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為什麼要探索這一塊

曾經在法庭上,對方律師問受害學生:「你第一次有拒絕嗎?有任何人證物證證明你有拒絕嗎?如果你不願意,那為什麼你後續可以跟老師持續發生性關係這麼久?」

孩子當場愣住無言,對方律師的犀利問話,就像當初發生意外時讓人無法招架!孩子心裡的吶喊是:「如果當下我知道可以怎麼做,我就不會受害了!難道又是我的錯嗎?」

有位從國中起就被國小男導師性侵的高二男生,某次老師去找他時,他正在洗澡,可是他還是出來讓老師有機會跟他發生性行為。別說法官,連我們也無法理解為什麼?很自然地,心裡會冒出來的疑問是:「你可以把自己鎖在浴室呀!」「你可以不出來啊!」而令這個孩子當下無法回應的問題還有:「如果這件事對你是壓力後創傷症候群,你學業成績為什麼還能名列前茅?」「第一次老師摸你的時候,如果你是不舒服的,那為什麼你會勃起?」

► 我們真的不容易以當事人的感受來理解他們

這些都是孩子不曾想過的,在漩渦中掙扎時只想著抓住任何浮木,不滅頂就好,哪裡會想得到更多?在我們的陪伴下,那孩子才慢慢地說出內心深藏的感覺,他說:「因為沒辦法躲得過,當下只想讓事情趕快過!」「沒事忙就會想起這些痛苦的過程,讓自己躲在書堆裡才能不鑽牛角尖,而且高中能考上市區的學校就有機會離開家鄉、離開老師!」「我常很自責自己為什麼會有反應?我無法原諒自己!」 聽他這麼說,我很震撼也很心疼,這種種情況是我猜想不到的,因為我不是當事人!

後來,我去訪談另一案,兩位被同一個主任性侵的女學生,他們的反應,更讓我有這樣的體會。

► 封存的傷痕誰瞧見?不去想不代表感覺不存在

• A女

訪談過程剛開始很困難,訪談了一個多小時,他仍說:「我不知道啊!我不會想啊!沒什麼啊!我本來就是個容易快樂的人!」問他一些事時,他都嘻嘻哈哈帶過,說自己是個只會記快樂事的人,對於很多事他都說沒甚麼好去想的,他本來就這樣啊!

就在我很挫折、不知所措時,閃過我腦海的是:有位我很信任的長輩問我問題時,那雙不讓人閃掉、不威厲但認真的眼睛,於是,我馬上調整心情,認真、等待地看著他,於是慢慢地,他開始說了。

「第一次被主任性侵時,同學正在外面等我,我來不及反應就被主任推到牆邊……」他停下來,張著沉重的眼,用手指在嘴巴附近比一比,我問他那是什麼意思?他說:「我此刻只想到鬍渣」隔幾秒他繼續說:「只記得主任的鬍渣讓我很不舒服!很噁心!」他不敢反抗是因為怕被殺害,連喊都不敢喊,嚇傻掉了!那些電視節目《玫瑰瞳鈴眼》《藍色蜘蛛網》裡的姦殺畫面都浮現眼前,他想像自己將被殺死了!

他納悶地喃喃自語:「這不是男女朋友才會做的嗎?主任怎麼會?」

我問:「為什麼後來持續跟主任交往呢?」他說:「怕主任跟媽媽說我會在外面玩、有交男朋友等等,媽媽很信任主任,主任說好話我才能住外面,不用住宿或通勤往返。」

「為什麼都搭主任的賓士車上學呢?」他說這是他要求主任的,因為同學或其他老師會問他們為什麼一起上學?他堅持坐前座讓大家都看到,他喜歡看到其他教職員問主任,主任回答時閃躲又故作鎮定的樣子,他希望有人看出一些不對的端倪。

他喜歡在主任回家時狂CALL機,讓主任驚惶失措地求他別CALL了!他說他心裡想的是:「不是愛玩嗎?愛玩還怕人家知道?愛玩就別怕呀!」我猜他其實很想讓主任的太太知道。主任會帶他去飯店吃飯、送他手機、相機、住高級旅館、拿以萬元計算的壓歲錢給他等等。他也會跟主任要東要西,他說:「主任可以玩我,我也來玩啊!我們一起玩啊!」

