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經濟快速向前推展的底層裡,一直有一群相當賣命的都會年輕人,他們在衣食無缺的環境下長大,血液中,雖已經沒有父執輩中普遍可見文革、勞改的苦情,但卻繼承了上一輩的期待及生活壓力,想要工作上有突破,恨不得把明天的能量,加速用在今天的事業表現上。

好不容易在工作上有些累積,但回頭一看,賺的錢永遠趕不上賣肝及物價飛漲的速度。「被掏空」、「25歲已近中年」成為普遍的感嘆,最近在中國鄉民間廣為流傳的熱文---「90後,你的中年危機已經殺到」,用年輕一代常用的文字、沒有過於煽情、狗血的形容,把新一代中國年輕人對環境改變的無力及無奈,深刻表達出來。以下就是這篇的摘要:

當90後的你指著「34歲老來得子」的新聞大笑,有人告訴你,國際上早就把生於1992年之前的人稱為中年了。

這麼說來,那位在馬來西亞行兇的刺客被稱為「1988年生的中年女人」,也沒什麼可說的,按虛歲三十出頭,正是「奔四」的人。

都說25歲是人生的分水嶺,人體自由基的產生速度超過了本身的清除能力,髮際線隨著年齡增長逐漸變高,卻不是人人都會迎來和額頭一樣锃光瓦亮(編按:中國慣用語,語出統戰歌曲《石油英雄之歌》,指光芒四射的後半生)。

曾經長輩們會找你聊人生、聊就業,轉眼變成了聊對象、聊房子。每個人都在兩三年裡突然開啟了加速模式,從二十三四歲到二十六七歲,不超三年的跨度連接了兩種完全不同的人生。

踏入社會才短短幾年,90後的中年危機已經提前到來。

畢業兩年,你失去了校園裡的存在感。微信24 小時 stand by,朋友圈凌晨發「我愛工作」表忠心。偶爾發一次「感覺被掏空」忘記分組,一個月都不敢與HR對視。

因為年輕,主管常常派你出差,一開始有種邊工作邊環遊世界的錯覺,坐在高鐵上還在趕PPT的時候,才心疼起清晨5點起床趕車的自己。出差的哩程都夠去趟歐洲了,然而並沒有假,貼發票是你目前為止掌握得最熟練的職業技能。

感覺是時候改變了,但只有願景,規劃全無。亞馬遜圖書減價活動一次不落,但每本書都只是拆了封皮;畢業以後連簡歷都沒有再拿出來改過,只有摸魚是一把好手,練就了一種在不務正業的時候保持專注與熱情的特異功能。

你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路上」,通勤超過30分鐘,就覺得自己是「垮掉的一代」,多虧有了共享單車,你可以天天騎著單車去擠地鐵,簡直不要太幸福。

總被說像學生,還以為是誇自己年輕,實際上是穿得太土,你決心從此走OL路線,打開衣櫥,發現最像樣的還是三年前找工作時,在網上買的「春秋時尚修身高腰套裝」。

信奉「唯有美食不可辜負」,你懷著「自帶沙拉優雅進食,大大提升幸福感」的心願,下單了最美的便當盒,然而每天回到家裡已經累癱,根本沒有閒心做沙拉,還是和幾個寫字樓的人搶全家便當。

很多問題最後都會歸結到租房問題——房間的燈開了不如關了省電,打開空調後發出的巨響就像綠巨人在管道裡跳舞,換個房子,被中介坑了,租房太苦了不如買房,看一眼房價,回頭繼續租房。

工齡兩年,你已經拿到了居住證,和本地人只差五年社保。別難過,反正拿到戶口了也買不起房。薪水扣完五險一金勉強購付兩個月的房租,別嘆氣,你就算有錢用,也沒有時間花。

每逢節假日就是紮堆(編按:聚集在一起的意思)結婚,一月、五月、十月的薪水都變成了份子錢(編按:紅白帖),人緣太好,做了八次伴娘/伴郎,一次捧花都沒搶到,到底何時資金才能回流。

就算你不急,你父母一定比你急,除了安排和「合適」的對象見面,還會附贈一些春風拂面的忠告。

不知道是不是丘比特手滑誤發一箭,竟然真的被你撿到了一個對象。不過異地戀的你們從來沒有一起坐過飛機,在機場相見,在機場分別,一起旅行也是各自出發,機場比教堂見證了更多真誠的親吻。

好不容易走進了愛情的墳墓,卻發現TA根本不是你的搜妹(Soulmate),連「多久洗一次頭」這種問題都無法達成共識,剩下的27000天怎麼過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