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英語島
文章收錄於英語島www.eisland.com.tw
本文作者:胡芷嫣

英語島跨海採訪幾位在越南工作的台灣年輕人,他們有的是退役軍人、有的才大學畢業、有的只是想暫時遠走他鄉。我們問,為什麼他們選擇越南?也許是物價便宜、也許是文化相近?他們卻說,這個地方遍地機會,「來了,就回不去了。」

越南飛得比說得快

黑白大理石地板,縷空黑鐵雕花,文藝範吊燈,盪鞦韆沙發,上頭坐著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孩,拿著iPhone自拍…

這不是台北東區妹子餐廳,而是胡志明市M2C,越南設計師一手打造的新潮咖啡館,M2C。儘管消費偏高,仍大受年輕人歡迎,週日下午一位難求,已經在胡志明市拓展到第三間。

「以為不會久待,最後都待下來了...」到底越南有什麼魅力,吸引這群台灣7年級生?
胡芷嫣提供

坐在我對面沙發的,是Jean和大牛。

「很多來越南工作的人,一開始都沒有把越南放在『可能會久待』的考慮名單裡,可是最後都待了下來。」大牛劈頭就說:「我就是其中一個。」

30歲的大牛,說話時帶著江湖氣口,渾身散發擋不住的煞氣。還以為他過去曾是道上混兄弟的,想不到眼前這個喝著朝鮮薊茶的平頭男子,幽幽地說,「我以前是軍人。」

大牛和Jean是人們口中的「台幹」,按照表定作息,只有周日放假。公司位在胡志明郊區隆安的Jean,辛苦工作一周,難得有機會離開那個她直嚷著「鳥不生蛋!」的郊區廠辦,和大牛騎機車在熱鬧的市區四處晃晃。

「妳今天要住哪?黎宗聖路那邊有間日本飯店不錯,早餐很好吃!」26歲的Jean宛如少女一樣興奮地向我推薦市區旅宿,在亮得叫人睜不開眼的西貢豔陽下,身穿削肩無袖上衣和時髦短褲,站在一群全身包緊緊防曬的越南女孩之中,健康小麥膚色的她,辨識度極高。

問她在越南工作這些年,步調是不是變得和這裡的人一樣從容?Jean身子往後仰笑了笑:「其實我們忙起來也是蠻忙的。」畢竟還是在台灣企業上班,工作節奏緊湊不說,天天加班的「旺季」,常常一忙就連續七八個月。

「這邊的訂單一直維持很滿。」大牛說:「這幾年大陸那邊的訂單一直過來。」

「因為大陸那邊工資上漲,製造業一直往內陸撤退。只是退到一定地步,運輸成本增加、品質也不穩定,不如整個移到人工、出口運輸成本都比較低的國家。」講起經濟情勢,Jean清楚自信得不得了:「目前符合這些條件的國家,越南算是最成熟的。」

外國投資年年創新高

Jean說的沒錯,越來越多外國投資者,將目光轉向這頭睡夢初醒的經濟巨獸。它或許不是東協整體環境最好的,卻吸引最多外資投入。

不只她的老闆──那些30年前、越南甫革新即來開疆闢土的第一梯台灣老前輩,近來如Samsung、LG、Sony、Intel或Microsoft等國際大廠,以及數不清的全球海外建設工程、服務娛樂、房地產業,都大手筆擴大在越南的生產和投資規模。2016年越南外國直接投資(FDI)批准資本額達到244億美金,同比前一年增長約12.5%──到位資金共158億美元,史上最高。

各國投資湧入下,15年間越南基本工資已翻漲16倍。去年胡志明市的最低工資約155美元(約新台幣4,706元),而且根據官方計畫,3年後河內、胡志明等一線城市基本薪資將到達213美元(約新台幣6,466元)。

這樣漲下去,越南確實會喪失低廉勞力的優勢,但外資看中的,除了低廉勞力成本,還有9,000萬年輕人口的龐大內需,以及越南多達17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夥伴遍及東協、中國、日、韓、南亞、南美、紐澳、歐洲…,越南不只是第一個和歐盟簽署FTA的開發中國家,也是和亞歐經濟聯盟(EAEU)成功簽署FTA的第一個國家。

「有沒有簽TPP沒差。」川普去年當選美國總統,越南表明將退出雙方布局多年、眼看已塵埃落定的TPP:「越南簽的關稅優惠太多,已經占盡便宜。」海外業務主管大牛好霸氣地說。「比起去日本,我比較想待在這裡。」

日文系畢業的Jean,精通中文、日文、台語和英文,現在還請了一對一越文家教。「既然已經準備留在越南,就不太想事事靠翻譯。」

不回去嗎?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