• B 女

他說,本來對主任的印象是斯文、談吐風趣,而且很照顧他們的。主任是他們的房東,晚上常來他們住宿的地方看他們,所以主任晚上來是很自然的事,也就少了戒心。

主任曾在他面前說誰誰不是他欣賞的,會讚美他是個不錯的學生,他很高興主任欣賞並喜歡自己,覺得自己有才華讓主任看重。有回主任帶他們一群學生外出吃宵夜,並叫來一打啤酒吆喝大家喝。聚會完送大夥回住宿處後,主任進到他房間並對他毛手毛腳,他問主任是不是喝酒不清醒抱錯人了?還直說不要這樣,事後主任傳簡訊跟他道歉,他體貼主任的懊惱,所以也傳簡訊問候主任。

第二次被逾越界限時,他有點不知所措,他想可能只會跟第一次一樣吧!沒想到就被主任壓制住了,他嚇到腦裡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他被主任的樣子嚇到,也不夠力氣推開,只知道很不舒服,後來主任叫他做甚麼他都傻傻地聽,主任叫他去沖洗他照辦,叫他躺在他身旁他也照辦,主任安慰他,要他放心不會怎樣,因為他已經結紮了!

事情發生後,他覺得自己已經是主任的人了,就跟原來的男朋友分手。雖然主任已婚,但他只想當個安靜不讓主任煩惱的女人,反正第一次已經給主任了,他願當一個沒名份的女人,但他又很擔心被別人看出來,而對主任不好。主任會問他需不需要什麼?他都說不用,只有一次主任一直問,他才說自修費。後來他沒再要甚麼,因為他要的不是主任的錢,只要關心他就足夠了!他跟主任往來關係持續期間,性關係都是被動不舒服的,他卻覺得自己有滿足主任需求的責任。

► 他們的悲慟觀照出我們的不足與可行動的方向

人生難免有大大小小的意外,任誰都想防範於未然,也願意在親友遭逢事故時扶持一把,尤其出事的是自己的小孩時,但當他們有難而連讓我們知道的機會都不給時,這在親子雙方都是生命難以承受的痛!

從這三個案例中我們體認到:父母若只一昧相信老師,將失去及時協助孩子的機會。小孩從小身體與感覺界線的尊重若沒有建立,對於別人是關心還是逾越界線常是混淆的。當孩子從小就被大人威脅恐嚇,無所不在的恐懼感早已進駐孩子內心。家長常要小孩對老師言聽必從,但是傷害孩子的人不會因職業而有不同。受害者往往不清楚自己的申訴權力,因而失去討公道的機會。再則根深蒂固的貞操觀也會成了控制人的手段之一。

父母們平日應累積讓孩子信任的能量、讓孩子知道他的感覺並無對錯分別,要如實表達、不以任何形式的行為嚇唬控制孩子、協助孩子建立身體隱私權與自主權、讓孩子對人對環境保持警醒,但不要因此而束縛判斷力與行動。學校應依法落實性教育與法律常識,要讓孩子知道不由別人去定義我們的身體,身體只是活著時為我們所使用的工具,決定生活態度的是「人的思考」!

當大人的我們無論多忙應該花些時間,只需一點點時間去察覺並感受孩子的心情狀況,不要只問他功課寫了沒?在學校有沒有惹事?考試的分數與排名如何?電腦何時關機?聯絡簿簽了沒?因為他當下被我們感知到的狀態,才是他真實存在的樣貌,也是累積形塑他一生人格的過程!我們需要真的認識我們的孩子!

書籍簡介__雞婆的力量

書名:雞婆的力量:一介歐巴桑 × 十八年校園申訴案的心情軌跡
作者:黃俐雅
出版社:人本教育文教基金會
出版日期:2017年2月16日 

黃俐雅

生長在跟大自然很親密的屏東鄉村。
她媽媽曾在她五十三歲時說她:「脾氣很好,像柔水,隨便你唸或罵,但最不聽話」!
當過護校老師。
現任人本教育基金會工作委員。

《雞婆的力量》將顛覆您對於校園、教室、教師令人安心的印象,直接帶您觀看另一面我們從未想像過的樣貌。
  
人與人的差別究竟有多大?
  
就聰明才智來說,或許大家沒太大差別。但如果就人的心究竟有沒有溫度來看,那可就天差地遠!而且絕對與身分、年齡、地位無關。
  
本書搜羅人本教育基金會十八年來重要的校園申訴案例,真實事件中的每位大人都因為身分而握有對我們的孩子絕對保護照顧責任與權柄,一旦這些大人誤解扭曲了權柄的本意,我們的孩子就將只能躲在暗夜裡哭泣、而求助無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