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有「恥力」一詞,恥力越強者,就越不在意他人眼光;因此說是「恥力」,但應該是「無恥度」、「無恥力」才對。網友也常趣談:「知恥近乎勇,無恥近乎神勇」,感嘆於無恥之徒的超強戰力。

真正的「恥」,是能認知自己的錯誤,感受到自己對此的責任,並因虧欠他人而心有不安。人總會有行為失當,「恥」就是針對個人或所屬社群道德失敗的「修正型」德行。

但在當代社會,「恥力」越強的人,似乎過得越爽。他們不怕外界的眼光,拼命吸取利益,利用善意批評者只採口頭攻擊而無實質抵制的空隙,成長為龐然巨獸。在基層,有各類「奧客」與「恐龍家長」,也有人一路刁成了廟堂之上的重臣。

所以我們該學習這種生存之道嗎?臉皮薄的人,就沒有一條生路嗎?

其實說「恥力」是臉皮厚,也不太精準,應該是「臉皮厚」搭配「對於過錯並無反省」,甚至「無反省」這點遠大於「臉皮厚」,才能有真正的「恥力」。有些臉皮厚,是反省過後的臉皮厚,這時不怕外人眼光就不見得是道德上的錯誤,我們還可能認為這代表當事人有幾分「膽識」。像是不畏嘲笑,堅持自身的選擇的表演或溝通工作。

但對於過錯毫無反省,只是單純「為厚而厚」,就是種功利、自私的臉皮厚,這種恥力就大有問題了,甚至連利己主義者都不會接受。利己主義者認為真正的利已應是開明的利己,而面對眾人眼光仍不為所動者,顯然太過堅持特定行為,並非真正的開明,這種行動所獲得的利益,也是短期、片面的。

所以就算有人憑「恥力」獲得一些好處,也是短期好處,之後總會「業力」爆發,引來嚴重的反效果。這種人總是會犧牲、侵佔身邊人的權益,也不會有真正的朋友。甚至兩個恥力超人在一起,也會自相殘殺,因為比對方更無恥,才能拿到最多的好處。有人覺得這似乎類似「狼性」,但我認為這只是表面上的狼性,沒有真正的長遠企圖心。

話說回來,那普通人到底該怎麼掌握「恥」的概念呢?

「恥感」是人的幾種道德原動力,孟子提過羞惡之心,現代腦科學研究也為人的這種反應找到內在的生理機制,因此只要是正常人,應該都會在犯下錯誤時直覺的產生「恥感」。但「恥感」離「恥」這種德行還有一段距離,差就差在前面提過的反省。

就算是恥力極強的人,也理應會有恥感,他只是用其他欲望衝力壓制這種感受。相對於這些把恥感丟兩旁的人,有些人則恥感過強,總是畏畏縮縮,深怕自己的行為造成社會的困擾,替自己帶來更大的災禍。過與不及,都不是道德常態。

恥感只是進一步道德行動的原動力,並非本身就能成為道德原則。人對於失敗的行動產生恥感,覺得於心不安,就該「反省」,把恥感轉化為「知恥」,思考自己到底錯在哪,這恥感又是否來自他人的不當批判,以及真正適切的行動或反應是什麼。

道德不能只是順服或克服直覺,而是應該有更進一步的演譯。在多數狀況下,因為恥感所產生的愧疚想法,會讓人產生逃避的反應;但如果真的有錯,就應該修正行為,補償過錯,若沒有錯,是被人家誤解,就應該出面澄清,說明事實。

若能消化「恥感」,自然就會轉變成進一步行為的動力,有時甚至比別人更「敢」,這才是「知恥近乎勇」。然而類似的外放行為也有混淆的可能,就像前述的「知恥近乎勇,無恥則近乎神勇」,乍看之下兩者表現差距不大,但真正的勇有犧牲自己的成分,而無恥所展現的神勇,則多是犧牲他人。只要細細分辨,還是不難區別。

在當代社會中,因為行動變得多元、複雜,結果也難以預期,人可能會碰到大量行為挫折,「恥」這種德行更顯得重要,知恥可以引導你進行長遠的思考,不會困於一時的窘境或利益之中。

而恥力呢?則最好止於對於旁人的笑談。雖然我們常羨慕恥力強者所能獲得的好處,但我們也有抗拒這樣做的內在動力,所以對此只會笑,很少學著做。你比想像中的自我來得強大,而所謂的神勇,其實非常脆弱。