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鄉下地方的一間小學裡,一位學校的家長委員一天喝了點酒,帶著幾分醉意在校園中散步,雖然並沒有做出什麼太失當的事,但也引起了旁人側目。副校長恰巧在巡視校園,又恰巧沒認出這位家長委員,看他帶著酒意,就上前關心一下,想要將他請出校園。

這位家長委員非常生氣,自己只是在校園內走走,憑什麼副校長可以來趕人?而且自己好歹也是學校的家長委員,副校長竟然不認識他。

副校長則認為,自己是學校幹部有自己的職責,且關心校內的來訪人士,本來就是天經地義。

兩人都有自己的堅持及立場,面子也都有些拉不下來,讓原本應該和氣的校園,產生了芥蒂及耳語,為了平息這場無聊透頂的地方紛爭,需要和事佬。

說「真話」的校長

在學校第一個想到的人選,當然就是平常做事有條有理,又能說「真話」的校長。校長認為,這個小誤會其實雙方都有錯,要合解最好的方法,應該是讓雙方都認知自己的錯誤,只要能夠放下身段各退一步,就應該能夠握手言和。

於是校長跟家長委員說:「委員,校園內畢竟不是適合喝酒的地方,你酒醉在先,副校長也只是盡他的職責,你就跟副校長道個歉,大家和氣生財嘛!」

接著校長又跟副校長說:「副校,家長委員對學校畢竟有貢獻,你不認識人家未免太失禮了吧,你就跟他道個歉,大家開開心心嘛!」

然而,一位是位高權重的委員、一位是德高望重的副校長,兩人都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平常臉皮就已經夠薄了,要先低頭道歉,這個臉是這麼樣都拉不下來的,校長的介入,似乎反而把雙方的矛盾給擴大了。

說「鬼話」的里長

於是只好再找來人緣好,擅長幫里民喬事情的里長。

里長打電話給副校長說:「啊唷,委員也知道自己喝酒不對,他私底下也對你很不好意思,您德高望重的副校長,就給他一點面子,接受他的善意嘛。」

里長再打電話給委員說:「啊唷,副校長怎可能不認識你,他平常聊到你可是敬仰有加,不過那天你沒穿平常的帥西裝,天色又暗才會一時不察,他也很不好意思,你就大人有大量,接受他的善意嘛。」

這當中其實加入了些里長自己編的好聽話,然而這些本來雙方都沒說過的「鬼話」,卻在這場無聊的鄉下紛爭中,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讓兩人的矛盾就此解開。

看懂別人是什麼鬼,才能說出好鬼話

美國行銷專家賽斯高汀曾說:「行銷不只是你做了什麼產品,而是你說了什麼故事。」喬事情有時候就像行銷,重點不是事實(產品)本身長什麼樣子,而是我們如何去形塑出雙方都滿意的說法(故事)。

校長與里長,誰說的話比較實在?肯定是說「真話」的校長,他點出了雙方的錯誤,委員失態、副校長失禮。然而實際上,最後能夠達到目的的,卻是編「鬼話」的里長,因為無論是位高權重的委員,還是德高望重的副校長,其實耳朵都很硬,很多話聽不進去,既然如此,不如用他們聽的進去的「鬼話」來溝通。

這個所謂的「鬼話」,可不是什麼胡說八道,而是懂得察言觀色,弄清楚目標聽眾的脾氣後,再依照不同的方式及技巧進行溝通。其實這並不容易,有人重裡子,有人愛面子,有人要架子,你得先看懂別人是什麼鬼,才有可能說出一口的好鬼話。

很多時候,人們並不欠缺說「真話」的人,卻很需要懂得講「鬼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