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日本人的走狗。」

在外用餐時,同桌朋友突然講了這句「抗日神劇式」的台詞,不免讓我從美食中驚醒。原來是旁桌有幾位接待日本客戶的台灣人,總是彎腰陪笑,還真有幾分忠犬的feel。

日本職場的多禮,的確很容易引發台灣人鞠躬哈腰的內在潛能,深怕自己有什麼不周到的地方。但冷靜想想,這種國際社交場合,又何必照對方的儀節行事呢?雖說要讓「賓至如歸」,但也有客隨主便,入境隨俗之說吧?

那到底該如何保持態度上的謙恭,又不顯得卑屈?有幾個簡單原則可以參考。

第一,先觀察,後行動。

如果第一時間無法確定適當的行為標準,那最妥切的策略就是「敵不動,我不動」,敵一動,我暴動……不對,是「我再動」。先觀察對方舉止,透過對方的初步表態,就不難拿捏合適的應對態度。

你只要保持將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帶著善意,即便沒有具體動作,也算是「恭敬」了。

第二,是發自內心的友善。

恭敬的舉止並非只是「營業用接客SOP」,而是應該出於內心的關懷。少了這種內在的動力,任何的外在行為都會顯得支離,只是在跑特定的流程。就像某知名連鎖餐飲業總是要求服務人員噓寒問暖,到了無微不至的程度,但也有不少人覺得「囉嗦」,「我只是來吃個飯,廢話一堆幹嘛?」

如果有發自內心的關懷,就必然會先看客人的臉色,判斷那些「SOP」有沒有必要照做下去。

孟子說過「恭敬之心人皆有之」,恭敬也是「四端」之一,但知名度不如「惻隱之心」響亮,而往往被人忽略了。對他人抱持尊重與敬意是多數人都有的本能,並不需要特意訓練,只要適性發揮,就能有好的表現。只可惜當代台灣太重視SOP,忘了從人的本心出發,才可產生出真能感動人心之舉。

第三,不要怕得罪對方。

過與不及都是問題。與多禮的人相比,有些人一觀察,就觀察過了頭,老是太晚才「啟動」,和多數人相比,不只慢了半拍,更會慢到好像完全沒有社會人應有的概念。

深究其理由,總歸是「想太多」。對前輩,怕惹對方生氣;對晚輩,怕招待不周被講話;對平輩,又怕比來比去。雖然有關懷他人的動機,但總是對行為、手段斟酌再三,而錯失了最適合的出手或表態時機。

第四,沒事就多瞭解各方作法的差異。

「恭而無禮則勞」,對於各界常見的互動模式,還是該有點基本概念,以免老在那傷腦筋,卻還是一堆誤用或表錯情,白忙一場之外,還產生反效果。

除了不同的國家之外,不同的社會階層與次文化,也都自有一套社交互動的恭敬標準,最好在實際接觸前先大概瞭解,若是臨時碰上,那就如前述先觀察對方套路,再思考如何應對。

多數人對於「先進文化」「高階社群」的行為模式都很有學習的企圖心,像是西餐禮儀中叉子湯匙的拿取順序為何的文章,就頗能引起讀者興趣。而和工地朋友吃快炒,上菜之前到底要喝什麼,就沒啥人關注。不過,你到底是吃高級西餐的機會多,還是和勞動兄弟歡聚的機會高呢?

最後請記得,別給人超過其應得的恭敬,那會反而成為錯誤的做法。

有些人認為「禮多人不怪」,但「禮多人不怪」並非倫理原則,只是來自個人經驗的主觀見解,在當代職場中,禮多通常還是蠻奇怪的,至少蠻假掰的,不見得討喜。

對人客氣是基本,自身態度謙虛也是本份,關懷地位不若己者,也實屬應然,但許多人總會超過對方的「價值地位」,給予過頭的尊榮。講白點,這就是亂拍馬屁,把人捧到超過其應有的地位,其實是害人又害己。

有些人認為這只會讓對方爽過頭,對自身無傷;但「恭」是種互動行為,就算你心知肚明是在「玩人」,其業力最後還是會折射回自己身上。想想身旁的他人會怎麼評價你。

就好好做人,做普通人即可,別追求什麼花俏玩法。那些很「油」的客套達人,沒幾個能撐過職涯的第二個十年;若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就多觀察那些總是坐在角落,除了微笑什麼都沒幹,卻能以優雅氣度折服全場的老手。

那才是真功力,那才是真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