豐沛的勞動力,良好的地理條件,有利於出口的國際情勢,加上普遍良善的人民,造就了台灣所謂的經濟奇蹟。

跟所有的國家都一樣,在經歷過工業化的國家,基本上幾乎人人都擁有高中職以上的學歷。這點台灣已經達成,問題是,擁有高中職學歷後,我們的國家該如何制定方向?

我認為以社會結構來說,廣設大學在當時、現在都是正確的事。包含了將過去的專科改制為科技大學,也是不得不做的選擇。

原因在於,我國並沒有足夠的天然資源如同產油國家,相較於中國美國澳洲,台灣島的人口密度又極高,周遭鄰國也普遍勤勞且具有高度競爭力。這樣的狀態下我們能進行的最好投資就是教育。也只有投入教育才能使這樣一個缺乏天然資源,又高度仰靠國際貿易的島國有足夠的競爭力來面對社會的競爭。

日本南韓,這兩國與台灣的出口商品大規模重疊,台灣過去常是日本的的設廠投資之處,這兩個國家人口高於我國,教育水平極高並且重視教育,人均所得比我國高。在這兩國旁需要保持競爭力,台灣政府不投資教育實為不智。

西有中國,中國人口眾多,幅員廣大,同時也是極大市場。中國具有強大的製造能力,一般低技術的工作和商品在中國均有生產,尤其在製造業上具有強大的價格競爭,環境保護成本也遠低於我國。這樣的狀態下我國更應該投入教育,提升國民學識及技術,才能保有在面對中國時的競爭力。

南方有新加坡,新加坡具有極高度的管制,國家的施政會極有效率,對於金融等行業也具有強大的競爭力,同時是重要的麻六甲海運港口所在,新加坡的成功未必能複製,但我國必然與新加坡有所競爭,面對這樣一個高效率,高管制的國家時,更必須考量金融業人才,國際化人才。

在東南亞有泰國,泰國為東南亞最強大的文化輸出國,國家具有旅遊觀光的高度競爭力。人口為我國兩倍,糧食豐沛,為最大的稻米輸出國,又具有地理的優勢。值得一提的是,泰國一樣是義務教育普遍的國家,面對這樣一個具有地位置優勢,文化高度輸出,國家具有魅力的市場時,如果我們真的重視旅遊,國際化,那更應該提高我國服務業相關的學系專業課程。

南方有馬來西亞及印尼,天然資源豐富,馬來西亞擁有天然資源,氣候宜人且國土相對廣大,印尼人口眾多,刻苦耐勞。這兩個國家都正在努力進行基礎建設,以其人口可以預料,在不久的將來會對台灣的傳統產業帶來更多競爭變數。

綜觀我國天然條件,很難找到如同台灣一樣,四周鄰國都具有高度競爭力,有缺乏深度文化和天然資源條件的國家。所謂的台灣經濟起飛,其實要認知道那是歷史條件下的狀況。而今東亞諸國各個認真努力,台灣要繼續保持競爭,除了加強自身的建設外,普及教育是一件不得不進行的選擇。

有一部分人認為,由於過去台灣並沒有廣設大學,也能帶動台灣整體經濟,我必須加以反駁,在50年前的台灣社會,由於中國和東亞局勢相對不穩定,基礎建設相較台灣落後,台灣在當時受美國的扶植,擁有極為優勢的對外貿易競爭力。但在現今中國及東亞諸國普遍勤奮認真的狀態下,如果我們當時沒有加以廣設大學,我們現在的競爭力必然更糟。台灣現有的重要產業諸如金融、電子、機械、電機等,沒有一個不需要比過去更多的知識和專業來做為保有競爭力的方式。

這裡我要在重覆一次:我認為廣設大學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