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台灣學生攻佔立法院,發生了太陽花學運。這個影響是深遠的,不僅重組台灣政治生態,加速政黨輪替改朝換代,也徹底改變了台灣的未來。

太陽花學運的關鍵詞是「兩岸」,許多人不滿國民黨過於傾中,認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是黑箱作業,最後提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作為制衡。

三年過去了,兩岸交流從熱絡急速降溫到冰凍,蔡英文和中國大陸的關係從一開始的冷對抗,逐漸升溫到熱對抗層次,不僅陸客大幅減少,陸企遭到封殺,連陸生也被扣上「匪諜就在你身邊」的帽子。

很明顯的是,小英上任時強調的「維持現狀」,已無可能,我們無法再回到過去,但未來會怎麼樣,卻沒有人知道,而且球並不在我們這邊,我們的命運將由別人決定。

很多人當時抗議初衷是認為兩岸服貿協議不平等,其實兩岸從來就沒有對等過,大陸以「兩岸」來稱呼我們,已將台灣的地位作了一個拉抬,中國大陸和世界上哪一個國家可以稱兄道弟,強調「兩岸一家親」?

沒有「兩岸」之後的台灣,只能面對「兩大」的新現實,在中美兩個大國角力下膽顫心驚的尋找生存空間,兩邊都不能得罪。世界的遊戲規則就是政治、經濟、外交和軍事實力的博弈,連南韓都不得不低頭,尋求別人保護,更何況台灣?

台灣經濟現狀,很大程度和太陽花學運有關,因為其影響了政治的方向、產業的結構、企業的投資以及人民的信心,關鍵在於我們的經濟是否有變得更好?

太陽花學運反映了社會大眾對貧富差距和不公不義的極度不滿,這和英國脫歐、川普上台以及全球風起雲湧的民粹運動,出發點一致,因此舊有政權很容易被推翻。從這點來看,台灣政治發展的腳步,甚至還跑在全世界前面。

全球目前有一種普遍的看法,認為許多經濟問題是過度開放所造成的,例如移民和外國貨佔領本國市場,因此需加以管制,這就是「反全球化」,唯一積極主張全球化的,只剩下中國大陸。

我們可以推演出一個邏輯:「反服貿」=「反中」=「反全球化」。有些人辯解其並不反對服貿,只是反對黑箱作業,也有人說他們只是不想和中國大陸打交道,但並不反對和世界其他國家來往。事實勝於雄辯,今天的現實是台灣越來越被邊緣化,當初我們的想法已造成了今天的結果。

物極必反,經濟才是大家最關心的。最近某媒體公布「台灣最需要解決哪一個問題」,連續三次,「積極發展經濟」(28.1%)都獨占鰲頭,「改革年金制度」(14.7%)超過之前排在前面的「縮小貧富差距」(13.7%),「司法改革」(6.6%)和「落實轉型正義」(2.2%)得分都很低,這和小英當前施政方向有所偏差。

台灣經濟需要和全球連結,小英上台以來,和全球化相關的議題包括:開放美豬進口、開放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日本沖之鳥礁事件、南海太平島仲裁、亞洲矽谷、以及「新南向政策」,前面四件事都屬於防守型,代表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國際事件,後面兩件則是我們自己想推動的計畫。

從以上事件可以看出,台灣的命運不掌握在我們手中,我們根本就沒有話語權,只是美日大國手中的棋子和籌碼。過度依賴中國大陸,下場會很慘,但切斷和中國大陸的關係,也是死路一條。

最近以香港為基地的國泰航空公布去年財報,大虧22.54億新台幣,這是繼2008年金融海嘯後首度大輻虧損。中國大陸正積極興建機場,提升北京、上海和廣州為國際樞紐,香港GDP僅1.9%、陸客大減、零售業銷售下降、生活品質下降,中國門戶地位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