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兩則新聞說起

颱風天,由於社區電梯故障,一名孕婦要求維修師傅必須在10分鐘內趕到並修好電梯,因為她是孕婦不能走樓梯,否則她就要客訴──只因她是「孕婦」。

這當然相當不合理,沒想到事後,維修公司的主管竟真的接受這種莫名其妙的客訴,而處罰了維修師傅。直到他的妻子把事情公布在網路媒體後,公司迫於輿論壓力,才收回了這樣不合理的處罰。

孕婦真的很辛苦,需要人們更多的關心及協助,但是,如果只是一味地聽從這種所謂「奧客」的無理要求,最後,很可能會出事啊!

有個孕婦搭火車,買了站票,上了車,坐了別人的座位,而當這個座位的主人上車後要求她還回座位,她卻覺得對方「沒有同理心」,將事件經過錄影公布在網路上,想要博得大眾的同情。

沒想到,那個買了座位的乘客也是名孕婦,她知道要給她寶寶安全的環境,所以她買了座位。最後這個指責別人沒有同理心的孕婦討拍不成,反而成為輿論批評的對象。

孕婦真的很辛苦,真的需要人們更多的關懷,但這種「有己無人」的態度,卻完全無法得到大家正面的關心,反而成為眾人所指,因為自私、貪心的人性,真的不值得學習。

這兩則都是曾引發熱門討論的新聞。而我也有過一段與準媽媽相關的親身經歷,那是某一趟由東京飛往台北的航班。

孕婦小姐的莫名要求

這是一班777的飛機,頭等艙和商務艙客滿,經濟艙還有零星幾個空位。

我是當班的座艙長,由於是前往台北,在廣播中,我提到自己來自台灣,可以用中文溝通。畢竟是飛自己的家鄉,希望讓機上的乘客多安心一些,如果有任何需要協助的地方,不需要擔心語言上的障礙。

起飛後,達到了巡航高度,各艙等開始要準備餐點服務了。當我剛跨過商務艙,要前往經濟艙時,有位小姐攔下了我。她看起來不到30歲,聽口音是台灣人。

「小姐,不知您有什麼地方需要協助嗎?」我問。

「你是座艙長?」她反問我。

「是的,我是本班的座艙長空中老爺。有什麼可以替您服務的嗎?」

她說:「我有事必須向你反映。」

「這樣啊,那方便借一步到我們的廚房說嗎?以免打擾到其他乘客。」我做出回應。

在飛機上,遇到乘客有問題要反映時,我通常會請他們到廚房大肆抱怨發洩,而不是在機艙走道大小聲,以免影響到其他乘客。但這位小姐似乎是一定要所有乘客都聽到她的訴求,所以堅持在商務艙的走道陳情,我也只好順著她的意。

她說:「我是孕婦!」

「是喔,真的看不出來,您的身材還是很美好。不過如果懷孕是您想要的,那真的要恭喜您。」

我回以祝福。

她又說:「我是孕婦!我懷孕四個月了!」

「那很好,很棒,恭喜您。」

我也再次祝福。

小姐有點不耐煩,口氣很不好地說:「我是孕婦!我是孕婦!我是孕婦!我應該坐在商務艙。你們商務艙應該有博愛座是讓孕婦坐的啊!你怎麼沒安排我坐到商務艙?!」

小姐說得莫名其妙,我也聽得糊塗了。

博愛座(priority seat)≠商務艙的priority(優先權)

「商務艙?博愛座?是啊,商務艙乘客是比經濟艙有更多的priority(優先權),因為他們都有付較多的錢。至於您所謂捷運上的『博愛座』(priority seat),和商務艙有priority是不同的。」

我終於明白了小姐說的「博愛座」,但試著化解不必要的尷尬。

她大聲說:「我是孕婦!孕婦很辛苦的,你不知道嗎?」

小姐,孕婦真的很辛苦,但是讓你懷孕的不是我啊!你這樣動怒會影響到肚子裡的小baby喔!有什麼需要幫忙的,請你好好說。

她繼續說:「我是孕婦!搭別家航空公司,他們的商務艙都有博愛座,他們會因為我是孕婦,讓我坐在商務艙。可是你們公司怎麼服務這樣差,完全沒有把我放在商務艙的博愛座,還要我親自來這裡和你吵。服務太爛了,我一定要投訴你們公司!」

你就直說想要免費升等到商務艙吧,還玩這一套!

「小姐,別家航空公司怎樣對您,我是不清楚。但是,我或者機上的所有工作人員都沒有人知道您是孕婦。還有,機上是有商務艙,但沒有博愛座,這點您可能有誤解喔!」

其實和你說這麼多幹什麼?你就是來「盧」的啊!但基於專業又不願造成糾紛,我還是耐心地恭敬回答。

她仍然堅持著說:「我是孕婦!你們有沒有同理心?有沒有同情心?讓我坐在那狹小的經濟艙,很不舒服耶!」

我解釋:「您看到了,這商務艙每個位子都坐了人,這每個座位都是他們多付費才能享用的舒適位子。為了您小寶貝的安全舒適,建議您下次搭飛機時,可以買商務艙的座位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