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房老師,這是我新名片。」A從南部上來台北,整整3年沒見面了。A曾經是我的房產投資課程的學員,還記得當年他在課堂上侃侃而談的自信,今日見面卻消瘦不少,看來有些憔悴。

「你換名字了?」我看了他的名片問,他點點頭說:「是呀,也許是我過去害了不少朋友賠錢,我這兩年運勢都不太好,出門發生車禍,家裡遭小偷,現在有兩個民事官司在身上,晚上也常常失眠。半年前碰到有位師父願意幫我改名字,看看能不能轉運。」

A曾經是某房市炒房名嘴的手下大將,記得他3年前來上我的課時意氣風發的模樣,聽不進去我所提倡正規的「美好生活投資學」,覺得賺錢太慢,門檻也太高。他當年拿手的就是找一群投資客進場買中古屋,教大家用人頭與假合約零元貸款,先賺到買賣佣金後,再請大家出資裝修,從裝修發包款上又偷偷賺一筆。等時機成熟時,他又找了下一組投資人以更高價買下相同物件,讓第一群投資人出場獲利後,他又抽3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