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有朋友問我對這次警察盤查李永得事件的感想,我的想法是:這是個假議題

以「個案」而言,警察盤問李永得,確實沒有很強的理由,但也沒有因為李永得不接受盤查就立刻把人壓在地上打。整體而言,就是平平淡淡、相當和平,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警察身為公務人員,有一定程度的行政裁量權;當然,這個行政裁量權可以放大檢視,但如果連平淡到沒有必要討論、還在合理程度內的事件都要鬧成這樣,我不太知道哪個公務員還能做事情。

事實上,我覺得台灣公務員害怕媒體跟民眾輿論的程度已經頗高。我不能說毎一個公務人員如果沒把事情做好都能歸因到這種恐懼心態上,但公務人員之所以保守,跟這種心態絕對有關。

再回到這個事件本身,以此檢視整個台灣警察的普遍狀況好了,大家可以摸著良心說:台灣是個警察國家嗎?如果真要拿這個平淡的個案來指稱「台灣是個警察國家」,那我覺得,台灣真的離警察國家還很遠。要真的是個警察國家,政府還會讓人民有機會因為這種完全沒有暴力衝突的盤查事件,吵個好幾天嗎?

真議題是,為什麼台灣人對於「警察國家」這件事情如此恐懼?這當然跟台灣解嚴才30年有關。台灣戒嚴的時間,從1949年5月20日開始、到1987年7月15日,共38年。

今年是2017年,距離解嚴剛好30年,理論上30歲以下的人對於軍方握有大權的時代應該沒有感覺、而真正親身經歷過威權政府的是50歲以上的那輩。30歲到50歲的這群人(包含我在內)應該只有少年或者童年經歷過戒嚴時代,對於政府做了什麼,理當是一知半解。30歲到50歲這群人是誰呢?其實就是現在掌握話語權的一群人,可能是媒體、可能是自媒體、可能是意見領袖、也可能是學者。

最先開槍的,當然是認為警察執法過當的一群人。我認為見微知著是很棒的事情,不過,可能要有更多證據支持才有說服力。第一,這次事件太和平了,和平到我其實一直覺得沒有必要討論,有點類似,可能只是吃飯比較大口,就開始有人說吃飯會噎死一樣。第二,除了這個事件之外,目前台灣有任何其他現象指向台灣正朝軍警治國的方向走嗎?

任何一個巨大的趨勢成立之前,通常都會有很多現象支持。例如,2016年全球保守勢力開始崛起之前,世界經濟成長停滯、貧富差距擴大、中產階級弱化、移民問題在歐美日趨嚴重,都是對自由主義不利的現象。英國脫歐、川普當選,恐怕都只是引爆點而已。

有趣的是,反擊執法過當的聲浪,看起來強度更大,而且其中確實有許多言論,支持警察往更強硬的執法手段走。我認為,這才是「認為警察執法過當」的人的恐懼。

認為警察執法過當的人,多數傾向自由派,現在是全球自由派焦慮的一刻。政治傾向保守之後,隨之就是經濟政策、社會制度,甚至教育模式的轉彎,自由派在各種領域的發語權都恐怕大幅衰弱。事實上,去年下半年就已經開始有人針對「自由派的政治正確論述」提出質疑,認為無止盡擴張的人權需要有所節制;甚至是,舉凡各種社會衝突事件,評論者都要先看雙方的性別、種族、性取向才能發言,不然都會被歸類為「歧視」,更讓許多人敬敏不謝。

先說好,我雖然也認為保守派正在抬頭,但我並不認為台灣有因此走向軍警治國。事實上,這次警察盤查事件爭議,無非就是自由派跟保守派的一次小型交戰。

30歲到50歲掌握輿論的這群主力,都趁機借題發揮,宣揚自己政治主張。自由派的一方把警察盤查講得很嚴重,保守派的一方把警察不盤查講得很嚴重,但雙方無非都是在缺乏其他現象佐證下,把可能性推到極端。

當然,也或許是,因為「警察國家」這個名詞很聳動,所以某些媒體跟意見領袖在特別想刷存在感的情況下,就故意把這件事情放大解釋,可能事情根本沒有我想得這麼複雜。然而,當事件本身真的沒這麼嚴重的時候,喊得特別大聲的人背後的動機,對我來說,是更有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