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某媒體調查,一例一休上路一個月,只有15%勞工感到滿意

老實說,一例一休讓物價上漲,勞工收入反而減少,除了勞方不滿意外,似乎大家都忽略了另一個受害群族:小型和微型企業主

朋友的小吃店,本來就只有2名外場和1名內場,加上自己下去做,也才4個人。

就在政府修了勞基法和調高基本工資,後來再多了一例一休後,他說自己像得憂鬱症般,把自己關在房裡,哭著按計算機算了很久,最後決定把店關了,發誓這輩子再也不當老闆了。

我問起原因,他說這一切都是一位23歲的應徵者給他的啟示。

他說上周因為一位外場要離職,他就上了人力銀行找人。由於他的小吃店工時不長,除了假日,平常日也才開店5小時,因此,他開了月薪2萬5,勞健保和勞退金都按政府規定繳交。

結果沒有人投履歷,直到他把月薪調高到2萬7 ,才有幾個人投履歷,他選了幾個聯絡對方來面試,結果只有一個人願意來面試。

後來,他左等右等,終於等到那個年僅23歲的年輕人。

這位年輕人來面試時,上下打量了店裡的裝潢,接著和他聊了幾分鐘,就說工時不長,這樣的薪水可以接受,但他要有固定年終和三節獎金各1000元以上。

我的朋友聽了,內心像是被牙醫用的電鑽狠狠地鑽出血來,冒著冷汗對年輕人說,三節獎金勉強可以接受,但小吃店獲利不穩,而且工時短,換算時薪也不算少了,還要有固定年終,真的有點難。

年輕人聽了不客氣地起身,說了一大串:「我就知道你們沒辦法和連鎖店拼,大叔,我勸你還是儘快把店關了吧!這種福利要怎麼留住像我這樣的人才呢?人家連鎖店不但休假多又有年終又送我們出國玩,你能送我們去哪裡玩啊?........ 」

年輕人說完就帶著不屑表情走出店外,頭也不回。

當晚,我朋友邊哭邊用計算機不停地算著,平常日工時5小時,六日8小時,每周工時才31小時,就要付2萬7底薪再加勞退和勞健保費,差不多要再多付2千元,再加上國定假日和例假日的休假成本,萬一假日超時又要發加班費,再加上固定年終,過了半年又要給年假,年假沒休則要用2倍薪水補貼,這零零總總加起來,他的小吃店賺到的,等於都給房東和員工吃掉了。這時,他不得不怨嘆,為什麼要做得這麼辛苦?付錢給人家還要被人污辱?

後來,他告訴我,現在的政府已經過份地保護員工,根本沒考慮到他們這種小企業的困境。

我說,不少勞工一直以來被資方欺壓,政府幫勞工撐腰也是合理的。話又說回來,勞工真的很辛苦,該給的保險和福利還有休假,本來就要給,他要怪也只能怪生意不好,收入太少,不能怪勞工要的太多。

他卻苦著臉說,他不是慣老闆,也沒有欺壓過勞工,他自己也當過勞工,怎會不知勞工的苦?但是,他愈想守法,虧損就愈大,賠本生意沒人會做的。是啊,要怪就怪他是小吃店,沒有連鎖店的資金優勢,既然政府的政策要逼他們滅亡,做利多給大財團,他也認了,同時,他也真正看清整個市場趨勢,那就是:沒有千萬億萬雄厚資金,真的不要當老闆。

隔天,他就把店收了,回鄉下投靠老母親種菜度日。

老實說,他說得沒錯,台灣這幾年的就業市場產生了革命性的變化,僱用勞工的成本愈來愈高,除非中小和微型企業不守法,或是來找工作的都是欠了卡債,不希望公司為他加勞健保和報稅,否則中小微企業老闆根本無利可圖,而且是愈努力虧愈多。

過去我常聽韓國朋友說,在韓國只有大企業和財團才能生存,他們不太可能像台灣年輕人,可以有創業夢或開自己的店,因為,在韓國很多資源都被大財團獨佔,中小企業根本找不到員工,如果要開小吃店,老闆和老闆娘就要多生幾個孩子,否則會做到死還賺不到錢。

那時,我還很慶幸自己生在台灣,因為,過去台灣經濟奇蹟也是靠很多中小企業,把台灣推到外匯存底高水位的經濟強國。

但現在的政府,似乎就是要把台灣中小企業「韓國化」。

這種言論我每天都可以聽到好幾次,但政府就是聽不到。再這樣下去,當然政府賺了美名和歷史定位,但苦和死的都是基層的中小微企業,和那些收入反而減少的基層勞工。

為何一例一休會搞得勞資和政府三方都輸?說難聽一點,一例一休表面上是為勞工謀福利,但說穿了根本是逼資方搶斃勞方。

事實上,大部分的資方都是按規定,守法律的正派經營者。那些被媒體爆料的誇張慣老闆行徑,如嚴格來算,也只佔所有企業的極少數。資方本來就不全是惡人,尤其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潛規則」和「作業特性」。

然而,自認是財經內閣的專家高層,為了糾正少數的黑心企業,卻狠狠地懲罰了其他大多數的守法公司或組織。

據我所知,許多大型企業主,針對一例一休的規定,不滿的倒不是多付加班費或多給員工休假,而且惡法中的太多僵固規定,讓企業的營運空間變窄,本身的競爭力也降低,更重要的是,政府對企業的嗆聲和威脅亂槍打死,也讓很多勞方也因此開始用盡心機,不僅和資方處處計較,也開始鑽漏洞要貪資方的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