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兒子突如其來的又有了酸中毒的症狀,眼看著以往處理的方式都沒讓孩子有舒緩的趨勢,兩夫妻不敢鐵齒的,趕緊帶上外星人跑進中榮星期六的急診大門。 

帶著兒子跑完急診的那天,回家的時間比我們所預想的都來得晚,不過依舊慶幸我們是可以當天回家的。 

在車子才滑進家裡的騎樓前,車門都還沒推開,我就聽到了客廳大門被拉開的聲音,轉頭一看到是帶著慌張神色的女兒,我二話不說的立馬把她攬進懷裡,撫著她的頭髮說:「在等我們啊,我們都回家了。」 

那天深夜一如我所預想的,女兒夜驚了。一聽到姊姊驚惶又嚎啕的哭聲,我從床上跳了起來衝進孩子的房間,輕拍著她的臉蛋說:「你放心,底迪沒有住院,底迪沒有住院,底迪回家了,現在陪著你在睡覺,我們都回家了……」女兒才緩緩的停下夾雜著亂語的眼淚,倒頭睡去。 

我一直都知道,姊姊,很愛弟弟;但這一刻我才知道,她多害怕失去弟弟。 

其實,我一直不相信手足的情深會是天生的。 

「弟弟出生時,帶了禮物給姊姊喔!」媽媽的告白:手足不是天生情深,但可以靠父母培養
來源:不良宅媽

就像我從小在原生家庭所接收到的訊息,如果身為父母的人不願承認自己的偏心,不糾正自己對待孩子的方式,或是只把注意力放在單一孩子的對待模式,那麼對於被忽略的孩子而言,那種傷害其實不亞於被棄養的絕情,差別只在於,是把孩子丟在家裡不受注意的角落,還是育幼院的門口而已。 

所以當我決定為孩子帶來手足,在我懷了弟弟的時候,每一次的產檢,我一定都帶著姊姊,告訴姊姊:「我們來去看看馬麻肚子裡的底迪囉。」縱使她根本不懂那黑黑的螢幕反映出來的是一個新生命,但我還是每次每次的告訴她:「寶貝,小BABY在電視裡面跟你打招呼耶,他在揮揮手,跟你說姊姊好。」 

在我的肚子漸漸隆起的日子裡,我總告訴她:「小BABY現在在肚子裡努力的長大,等到他長得夠大了就會出來找你,因為你是他最愛的姊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