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團隊合作裡,最忌諱的應該是搞小團體吧!小團體不僅在意見分裂時會引起對立,也會在業績競爭時互扯後腿,情況最惡劣時,還有可能讓優秀團隊跳槽,使公司遭受莫大損失。

古人很早就意識到這種小團體的派系鬥爭,把它稱之為「朋黨」,但很有趣的是,古人也曾想釜底抽薪根本杜絕,但無論用什麼手段,都只會引發更多禍亂,所以歐陽修在<朋黨論>中這麼寫著:「夫前世之主,能使人人異心不爲朋,莫如紂;能禁絕善人爲朋,莫如漢獻帝;能誅戮清流之朋,莫如唐昭宗之世;然皆亂亡其國。」也就是說,這些帝王想辦法根治的結果,最後都導致亡國。

消滅小團體既不可為,那有沒有可能反過來利用呢?是可以的,歐陽修這麼說:「臣聞朋黨之說,自古有之,惟幸人君辨其君子小人而已。」也就是小團體是否為禍,完全看君王如何分辨其屬性,但究竟該怎麼作呢?古代將相帝王早已為我們提供絕佳範例,如雄才大略的康熙,只是,也有弄巧成拙反而斷送大好江山,像禍國妖婦慈禧。

康熙用良性競爭處理黨爭,必要時當機立斷

康熙年少即位,好不容易處理掉跋扈的權臣鰲拜,接下來的燙手山芋,就是索額圖與納蘭明珠之爭。這兩個人都是皇親國戚,兩人一向不對盤,再加上為了鞏固權勢,兩人結黨營私,逐漸形成太子黨和長子黨兩大陣營,對康熙而言,這兩人都是自己的左臂右膀,朝中大臣也都各自依附,一處理不好,可是會動搖國本的,那康熙是怎麼處理的呢?

首先,康熙利用了兩派的競爭意識,分別委以重任,雙方人馬因此把首要目標放在完成康熙交辦任務,既是力求表現,就不會著眼於攻擊構陷,這就讓整個朝政向良性競爭發展;而康熙並非只會獎勵有功,對於辦事不力的人也會嚴懲,嚴懲時不是無的放矢,也不會波及無辜,這就讓兩黨致力於將差事做到滴水不漏,同時又要在執行過程中避免落人口實。

像是在俄國侵擾邊境之時,康熙用索額圖斡旋,簽訂了《尼布楚條約》,解決中俄邊境問題,這讓索額圖大大的揚眉吐氣;然而,在三藩的處置上,索額圖極力反對撤藩,以免在國基未穩之時引發戰亂,但納蘭明珠卻力主撤藩,認為就算引發叛亂,也要永絕後患。此時康熙採納了後者的意見,果然引發三藩之亂,大清被叛軍攻下半壁江山,當時索額圖等人趁機追究責任,要求康熙殺納蘭明珠以謝天下,但康熙卻打臉索額圖說:「撤藩是朕的主意,與明珠有什麼相關?」這番話讓索額圖為之一窒,因為再繼續追究下去那就擺明說皇帝的不是了,於是只能摸摸鼻子,不了了之。

康熙的連消帶打,維持了兩黨勢力平衡,又讓彼此良性競爭。然而,當黨爭日益熾烈,戰火延燒到繼承人之爭時,康熙又該怎麼處理呢?康熙是當斷則斷,而且手段雷厲風行。

康熙27年,康熙發現納蘭明珠和皇長子胤褆圖謀不軌,企圖廢除皇太子的儲君之位,他當機立斷,革去明珠大學士的職務,相關黨羽一併罷黜貶抑,照理來說,圖謀不軌可是要殺頭的,但他卻沒有要明珠的命,這是因為他還要用明珠來制衡索額圖的一黨獨大,果然,索額圖一見明珠倒台,紛紛上奏窮追猛打,但康熙不僅沒有多所株連,甚至後來還起用明珠。

後來局勢逆轉,索額圖見納蘭明珠一黨已經不成威脅,便和皇太子胤礽加緊籌劃,圖謀大位,康熙察覺之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派人將索額圖以「議論國事,結黨妄行」之罪名拘禁起來,不久後處死,而相關黨羽不是被處死,就是流放。這一下,康熙的快刀斬亂麻不僅避免老臣把持國政,還為大清培養新任班底,成功進行人才汰換,這等遠見與手法,堪稱是處理黨爭的最佳典範。

慈禧以恐怖平衡處理黨爭,操弄結果是下詔罪己

慈禧在辛酉政變中將權力從八大臣那邊奪來之後,就開始垂簾聽政,此時的她接連面對太平天國、捻亂及回變的威脅,心中很是憂煩,因為連丈夫咸豐都治不好了,自己又該如何處置?

此時漢人的團練武裝抵擋太平軍的捷報頻傳,讓她有了新的主意,就是大膽起用漢人,因為自己的當務之急,是解決太平軍起義;而要解決太平軍禍患,就必須重用漢人,這樣的作法雖違背「重滿抑漢」的祖制,但卻能有效解決自己以太后身份垂廉聽政的窘境,至於漢人勢力擴張之後的隱憂,等日後再說,因為自己連八大臣都能扳倒,又何懼連氣候都還不成的漢人?

慈禧因而大膽起用曾國藩等人,這些漢人也確實沒讓她失望,順利攻克太平天國,然而打下天京的曾國藩,卻引起她的忌憚,因為她曾密令曾國藩將太平國的「聖庫」繳回,但曾國藩事後卻以全數銷毀為由,連一兩都沒上報,於是慈禧為了打壓日益坐大的湘軍,也為了箝制曾國藩,另外派了馬新貽來接任原本是曾國藩應該擔任的兩江總督,這就引起了湘軍的不滿,而後有了清末四大疑案之一的「刺馬案」。

所謂的「刺馬案」,是指兩江總督馬新貽遭到刺客暗殺一案,兇手是抓到了,但目的為何?審訊後說辭反覆,始終莫衷一是。儘管有很多種說法,但絕大多數的人都認為,這是湘軍派人行刺馬新貽的結果。很顯然,在這次事件中,慈禧的打壓並未得到效果,於是不得已屈從湘軍,改派曾國藩接任兩江總督,這也讓東南地區自此為湘軍所把持。

失敗了的慈熙並未氣餒,她仍然試圖打壓她一手扶持起來的湘軍,此時一件民間命案「楊乃武與小白菜案」,讓她有了絕佳機會來處理與湘軍的黨爭,而且獲得空前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